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布知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青黄】舞花(六)


 

第二天,因为担心黄濑的事情青峰很早就起来去了神社,平常的这些时候黄濑一定早就在了,但这一次那里没有人,黄濑不在,黑子也不在。

正当青峰急着到处找人时他看到一个巫女在长廊那边打扫,青峰想都不想就冲了过去,“请问黄濑去了哪里啊?”连说话的声音太大都没有注意到。

打扫的巫女被青峰忽然的大嗓音吓到了,她慎慎地抬眼看了看青峰,那绷紧的黑脸看起来相当恐怖,“······那、那个,族长大人要巫子大人在住处里反思三天不许出来······”

听到这个不算坏的消息青峰才稍稍安下心来,他松了一口气对巫女说了句谢谢。

“没、没关系······”巫女还没把话说完就看着青峰匆匆忙忙地走开了,巫女这时才悻悻地松一口气,青峰刚才那逼人的气势简直把她吓住了,那双深邃的青色眼眸就像吃人的野兽一般闪烁着锋利的寒光,让人不寒而栗。

 

窗外的天色再一次变得昏沉,美丽的夕阳染红了天际,飘零的樱花时而从窗户飘进屋里。黄濑坐在地下把脸搁在窗台上整个人无力地伏在了窗前,金色的长发垂落在地弯成柔和的形状,周围很静,静得有些不真实。黄濑脸上平静的表情带着漠然,明亮的琥珀色眼眸里印着一片夕红,但他心里却一点也看不清,眼前的光景究竟为何物。

自从被告诫留在这里反思,黄濑没有不安反而觉得内心变冷静了不少。这两天他一直在想,想关于那个人的各种各样的事情,想他到底抱着怎么样的想法想要靠近那个人,恍惚间连同自己遥远的记忆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牵上青峰大辉这个人的联系,渐渐地,变得更加纠缠不清。

第一次看到青峰的时候黄濑便从他那双深邃的青色眼眸底处看到了他自己。闯进一颗被封闭起来的心或许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也或许只要那么一瞬间。那样的时刻对黄濑来说来得那么突然那么喧哗,却更像是刻在灵魂深处里的海市蜃楼忽然从眼前惊现,然后,他不顾一切地答应了他的停留。

青峰留下的那一个晚上黄濑就魂不守舍地开始胡思乱想。一开始是没想到黑子那么轻易就答应了他和青峰的请求,还主动帮忙得到了族长的允许。等到事情真的确定下来黄濑才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他的内心有一股不知所措的躁动,虽然很不明所以但他心里就是一片混乱安静不下来,感觉有好奇,有期待,也有不安和害怕。

结果就是,黄濑忍不住偷偷跑去打探青峰的状况。一开始黄濑只是打算在外面看一看,但发现青峰在睡觉,他没忍住又溜到里面去了。

屋面很黑但黄濑在夜里依然毫无阻碍,他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看青峰的睡脸,黄濑在心里偷偷取笑青峰的睡相很差,就算是在睡梦里这个人还是板着一张吓人的黑脸,不知道是因为初春的深夜有点冷还是因为做恶梦,青峰一直紧皱着眉头,呼吸的气息也有些紊乱,他似乎睡得十分不安稳。黄濑俯身帮青峰盖了盖被子就托着下巴坐在青峰床前看了好久。青色的短发看起来刺刺的,不知道是晒出来的还是天生的小麦色黑皮肤,长着一张帅气又有点凶狠的脸,紧紧闭起的眼皮下有一双深邃的青色眼眸,声线低沉又有磁性,有比自己还高大魁梧的身材,名字叫做青峰大辉,目前好像迷路了,从各方面看来可能是个很笨的男人。黄濑细细数着他对青峰的认知竟然有些乐此不疲了,他就这样意味不明地坐了很久,直到快天明的时候黄濑才走开了一会,再回来的时候黄濑就给青峰带了一笼新鲜出炉的肉包子,走之前黄濑自己也吃了一个,为了不被发现还重新摆放了包子的位置,大概是不想被青峰察觉他的偷吃行为。

