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布知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青黄】舞花(四)

 


从那晚之后,黄濑每天夜里都会跑去骚扰本想自己一个人静静呆着的青峰。开始的几天青峰也很嫌黄濑吵要他回去好好睡觉,但黄濑就是死缠难打地说青峰过分说他也睡不着说他很寂寞要青峰陪他。每到这个时候青峰就会捂住耳朵任由黄濑自己在那里嚷嚷,他会沉着脸看黄濑张张合合不消停的嘴巴,心里却会想着那模样真有意思。在这之前青峰都不知道原来黄濑是个相当聒噪的人,是那种话很多,让人觉得很吵很烦但就是讨厌不起来的聒噪。然后看青峰不理自己黄濑就会赌着气坐到比青峰更高的位置自己做自己的事,还时不时发出一些奇奇怪怪的声音惹青峰回头看他,时间长了就算青峰不再理他黄濑自己一个人也会玩得孜孜不倦。

后来黄濑不吵了,但他依然每晚都会跑来,恶作剧地忽然出现,然后笑嘻嘻地跟青峰打个招呼就坐到屋顶的高处去。每次看到黄濑青峰心里都会荡起一阵小小的涟漪,但他们就只是青峰懒得说话黄濑在后面默不作声,想说话的时候两个人又会产生一段莫名其妙的对话。

黄濑停留的时间不算长,毕竟他每天都有很多事要做,不像青峰是个大闲人,黄濑要走的时候会跟青峰说晚安,还有明天也请多多指教。

不久之后,当青峰意识到的时候,他忘了他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坐在了彼此的旁边,也忘了他们是什么时候变得话多了起来,还会打闹着说一些蠢话,仿佛这些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在这些两个人的夜里,他们仿佛都可以将彼此的心都靠得很近很近。

但是在这之外的时间里,黄濑又会不着痕迹地跟青峰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青峰没有不明白,因为他有好好想过黄濑的事情。

其实青峰也算是个笨拙的人,不太懂得怎么用语言去表达自己,平时做事就直来直往话也不多,有点鲁莽有点冲动,面对痛苦会不知所措地烦躁,渐渐的沉默寡言对他来说也只是一种习惯了的习惯。

其实黄濑也是个笨拙的人,但黄濑却几乎跟青峰相反,他有着阳光的性格,但也偷偷隐藏着阳光底下的阴霾,他笑得很好看,但也会用灿烂的笑容去掩饰自己真实的感受,他很单纯总是犯蠢,但也会卖萌装傻逃避事实。

时间开始在他们之间静静地流淌,消停下来的时间长了,青峰很清楚自己的这一点,也很清楚黄濑的这一点。

青峰觉得他想靠近黄濑,也想或许有一天他会带着黄濑一起去一个更自由自在一点的地方,这种心情来得不突然,发现的时候它就在心里了。

很多个夜晚他们就这样并列地坐在那个屋顶上,轻声的话语在寂静里像呓语,身影被柔和的月光拉得幽长,美丽的樱花由繁盛变得零落,然后连同那些遥远的牵连都在慢慢发生了变化。

 

青峰不知道对黄濑来说,他们一起坐过的屋顶,一起消磨度过的时间,一起抬头看过的夜空,一起说过或没说过的话语,在那个唯一的小小的又短暂的时空里算不算是一种自由,而青峰感受到的是他过去从未有过的心脏跳动,就像在迷失已久的荒芜世界里找到了明确的方向。青峰看到黄濑在笑,他就认为这一切都是美好的。

直到那一天,残酷的现实终于迫不及待地告诉了青峰,他意识下忽视的被命运所强加的枷锁,浮现在眼前的是犹如两条相交线渐行渐远的未来。


 

伴着咚咚的几声敲门声门外传来了一声叫喊,“早上好,请问青峰大人已经起来了吗?”

青峰留在神巫之村已经有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了,平常除了指导一下黄濑的剑术修炼和黄濑附加的胜负之战,有时候还会被村里的人叫去帮点忙,但不论怎么说青峰都是个外来人,不会太懂这里繁复的规矩,这里的人有事需要青峰帮忙的时候就会找刚开始修炼的小巫子或小巫女来通知他。青峰也规规矩矩的没做出什么乱来的事,最多就是没事的时候到处走走,不然不小心闯了祸被赶走的可能也不是没有的。

这次似乎比之前早了很多,青峰这时还没起来,门外小巫子的敲门声没有停下来,青峰听到声音半晌才慢吞吞地从床上爬起来,大大咧咧的就跑去开门,“什么事啊这么早,漏水的屋顶我昨天已经修好了啊。”青峰说完就打着哈欠往屋里走。

“青峰大人,族长大人想请你去神社一趟。”门外的小巫子象征性地鞠了个躬,紧张兮兮的表情比往常的拘谨多了一分严肃。

青峰回头,语气带了点疑惑,“族长?”来这里这么久了青峰也只是在偶然的情况下见过这里的族长几次,是个年龄过百但气势依然威严的老人,青峰跟这位老人基本上只打过招呼,连对话也没有进行过,那时连自己请求留在这里都不用见到他的本人,现在这样直接的邀请让青峰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嗯,请青峰大人准备好就过去。”小巫子说完退后几步就消失了。

青峰站在原地愣了愣,确认自己没听错就有点烦躁地抓了抓头发,然后随随便便地在屋里折腾了一番穿上外衣就去了神社。

 

