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布知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青黄】温度差数(01)

2014年4月23日 回来这里说一句,已经坑了OJZ

但是会把之前喜欢的一些片段改成一个小短篇之类的;  ;

———————————————————————————————

说明


大长篇,背景半架空,非现实向,存在异世界,

有死亡梗,有兽化,

慢节奏,中二注意,狗血注意,

主CP青黄,含情节上的赤黄,

其他CP向,紫赤,绿高,火黑,桃井单恋黑子,

估计,紫赤和绿高有一个番外,火黑不多或许没有。


青黄吧发过,中途删过一次复更又停了,

于是现在开始了第二次修文(认真的,

中二青涩版,参观【http://tieba.baidu.com/p/2420171227】,黑历史瞄一下就好,还是看修过的好(泪。


第一个青黄文,掉青黄不久后就开始构思的故事,情节什么的估计都老梗了,从13年的寒假到暑假断断续续写了15万字有多,所以主情节变动不太可能,会减掉不必要的,开始的部分感觉会修挺多,后面慢慢接近现在应该会顺畅一点,尽量依现在的写作习惯顺一顺,中二感减一减,慢慢地好好地把它写完(握拳。


什么时候写完是否能坚持到最后,这种事情我也不知道啊喂T  T


好吧,先开始咯、


———————————————————————————————


 

 

樱花落下,

 

白色的纸飞机带着初衷划过青空,

 

淡淡的,

不留下一点痕迹。

 

 

存储足够多的感情,

 

等待最勇敢的时候,

 

彼此变成彼此最刻骨铭心的记忆。

 

 

由始至终,

我们之间,温差一度。

 


———————————————————————————————


_ 上 _



01

 

春天来了气温算是温和了一些,但早春时节还残留着些许寒冷,风也时常阵阵袭起撩起重重的凉意。

三月末,东京到处都还是樱花肆无忌惮盛放的身影。

早晨的阳光带着若有若无的冷意肆意散下,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晴天。

匆匆穿梭于樱花零丁飘落地上浅浅铺了一层花瓣的行道,隐约感觉到的冰冷是寒冬遗留下来久久不愿散去的触感,像错觉一般随着时间的流逝快速蔓延消散在灿烂的阳光里然后又悄然潜入寂静的黑夜,渐渐地便会不复存在。

黄濑拉了拉不经意滑下的书包肩带,一片樱花从眼前划过,下一秒抬头思绪却沉浸在一片无边无际的蓝色。

 

毕业这件事,是一件既快乐又悲伤的矛盾事情,它就像是旅途中一次必要的成长,拼尽全力以后,或许骄傲或许卑微,或许知道或许不知道,或许笑着或许哭着,但即使跌跌撞撞却又有地方可去,无需害怕却依然忐忑不安,这样的事情。

一个结束,一个开始。

怀念起来的时候,最记得的或许就是这样的事。

今天是帝光中学的毕业式,也算是一个特别的日子,至少对一些人来说存在着这样的意义。

这时还是很早的清晨,帝光中学却比往常多了点熙熙攘攘的热闹,很多即将毕业的学子散落在校园的角角落落,或成群结伴或知己几个或只有两人,似乎都在珍惜自己这一小段青春里所剩无几的时间,要做完一些事说完一些话,毕竟今天之后有些轨迹就会被改变,在改变之前有些事是必须做完才能称之为完美或是无遗憾。

那时的他们也一样,单纯的想在一个平淡的时光里留下些什么东西。

 “大家早上好~”

在熙攘的人群中还没看到人在哪里就听到黄濑凉太高高扬起的呼喊声。

元气满满的叫声很快就被杂音淹没,黄濑笑着朝体育馆跑去,几个熟悉的队友已经稀疏地站在体育馆门外的一个角落,虽然听到了他的声音却依然没有丝毫动作。

毕业式那天在典礼开始之前一起拍照纪念,这是奇迹世代的队长赤司征十郎提出的建议,赤司也说了随意并无强求之心,虽然有些嫌麻烦,但大家支支吾吾的最终还是答应了这件事。

急急忙忙地赶到集合地点,黄濑撑着膝盖弯下腰调整自己急促的呼吸,喘着气着急地解释到,“呼,抱歉抱歉,我睡过头了。”黄濑说着慢慢直起腰站好,脸上微微笑着的表情跟往常一样,本来白皙的皮肤却显得有些苍白。

