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布知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青黄】舞花(五)

 


从神社出来后青峰没有直接回到住处,他沉默地沿着田边的小路开始了一段漫无目的的徘徊。他的这种行为就像一个不知不觉的习惯,仿佛只有这样做青峰才能让自己的思绪冷静下来,想明白自己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青峰知道黑子一直默默地跟在他身后,只是他现在还不想说话所以就暂时不予理睬。青峰想,至少让他做好了心里准备再去好好面对,那些黄濑没能对他说出口的事,黑子也应该需要时间来想想怎么跟他开口吧。解释现实这种事有时候就像在揭开尘封的伤口,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轻易做到。

青峰手交叉放到了衣袖里,抬头看到的是一片几乎只剩下蔚蓝的天际,风在耳边沙沙地吹,春天还没有结束,樱花还一阵阵地满天飘零。当一片落樱在眼前缓缓划过的时候,青峰想起了黄濑曾经对他说过的这样的一句话。

那时,黄濑抬手握住了一片飘飘忽忽的樱花,然后很高兴地放到他跟前张开掌心给他看,“呐,小青峰知道吗,樱花是春天里一场独一无二的雨哦,从春天开始也从春天结束,当它们的身影在你眼前消失得无影无踪,那就是夏天要来了。”黄濑说完就把那片花瓣吹了起来,他们的视线不约而同地跟着那片飘悬的樱花沉进了黑夜。

青峰那时不懂黄濑的意思,现在也不太懂,他只记得黄濑那时笑得近乎满是幸福的表情,近在眼前胜过那种虚无缥缈的美丽幻觉。

青峰忽然就想,黄濑在他的生命里会不会也只是一个春天的花雨,等到下一个春天结束的时候他也会消失不见了。

黑子默默地跟着青峰走了一段很长很长的路,仿佛他也不知不觉地沉浸进去了。他从未试过也从不知道原来徘徊不前的脚步会让他慢慢察觉过去的自己会是那么的不真实。或对或错,究竟什么才会是正确的。刚才黑子看着青峰慌乱离开的身影,油然而生的是一种悔意和负罪感。当初他别有用心地将青峰留在了这里,他想利用忽然闯进这里的青峰让黄濑更加专注于这里,但结果只是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了,黑子甚至觉得他亲手把黄濑推进了一个更加深不见底的世界。

“黑子,”青峰忽然停下脚步,“你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

听到青峰低沉声音的瞬间黑子慢慢从思绪中回到了现实,他也停下脚步,黑子抬头的时候把视线停在了青峰身上,青峰背对着他,他站在阳光下,周围泛起的亮光让他看起来有点虚幻,但此刻青峰高大坚定的背影却深深地映在了黑子的眼里。黑子觉得这时的青峰比过去任何时候都要更加强大和可靠,黑子不知道青峰自己有没有发现他自己的成长和改变,但他深信,青峰一定知道这是因为黄濑而作出的决心。

“嗯。”黑子平静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轻柔的笑意,他轻轻应了一句然后慢慢走向青峰,“因为黄濑君是个非常单纯的人,所以我想请青峰君不要欺负他。”

“啊?!”青峰转过身表情有一些不满也有一些困惑。

“青峰君,你想听听我们的故事吗?”黑子的语气很轻,他走到青峰跟前,抬起头毫无掩饰地对上青峰那双深沉的青色眼眸。

青峰顿时有些失神,他站在原地定定地看着黑子,他看到黑子脸上平静如水的表情,那双水蓝色的眼眸里透着他从未见过的坚定。一阵轻风掀起,飘零的樱花打乱了节奏,黑子那头漂亮的水色长发在空中轻轻扬起,这一刻青峰仿佛看到黑子在浅浅地笑,跟平时平淡的模样不同,跟黄濑灿烂的笑不一样,那更像是一种坦然的确切的心情,让人觉得安心。

“······嗯。”青峰迟迟才应了一句。

黑子擅自走到路边的草地找了一块平坦的石头便坐了下来。

青峰跟过去,他走到黑子旁边直接就在草地上坐下来。

黑子微微抬头看着前方明亮的蓝色天空,眼里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光,他开始平静地述说起那些似乎很久以前发生的事,“我们神巫之族是为神明而存在的巫族。供奉神明,庆典祭祀,驱逐鬼怪都是我们的职责,培养神巫辅助神明的使命也是。我们的族人对神巫之位的继承是很严厉的,这里的孩子到了一定的年龄都要开始修炼各种各样的法术,虽然这么说了,但需要巫子或巫女继承神巫的使命是跟下一世神明继任的事宜相关的,可以说是几百年才一次的大仪式。然后每到那个时候,族人就会选出被大家认可的最有资格继承和承担这个使命的人,成为巫子大人或是巫女大人,继续修炼直到新的神明继任与其完成婚约仪式,继而跟随神明。而其他的巫子和巫女可以选择留在村里担任工作,”黑子顿了顿,“也可以选择成为巫师离开村子,到外面一边修炼一边帮助巫族在外面的事情。”