黄濑不清楚他自己到底在做什么,但是似乎就是很久没有这么高兴了。

留在这里的前几天青峰都不愿意从那间屋子里出来,黄濑也就经常这样偷偷跑去找他。每次黄濑都会这样想,想青峰总要吃东西的,他不给他送过去青峰一定会白白饿死,但其实黄濑心里也明白,那只不过是一个比较光明正大的借口而已。

后来青峰恢复了精神还主动出来找他和黑子,看到青峰的时候黄濑莫名其妙地有些激动,但当听到黑子要青峰教自己剑术的时候,黄濑顿时也醒悟了,现实并不允许他再继续肆意地期待。黄濑笑了笑把那几天当作了一个短暂又快乐的梦,一个再也不会梦见的梦。

结束了,事情明明应该是这样的,黄濑也的确跟着黑子最初的意图被青峰大辉的强大吸引,他的视线不再注视着外面,但他的灵魂却依然背道而驰地沦陷了。

那些跟青峰一起度过的夜晚,对黄濑来说就是另一个世界,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不能自己地沦陷进去,就算明知道终有一天青峰会离开,就算明知道终有一天他也会离开。

黄濑闭上眼睛,他知道越靠近青峰自己一定会更加沉溺,他不知道现在这样是不是最好的,但他们之间的距离一定会就此交错,最后被漫长的时间消磨,所有痕迹都会消失不见。

随着所有杂乱的思绪黄濑沉进了一个无法抗拒的深海世界,那里有一个高大的身影,好像在等待着谁。

 

“······嗯?”屋子下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虽然声音很微小但黄濑还是被吵醒了。黄濑迷迷糊糊地从窗台上起来,他的眼神迷蒙,刘海凌乱,额头上还印着睡觉留下的红印子,表情呆呆的一脸没睡醒的模样。

黄濑伸手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再啪啪地拍了几下脸蛋才彻底醒过来,然后他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疑惑着将脑袋探出了窗外,黄濑这时才发现自己睡了好久,外面几乎是黑乎乎的一片。

黄濑听着细微的声音盯着某一个昏暗的角落看了好久,接着才惊讶地发现那里有一个模糊的高大身影,“小青峰?!”黄濑压低声音小声喊了一句,虽然昏暗中什么都看不清楚但黄濑依然很确定那就是青峰。

“喂,黄濑,黄濑,听到了吗?”青峰故意压低的嗓音从下面传来。

“小青峰!我在啊。”听到青峰的声音黄濑有些喜出望外,“你怎么会在这里啊?”黄濑说完就侧着耳朵等青峰回答,但好一阵子青峰都没有回应,黄濑只好扶着窗台尽可能地探头往那里看。忽然间青峰的身影出现在屋檐边上,他跨上屋顶,又为了不被人看到而匍匐着慢慢走向他。这时黄濑停下了所有动作静静地看着青峰,耳边几乎只剩下青峰在靠近自己时屋顶发出的咯咯的木头声。黄濑出神地注视着青峰小心翼翼的动作心底忽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他的心一直在蹦蹦直跳,连呼吸也忘记了节奏,黄濑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感觉,他只知道自己很高兴,高兴得快要死掉了。

靠近窗户后青峰躲到了窗檐的阴影处,“怎么,我还不能来啊?”青峰盯着还在发愣的黄濑露出一个嚣张又得意的笑容。

“不、不是这个意思啦,”黄濑慌张地摆摆手,“如果被人发现的话······”

“不会有人发现的。”青峰笑得从容,他毫不担心地看着慌乱的黄濑,脸上是一种从未有过的自信表情,就像他如此坚信他会来到这里是那么理所当然的事情一样。

“······嗯。”面对青峰此时的认真黄濑觉得自己瞬间就妥协了,苦笑着都不知道青峰到底哪里来的自信。黄濑低下头不知道自己要说些什么,他心里明明清楚如果被发现的最严重后果就是要青峰离开,他却依然无法抗拒青峰此刻的靠近。

看黄濑闷闷的低着头不说话青峰就大大方方地拍了拍他的黄色脑袋,有种在安慰闹别扭小孩的意味,“喂喂,给你看一样东西。”青峰说着便拿出一个玻璃瓶子在黄濑面前晃了晃,瓶子里面的小石头撞在玻璃瓶上发出当当当的清脆响声。