靠着墙角埋头看书的水色少年并没有抬头看他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嗯,黄濑君还不算太迟呢。”黑子没什么表情说话一针见血。

“诶,小黑子,你别这样说嘛。”黄濑立刻就委屈了稍稍拉聋下脸。

手上拿着十分诡异不知道是不是毛毛虫的星座幸运物的绿间站在一旁什么也没说嫌弃地哼了一声,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可以传到黄濑耳里。

“怎么连小绿间也这样啊。”黄濑无奈地吸吸鼻子,真不知道该不该为这万年不变的对话模式感到高兴,虽然有时候他是莫名地觉得挺好的。

“黄濑仔,你太小只了啦,要吃美味棒吗?”说着紫原就在纸袋里抓了抓然后递给黄濑一根美味棒,“喏。”

“啊不用了,谢谢小紫原。”虽然有点搞不懂紫原的思维模式但黄濑还是觉得自己莫名被嫌弃了,他嘿嘿地笑了笑也没好意思去要紫原的零食。

“嗯。”紫原轻轻应了一句收回手继续吃零食。

桃井看黄濑的脸色不太好还严严实实地裹着一条厚厚的围巾,于是就担心地问到,“小黄,你是不是不舒服啊?脸色有点差哦。”

黄濑连忙摆摆手,“没事,只是最近工作有点累而已啦。”

不等桃井继续问话黄濑就顺势转移了话题,“诶?小赤司还有小青峰都还没到吗?”黄濑向周围看了看确实没有看到赤司和青峰的身影。

桃井没有继续刚才的话顺着黄濑的问题回答说,“哦,赤司君被老师叫去帮忙了等一下就回来,至于阿大···”一说到青峰桃井的语气就变得莫名的来气,抱起手连连抱怨,“真是的,都不知道阿大怎么搞的,明明长得那么凶却越来越爱耍小孩子脾气!”

“嘛,小桃不要生气啦。”黄濑苦笑,不用想都知道青峰又惹恼桃井了。

“喂喂,为什么我非要被你说啊五月,又不是我来得最晚。”不知什么时候青峰已经站在了桃井身后,掏着耳朵用漫不经心的声音抗议。

“唔哇!小、小青峰···”黄濑被青峰吓了一跳,一阵慌乱涌上心头,他皱了皱眉低下头不去看青峰的表情。

深蓝色的眼眸沉了沉,青峰清楚地看到黄濑脸上那一丝闪躲的神情,他忽略桃井对自己的说教走过去一把揽过黄濑的肩,“怎么,你不是也迟到了吗。”语气傲慢,视线落在有些愣神的黄濑身上却有些飘忽。

黄濑被忽然拉近的距离再一次惊到,表情僵住身体也不由自主的颤动了一下,但那一丝违和感在黄濑身上很快就消失了,下一秒他就用平时委屈的语调说到,“诶,我才不想被比我还晚到的人说呢。”

“喂喂,是谁一直到现在都还输给我啊,one on one的时候。”青峰恶意调倘还说得理所当然。

“现在跟篮球没有关系吧···”黄濑沉下脸,这些日常的对话现在却让他心烦意乱,很糟糕地,面对这样的青峰他的心脏渐渐只剩下了麻木,或许所谓极限就是这种感觉了吧。

“还有,小青峰你好重,快放开啦。”黄濑无力地推了推挂在自己身上的青峰。

“你今天怎么这副蠢样啊。”青峰没有理会黄濑故意问非所答还用手扯了扯黄濑那条柠檬色的围巾,“噗,这东西好鲜艳啊。”