听到这里青峰收回了看向远方的视线,他侧头看了看黑子心里不禁有些疑惑,连他这个外来人都知道黄濑真正的意向,为什么这里的人还要选择一个一心想离开的人来承担这么重要的使命。就算黄濑真的很厉害,但光是黄濑有那样的向往他就不可能成为这里的神巫之子了。没有人会主动抹杀掉自己所希望的一切。青峰虽然很迫切地想知道真相但最后还是没有问出口,他知道黑子会告诉他的,那些迫不得已的理由。

黑子没有在意青峰焦急的目光继续平静地说到,“我的父母都是出色的巫师,所以在我很小的时候他们就不在我身边了,黄濑君也是跟我一样的情况。而像我们这样父母常年不在家的孩子一般都会一起住在一个大屋子里,我也是在那里才跟黄濑君熟悉起来的。我比黄濑君年长许多但他却很粘我,明明是个小鬼头还怪里怪气地叫我小黑子呢,”说到这里黑子像想起了那时候的他们脸上隐隐有了些怀念,但这样的表情很快就消失了,黑子继续说,“那时我比黄濑君更早地开始了巫子的修炼,那是一段相当辛苦的日子。从小我就明白自己的存在感薄弱,但同时我也清楚自己有着比其他人更加敏锐的预感和观察力,我凭着自己的努力和决心在黄濑君修炼之前就已经被族人奉为神巫之子了。”黑子在说最后那句话的时候是侧头看着青峰说的。

看着黑子眼里流露出的苦涩青峰心里也跟着有些难受,“怎么会······”

接着黑子却从容地笑了,“黄濑君他从小就很不喜欢被束缚呢,还因为这个单纯直率的性格惹过不少麻烦,所以黄濑君一直都很向往外面的生活,他跟我说过他要成为出色的巫师然后一个人离开村子,还说等老了的时候再回来找我······”

青峰低下头陷入了沉默。

“但是,事实却给我们开了一个大玩笑,神明大人向我们指示,继承下一任神巫之子的人是黄濑君。”黑子一边说着一边仰起头合上了眼,“要知道我们都是供奉神明的族人呢······”

“所以你们就让黄濑······”青峰依然低着头,他没有把话说完,没办法把话说完,青峰不懂,他明明只是觉得生气为什么还会觉得难过了。

“这不是没办法的事吗。”

黑子的这句话在耳边轻声响起,然后重复地徘徊在脑海,青峰没有说话,因为他没有办法可以改变这些事。

“当黄濑君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他没有担心自己再也无法去到外面的世界,而是紧紧地抱着我跟我说了很多声对不起,他真是个倔强的人吧。”看到青峰依然沉默不语的侧脸黑子轻轻叹了一口气,“族长大人为了不让我消沉就把教导黄濑君的职责托付给我了,嘛,都已经这么久了,所以根本没什么好担心的。”黑子说完就站了起来。

“黑子,我该怎么做······”青峰咬咬牙把心中最大的困惑问了出口。

黑子静静地看着前方,仿佛那片纯粹的蓝色是一种预感,他一边往前走一边说,“青峰君,如果你是为黄濑君好的话,请先认清这些无法改变的事实,然后,”黑子伸手轻轻接住了空中的樱花,“按你自己的想法去做就好了。”说完黑子回头看了看青峰就慢慢消失离开了。

周围渐渐变得宁静,青峰依然一动不动地坐在原地,轻风扬起了他的青色短发,埋藏在阴影下的那双青色眼眸却无比锐利,从远处吹来的樱花从他身旁划过,他仿佛要用尽全部力气去想明白一些事情,就这样过了许久青峰才离开了那里。

 


那一晚,黄濑没有像往常一样忽然出现,青峰一个人在屋顶上坐了很久。

黑子说的话青峰都明白,但该怎么做又是另外一回事。青峰伸手抓住了一片在眼前飘过的樱花,他想起了黄濑,想起他总是不服输地缠着自己分胜负,想起他翩翩起舞的好看模样,想起他偶尔唠唠叨叨的吵闹,想起他偶尔傻兮兮的笑,想起他偶尔露出的寂寞表情,很多很多关于黄濑的事情渐渐溢满了心头,青峰感觉到一股不可思议的温暖,但转念间想到今天发生的事他又顿时变得苦闷不堪。

也许,他真的不能再靠近黄濑了。

这个忽然冒出的想法让青峰自己也大吃一惊,然后愣了一会青峰就笑了,那副哭笑不得的模样就像在嘲笑自己是个大白痴,因为他根本就没什么好犹豫的。青峰心里明明清楚他已经没办法从黄濑身边走开,这种感觉就像一个与生俱来的习惯,不是因为什么重要的像承诺一样的东西,青峰只是觉得就算到了最后他也一定会一直陪在黄濑身边,明明如此简单他却烦躁不安了这么久,所以青峰才会取笑自己像个笨蛋。

那一晚黄濑没有来,青峰独自在屋顶上坐了很久,最后他决定了一件事。

 


 

tbc


  6
评论
热度(6)

© 不不布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