黄濑慢慢抬头,一点漂亮的蓝色荧光刹时闯进了眼底,玻璃瓶里面飘着一点莹莹的蓝光,“这是什么?”黄濑记得他小时候见过这种漂亮小虫子但他已经记不清名字了,或者说那时候还未知道名字就已经没有闲适的时间去看了。

“这里的萤火虫还真是奇怪,竟然闪着蓝色的荧光,真是吓我一跳。”青峰把瓶子放到窗台上,然后稍稍调整位置安安稳稳地坐在了窗台下方平坦的木板上,还好这间屋子是方便他这样深夜作案的结构,不然要一直站在窗边他肯定会累死过去。

“萤火虫?”黄濑像是第一次听到这只虫子的名字,他好奇地趴下来注视起瓶子里的小蓝光,“诶——小青峰,你是怎么捉到的啊?感觉好厉害啊。”说着又一个兴奋地拎起瓶子,透过玻璃瓶黄濑惊讶地看到了一个不太一样的星空,连同琥珀色的眼眸泛起了琉璃般的明光。

“不,那个很简单啊。”青峰笑了笑靠着窗台舒服地仰起了头,视野里闪烁的星光跟之前的一样璀璨,“我跟你说过我很擅长捉小动物的吧。”青峰的语气有些飘飘然。

“嗯,好漂亮,我好久都没有看到了。”黄濑嘿嘿地傻笑了一阵,然后放下瓶子看向青峰正注视着的夜空,黄濑顿时觉得他看到的不只是一个布满星辰的天空,而是一个无边无际又深不可测的大宇宙,而此刻他们正在彼此身边看着一样的风景。

“其实小黑子也是很辛苦的呢,”黄濑开始喃喃自语,“自从被神明舍弃神巫之子的继承他就一直负责教导我了,但小黑子依然默默地跟着我一起修炼,连那时留长的长发都舍不得剪掉······”黄濑眨了眨眼睛继续说,“小黑子他一定还很喜欢神明大人吧。”

“嗯。”青峰静静地听着黄濑说了很多话,从那些无可奈何的述说里青峰明白黄濑所顾忌的并不单单只是一个使命,而更多的是作为一个族人的信仰。恍惚间青峰真的想过,想过要打破那一堵巨大的墙壁,想过要把黄濑带走,然后黑子继续继承他所向往的使命。这样不是对所有人都好的吗。但是青峰知道他还没有这样的能力,他连怎么离开这里都不知道,他更不知道黄濑是否愿意跟他一起离开。

那一晚青峰在黄濑身边待了很久,在天明的时候黄濑说要把萤火虫放了,青峰说好,他们看着那只小小的蓝色萤火虫慢慢消失在微弱的晨光里,然后青峰跟黄濑道了一句早安就走了。

那时他们都是笑着的。

 

后来的日子里,青峰也开始注意他与黄濑之间的关系,他不想黄濑受到不必要的怀疑所以总是小心翼翼地与黄濑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黄濑也很明白,其实他们都明白。

青峰也依然会在夜里去找黄濑,就像黄濑之前总是偷偷去找他一样,然后两个人一起发呆一起无聊,一起维持着那个几乎看不见形状的世界轨迹。

有时候青峰只会在下面的屋檐站一会就走,有时候黄濑会想青峰是不是又想起了他的父母和桃井的事情,然后他就会看着晴朗的夜空慢慢入睡。

每个人内心受起伤来的时候都会无处可逃,或许他们都是这样的,在悲鸣的时候相互慰藉产生共鸣,然后变得贪恋不可自拔。

青峰用稻草给黄濑编过草蜢,为黄濑摘过小野花,也当过黄濑凉太的私人听筒。

黄濑为青峰编过被十分嫌弃的小辫,哼过小曲调,也时常友情提示青峰隐藏得很好不用担心被发现。

他们一起养过一只叫小龙虾的小龙虾,一起数过深秋夜里的落叶,一起看过冬夜寒冷孤寂的星河。

他们吵闹过,无聊过,笑过,也沉默过,挣扎过。

那些在月光底下数不尽的点点滴滴似乎只是一场虚无飘渺的梦,或许有尽头,或许没有尽头,或许,他们只是想直到现实来临的那一天才愿意让这场梦结束。

在这之前,他们留在了梦里。

 

 

tbc


  8
评论
热度(8)

© 不不布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