“你管我。”黄濑白了青峰一眼接着用手肘撞了撞他的肚子。

面对这两个人其他人除了沉默还是沉默,很多时候他们都难以开口,不论他们之间合不合理他们无法给予答案,当现实所有问题混杂在一起的时候,最终全都是没办法的事情。

“你这家伙···”黄濑那一下撞得他有点痛,青峰刚想开口讨公道却被最后到来的人打断了要说的话。

“大家都到齐了。”不是疑问而是肯定,带着波澜不惊表情的赤司安然地向他们走近,赤黄异色的双瞳透着锐利的流光,明亮却深不可测,如帝王般高高在上的气势在平常依然半点不减。

青峰瞥眼看到赤司似乎在看他啧了一声就放开了还在碎碎念的黄濑。

“既然到齐了就一起过去吧,樱花园。”赤司看了一眼在场的人没等回应再次直接发话,说完就自顾地转了身,转身时赤司用余光打量了一下青峰和黄濑,然后扬起嘴角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他们也没什么要说的动身跟上了赤司的脚步。

青峰捂住耳朵不愿听桃井靠过来对他的唠叨迈着大步走开了。

黄濑感觉到赤司对自己意味不明的目光便放慢了脚步,有时候他真的不明白赤司究竟还在打什么主意,是无视他的决心吗,黄濑想着不觉叹了口气。

“黄濑,不要说我没提醒你,今天的双子座还是安分一点好。”

“哇!”黄濑被忽然就走在旁边的绿间吓了一大跳,“···小绿间,不要学小黑子忽然冒出来吓人啊。”

“请黄濑君不要这样说,我才不想被绿间君学呢。”黑子抬头对还处于慌神状态的黄濑投以不满的眼神。

“唔哇!小黑子···”对黑子冷不丁的出现黄濑又是一阵惊呼。

绿间这时已经控制不住加快了脚步,在用手推推眼镜的同时闷哼了一声,“黄濑,我现在都懒得跟笨蛋说话了,还有黑子,不要随便就对我发动攻击。”

“明明是黄濑君的错。”黑子淡淡地说。

“呜呜,怎么这样啊,小绿间,小黑子···”黄濑摆出一副委屈的模样,眨眨眼睛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心脏却被某些细小的东西刺得生痛,感情总是会不经意地泛滥,明明发生着毫无关联的事他却总能跟那一个人挂上千丝万缕的牵连,一次次变得更加纠缠不清。

“去死。”绿间丢下一句话就头也不回地走到了前面。

“黄濑,吵死了。”没等黄濑继续说话,走在前面的青峰忽然就不耐烦地回头冲他大喊。

黄濑虽然也听到桃井说青峰过分还叫自己不要介意,但他在听到青峰的抱怨后就已经没有要说的话了,低下头琥珀色的眼眸随即暗淡了下来,虽然不介意但心里始终无法明白,青峰这种似有似无的束缚感,更不明白的是,自己暗自高兴然后又慢慢变得痛苦不堪的心情,一次又一次,沦陷得深不见底。

很早以前黄濑就知道了,改变的人不单单只有青峰,赢就是一切,只是在这个逐渐根深蒂固的意念之下青峰比任何人都清楚痛苦的形状,笨拙地一个人默默忍耐着无可奈何的一切,不知何时暴躁和狂妄成了那个人外露的脾气,黄濑想,是不是因为青峰知道他还喜欢他所以才会对他多一种放肆,黄濑甚至分不清这样是好还不好,起起伏伏的心情得不到平复,贪恋更多却只能停止不前。

黄濑瞄了一眼青峰有些弯背的身影,难道自己真的那么害怕结束吗,明明谁都不在意,明明这样根本不算什么,黄濑合了合眼觉得有些酸痛。

“黄濑君从刚开始就才一直在走神呢。”黑子转头静静地看向黄濑。

“诶,小黑子怎么能这样说啊。”黄濑困扰地笑了笑,然后又马上正色到,“我只是这几天工作太累没能好好休息而已啦,小黑子不用担心我的。”

黑子水蓝色的眼眸定在黄濑那个有些疲惫的笑容上,然后慢慢低下了头,“是这样就好。”

 

