不不布知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青黄】温度差数(03)

03

 

脚步停留过的地方,在时光默默流淌的河流中成了记忆,一分一秒慢慢地堆积成一个现在的自己。

那些人,或那个人。

那些事,或那件事。

转身之后就变成了记忆。

 

那一年春天,樱花依然纷扰,而他下定决心,第一次彻底地向那一段无疾而终的感情认输。

 

缩了缩僵硬的身体感觉有点冷。

眼睛好痛,不想睁开。

可不可以就这样一直睡下去,这样的话今天是不是就不会结束了。

但是今天好像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啊。

是跟谁约好了吗。

应该有吧。

不过,应该已经结束了才对啊。

混混沌沌的意识,世界感觉有点不太真实,恍恍惚惚的又沉重。

我是不是在做梦。

忽然,耳边响起了熟悉的手机铃声。

我的电话?

在校园天台一个角落的阴影处,微微侧靠在灰色墙上睡觉的金发少年只是微微地挪了挪身体,卷缩起来坐着的睡姿依然不变,身体暴露在早春微冷的空气中已经略显僵硬,体温也早已随着静止的时间流失殆尽,紧闭的双眼没有一点要睁开的意思,耳边的铃声还在孜孜不倦地响着。

终于,黄濑囔嘟一声不情愿地抽出放在膝盖与额头之间当垫枕的手去摸索自己的手机,然后刹时惊觉自己的手被压着睡麻了,在瞬间抽出之后就直直地摔到了硬邦邦的地面,一阵阵的麻痹感,地面坚硬冰冷的感觉,触电般袭击了全身,但又似乎只能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一丝疼痛,也许只是感官有些迟钝了,黄濑看起来有些单薄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了。

“唔哇,好难受···”黄濑被这瞬间袭来的痛感从模模糊糊的睡梦中拉回了现实,以第一反应喃喃了一句,带着浓浓的鼻音声音听起来有些沉闷有些沙哑。

黄濑痛醒了,意识完全的清醒大脑却依然一片空白,他微微动了动将额头放在曲起的膝盖上,睁开的眼睛埋在阴影下,漂亮的琥珀色眼眸里没有翌日闪亮的光彩,眼角有些发红眼里还带着清晰可见的血丝,流露出来的尽是莫名的疲惫和悲伤。

清醒之后黄濑还不太敢动,麻麻的感觉源源不断地从身体各处传来,稍稍一动麻痹感就像索命一样阵阵袭来,与此同时他用三秒钟反应了一下自己现在在哪里在做什么。

耳边听着此时有些突兀的手机铃声停了下来,周围瞬时恢复到如往的平静,但这份安静在此刻却又安静得十分可怕。

就这样过了一会,黄濑觉得身体僵硬麻痹的感觉渐渐消散了,他慢慢地抬起头看向明媚的晴空,顿时觉得天空有点刺眼的明亮,眼睛反射性地眯了起来,细长的睫毛颤颤地勾出弯弯的弧度,晴空下不再隐藏起来的脸,黄濑的表情有些落寞,时间像被拉长了一般静静地停在了这一瞬间。

对哦,今天是毕业式呢,黄濑想起来了。

一阵凉风带着几片落樱从远处吹来,扬起了黄濑长得有些长的金色头发,柔软的发丝随着风微微摆动,黄濑伸手拉了拉脖子上那条柠檬色的围巾让它更贴近自己冷得发白却又开始泛红的脸,双眼习惯光线后穿过眼前的阴影直直地盯着被阳光包围的前方,黄濑眉间有些发紧,手又习惯性地摸起左耳的青色耳环,然后才露出了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

三月末的天晴,蔚蓝的天空,纷扰的樱花,还有透明般的感情。

像世界上所有美好的东西都汇集在这一天,融化在空气中变成淡淡的味道,挑拨着每一处敏感的神经让人沉溺不愿清醒。

真是逊毙了,连这么重要的日子都要沦落到来这个地方补充睡眠,黄濑自嘲地笑了笑。

不过也没关系了,应该都回去了吧,黄濑暗暗地想着轻轻地呼了一口气,气温并没有低到可以呼出白气这种东西,他只听到像叹息一般的声音在空气里一瞬间扬起又被淹没,接着就什么也没有了。

黄濑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侧身去拿自己书包里的手机,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未接电话是桃井的名字,黄濑低下头握紧手机想了想最后还是打了过去。

电话接通后,黄濑不好意思地解释到,“小桃,抱歉,刚才没有注意到手机响了。”

“唔,别介意,这个没事啦。”桃井似乎在摇头,然后才听到她继续说,“对了,我和阿大要回去了,小黄你在哪,要一起走吗?”