青峰走到神社发现门外围了许多人,青峰侧着身一边说让一让一边穿过人群挤进了神社,好不容易才挤了进去,青峰刚想抱怨一句却被眼前的画面惊到了。

在阔大的供奉殿里青峰最先看到的是黄濑,他低着头跪在了供奉神明的供奉台前,青峰悬着开始害怕的心一边往里面走一边默默地打量前面的状况。

族长老人拄着拐杖站在黄濑的侧前方,表情跟之前看到的一样肃穆,似乎是察觉到他的到来目光稍稍看向了青峰的方向。

供奉台的两旁站了两排穿着正式的巫子和巫女,黑子也站在了其中,他那几乎面无表情的脸现在却微微皱紧了眉头,青峰不禁觉得心中不好的预感命中了。

黄濑依然一动不动地跪在原地,他赤着脚直接跪到了硬邦邦的地板上,他的背影在青峰眼里有些莫名的倔强,青峰看不到黄濑的脸,他不知道黄濑现在是不是抿紧了嘴巴,不知道他心里有没有觉得害怕。

青峰停下脚步,他没有说话恭恭敬敬地弯了弯腰算是打招呼。

“青峰君。”族长老人叫了青峰的名字然后拄着拐杖向青峰走去,老人虽然年迈身材更是矮了青峰大半截,但身上那股强劲的气势依然比青峰彰显许多。

族长老人的语气虽然随和但青峰依然可以感受到那份几乎同存的压迫感,即使心里有很多要问的话青峰也只是轻轻的应了一句,“嗯,我是。”

“能否告诉我,昨天晚上我们的巫子大人是不是单独跟你见面了。”族长老人也没有啰嗦一开口就问了问题的关键。

“嗯?”青峰听了有些反应不过来,想了想从目前的情况看来似乎是因为黄濑跟自己见了面才会导致现在这种状况,从黄濑很多时候总是小心翼翼的模样青峰多少猜得出黄濑是偷偷溜出来的,但没想过事情会是这么严重,青峰也不明白只是这样能触犯什么大忌。

“青峰君,你只要说出事实就可以了。”

族长老人再次提醒的声音打断了青峰的所有猜想,青峰自觉这件事或许真的很严重,但是既然族长都这样问了估计事情早就被证实了,他庆幸的是他们之前偷偷见面的事没有被一起发现。

沉默了一会青峰吞吞吐吐地开口说到,“啊,那个啊······黄濑,不,巫子大人他昨晚的确跟我见面了······”

看青峰一副为难的样子族长老人也没有继续要他说什么,“你的话我明白了。”说完族长老人就转身看向了黄濑。

青峰不再说话,目光低沉地看着族长老人慢慢走向黄濑,此刻他的心怎么也静不下来。

“也就是说,巫子大人昨晚在修炼之后私下跑出去做别的事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青峰还在这里,族长老人似乎故意只说黄濑私下跑出去而没有说他跟青峰见面的事,“简直不知羞耻!”

最后这句话族长老人几乎是喊出来的,沧桑的嗓音里有责怪也有痛惜,原本就没有杂音的殿堂顿时就显得更加安静,青峰甚至可以确定连站在门外的人都可以清楚地听到这句话。

“简直不知羞耻。”

这句话令青峰震惊地睁大了眼睛,他不敢把视线移到黄濑身上,他有些害怕,害怕看到黄濑受伤的模样。

青峰慢慢沉下了脸,他从族长老人句句严厉却掺杂着语重心长的话里大概明白了黄濑所做错的事。黄濑是这里的神巫之子,是被神明所眷顾而选中的人,是未来要跟神明成婚的人,在青峰看来那个什么神明大人怎么听都是个男人,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黄濑这样偷偷跟自己见面无异于犯了婚约的禁忌。青峰想,不管是这里还是别的地方,这种东西与其说是一种束缚还不如说是一种尊重,但到底是对是错又有谁说得明白。

理解现状的青峰紧紧地握起了双手,青色的眼眸深处暗淡了明亮的光,他没有怪黄濑没有告诉他这些事,他只是很奇怪地感到了难过,耳边族长老人的训话还在继续,黄濑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认错。

青峰抬起头却依然看不到黄濑的表情,这一刻青峰觉得黄濑离他很遥远,遥远得几乎要在眼前消失。青峰就这样安静地看着黄濑的背影,族长老人说了很多青峰听不懂的话,那些像条例一样的东西他是不懂,但青峰更不能理解,为什么黄濑非要接受这样的所谓的命运安排。

青峰很想就这样冲上前拉起黄濑逃跑,当然他不能这样做,这样解决不了任何问题,青峰明白自己可以留在这里已经受到了最大的宽容,所以他必须清楚自己的立场,不然黄濑的处境只会更加麻烦,他只是不想黄濑受到更多的伤害。

青峰觉得自己已经忍耐到极限了,他看了看黄濑咬紧牙关转身离开了这里。

黑子看着青峰隐忍离开的背影,他低下眼帘似乎在思考,然后毅然地跟了过去。黑子觉得有些事情必须由他来跟青峰说清楚,不然青峰就没办法继续留在这里。

黑子走开的时候意识下回头看了一眼还被训话的黄濑,黑子知道,他们都要明白,如果一切回到命运瞬间开始颠覆的地方,那依旧只是一个忽然来自神明的眷顾。

 


 

tbc


  4
评论
热度(4)

© 不不布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