从体育馆到樱花园并不是很远,走几分钟就到。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走在校园里还引起了一阵小轰动,到了帝光这个季节最漂亮的角落却看不到一点热闹,一眼看去就只有一个中年大叔挂着相机哆嗦地站在樱花园外,手里还举着一个写着“暂时征用”的板子,上面笔直地插了一把气势逼人的红色剪刀。

一看就知道情况的几个人都莫名地打了一个寒颤,然后都摆出一个无力吐槽的沉默表情。

赤司满意地笑了笑,转身拍着手像在篮球场上那样发出集合的命令,然后慢条斯理地说到,“好了,准备好就开始吧。”

拍合照的背景选在了一棵淡粉色的樱花树下,虽然樱花大都是淡淡的花色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但这棵淡粉色的樱花明显比周围的樱花显得苍白了一些,却又莫名地高贵淡雅得多,高扬地挺拔于繁盛的樱花之中,洋溢着更加浓烈的生命气息,寂静的,让人不禁产生隐隐约约的敬意和迷恋。

这是黄濑自作主张的决定,没有人反对又或许是懒得计较,而更多的是大家的心情都一样。

黄濑走进樱花园后就自顾地跑到这棵淡粉色的樱花树下,脸上露出难得的浅浅的笑容,侧着身对身后的人扬起手来回摆动并愉悦地呼喊到,“大家,这里这里~”与往常那种习惯性眯上眼的笑不一样,这样的浅笑没有把那双漂亮的琥珀色眼眸隐藏在那弯弯的长睫毛下,眼里闪烁着亮光张扬着他此时忍耐不住的快乐心情,还有映在眼里如此重要的那些人的模样。

或许离别会很舍不得会很难过,但是能和大家在一起真的真的很高兴,如果这种心情无法保留到永远,至少现在就要高兴地笑着吧,黄濑这样想着脸上的笑几乎融化了一切美好。

樱花在缓缓飘落,像一场永远都不会停止的奇妙花雨,有着一头金黄色头发的耀眼少年站在迷离的花雨中来回摆动着手,脸上浅浅的笑容让人着迷,美好却又倍感悲凉。

看着这样的黄濑青峰有那么一瞬间失神,他默不作声地盯着眼前那个元气满满的少年看了许久,然后低下头悄悄移开了视线。

樱花树前,他们吵闹着整齐地站了前后两排,前面是赤司黑子和桃井,后面是紫原青峰绿间和黄濑。

抱着侥幸心理想着会不会刚好站在那个人的身边,最后却没有站在一起的两人,怀着一点失落以平常的模样看向镜头,目光却都偷偷地往另一边看了一眼。

画面在咔嚓一声的时候定成静止的一格。

摄影大叔拍完几张大合照的相片之后赤司就让他先离开了,然后黄濑和桃井就像约好的一样立刻掏出自己的小相机说要和大家一起继续,安静的樱花园里又响起了一阵喧哗。

他们吵吵闹闹了一会毕业式也快要开始了,赤司说大家的合照会由他寄出,然后就纷纷回自己的教室去了。

或许接下来要很久以后才能见面,虽然那些离别的话语谁也没有说出口,但是他们都在以他们自己的方式结束并开始了一段旅程。

黄濑看着与黑子桃井并肩走在前面的青峰,暗了暗眼眸在心里说了一声再见。

“凉太,其实你不必勉强自己啊。”赤司在黄濑身边走过的时候淡淡地对他说了这么一句话,语气里没有掺杂过多的情绪,听起来就像是一句表示关心的话。

黄濑知道赤司一直在等他的另一个回答,也知道赤司对他的执着并不是喜欢,至少不是他对青峰那样的感情。

“嗯,或许是应该这样子的呢。”黄濑的视线紧紧地追随着明明近在眼前却又遥远得仿佛隔绝了一个时空的深蓝色背影,右手意识下抓紧了胸口某个隐隐作痛的地方,他的声音很小,小到连自己都听不到。

既然已经决定了,那还用想吗。



tbc


  11
评论
热度(11)

© 不不布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