听到青峰的名字时黄濑有那么一瞬间的呆愣,电话那边桃井抱怨了几句自己怎么也找不到人,模糊之间他还听到了青峰在抱怨的声音。

“啊,那个,我已经回去了···”黄濑停了停,“因为还有点事所以···”虽然不太明显但停滞后语气显然带上了轻微的急促。

“这样啊。”桃井的声音有些失落,“那下次···”桃井顿了顿没有继续说下去,“那,我和阿大就回去咯。”

黄濑嗯了一声就急忙挂了电话,握着手机消沉地闭上了眼睛,面对青峰黄濑觉得他们已经不能再见面了,至少在篮球场上遇见之前,在他变得更强之前。

 

桃井放下手机神情有些复杂,然后淡淡地看了一眼站在旁边打着哈欠的青峰大辉。

青峰冷不防地就被桃井五月一个书包甩到了身上,“好痛!喂!五月,你这笨女人又在搞什么啊。”青峰被桃井忽然无理取闹的行为激怒,当然还包括刚才一起找黄濑时消磨掉的耐性,下一秒就大声吼了回去。

“阿大你这个死黑皮就不能对小黄态度好一点吗!”桃井本来快要哭的脸瞬间变成了气呼呼的大喊大叫。

“哈?什么好不好,我对谁都一样。”青峰歪着脑袋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没等桃井继续说话青峰就自顾丢下一句话慢悠悠地走了,“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喂!阿大!”眼看着青峰毫无犹豫的转身,桃井只好又生气又无奈地咬牙跺脚,“是谁都看得出来,你就对小黄不一样,真是没救了!”这句话桃井说得很小声就像在说给自己听,她并不想干涉他们的感情,她只是无法忍耐青峰一直以来的沉默。

看着青峰离开的背影桃井站在原地闷闷地哼了一声,眼前缓缓地落下被风吹散的粉色花瓣,她愣了愣,然后慢慢抬手将散落在前侧同是樱花色的长发理了理,抬起头视线慢慢消失在遥远的蓝色天际。

 

黄濑放下手机愣愣地看着那一片蔚蓝的天空,然后向前伸出右手试图去抓住什么,却空空的什么也没有,手心的温度凉得发冷,其实这样的感觉,就像他和青峰,心里隐隐作痛的感情无处可放。

琥珀色的眼底只剩下一片蔚蓝,明亮刺眼,没有边际,却抬头就可以看见。

黄濑无可救药地迷恋这种感觉,透彻的天空让他紧紧地记得他与那个人之间渐渐不可逾越的距离,于是他情不自禁地开始用这种感觉去想念一个人。

黄濑从书包里拿出一张有些发黄的白纸和一支黑色签字笔,他把纸放到膝盖上然后悉悉碎碎地在上面写下了一句话,放下笔麻利地将那张纸折成了一架纸飞机。

黄濑扬起嘴角浅浅地笑了,有难过也有决意,他站起来走到天台的栏杆前,目光漠然地俯视着整个帝光。

这个地方是帝光最高的地方,也是青峰最喜欢来的地方。

黄濑试着找到那一抹深蓝色,然后他看到离这里不远处的一棵樱花树下青峰正被一个女孩子告白,黄濑轻佻地扬起眼睛完全不在意发生在那里的事情,眼里只看着青峰的身影。

“看到你了。”黄濑将手上的纸飞机轻轻放到唇边,然后扬起手将它狠狠地推了出去,这是我第二次说喜欢你了,也许是最后一次了。

看着纸飞机朝着青峰的方向却慢慢掉落,黄濑笑了,眯起眼睛弯成一个漂亮的弧度,他被正午时分的阳光包围,耀眼地,身上泛起了一层刺眼的白光,他笑着却像哭着。

青春的两次转身,让他遇见了他,让他错过了他。



tbc


  10 3
评论(3)
热度(10)

© 不不布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