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布知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青黄】舞花(三)

 


自从在这里安定下来青峰就开始在夜里失眠了。

深夜里,一个人独自坐在屋顶上仰望夜空,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这样坐着,仿佛要在缓慢的时间流逝中冲淡自己的存在,以及早已停止不前的思绪。

这种既感伤又文雅的事情可不是他青峰大辉这个神经粗大的人会做的事,虽然很不像,但是,在这个只停留了十多天的地方,夜里睡不着除了看看星空也的确没什么可做的了,没办法的终究是有些事情搁在心里沉不下去。

身后的村子已经沉睡,青峰觉得自己那样看着心里的感觉就会很奇怪,但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或许是因为这里跟自己的村子有几分相似。以前他还在家里的时候还没试过这样静静看过自己从小到大生长的地方,或许现在只是有了一些遗憾。

这里早春的樱花开得很绚丽,总有樱色的花瓣在空中飘扬飞舞。夜里也一如既往,零零落落地从眼前划过,凉凉的混淆着淡淡的花香。很奇怪,在这些感性的时候嗅觉也总会比平常敏感许多。

“唉······”长长一声叹气之后青峰双手撑在屋顶的横梁上身体稍稍后仰,抬着脸仰望轨迹灿烂的星河,青色的眼眸深处映满了许多亮光,闭上眼睛却漆黑一片什么也没有。

“哦!?小青峰!你怎么会在上面啊?”

忽然间从下面传来的声音把青峰吓了一大跳,低下头的同时睁开眼睛一下子就看到了不远处的黄濑,他仰着头张大嘴巴还用手指指着自己,表情有点夸张的惊讶,但又让人觉得他有些喜出望外的高兴。

“什么啊?是黄濑啊。”青峰呼了口气坐起来低头看着黄濑,夜里微弱的光晕染得周围有些迷离,黄濑站在樱花树下,花瓣纷纷落下,他像个离自己很遥远的来自另一个地方的人。

很多时候青峰对黄濑都是那种若即若离的感觉,认识了黄濑,反而更觉得第一次看到的黄濑才是最真实的。

“小青峰你在那里做什么啊?”黄濑一边有点好奇地发问一边向青峰住的房子走去。

几天前见识过青峰剑术的厉害后黄濑就改口叫他小青峰了,不过青峰怎么听都还是不习惯,但又想到跟黄濑叫黑子时候的叫法一样让他在面对黑子时有点小得意,之后也就没说什么默默地接受了。总会听习惯的,青峰当时这样想着还莫名奇妙地笑了起来。

“啊?我睡不来着。”黄濑向着房子越走越近青峰已经看不到他了。

“好巧~我也是呢!”黄濑的黄色脑袋嘿咻一声从屋檐边下冒了出来。

“······这有什么好兴奋的啊。”青峰眼神定定地看着黄濑向他爬过来,然后顺势就枕着后脑勺躺下了。

“什么嘛,小青峰一个人会很寂寞的吧,难得我来陪你了。”黄濑盘起腿坐在了青峰旁边。

黄濑低头看了看合着眼不说话的青峰,眉头紧锁的样子让黄濑想用手戳他的眉心。黄濑想着轻笑一声便抬头看向夜空,璀璨的星河映在黄濑琥珀色的眼里更加闪闪发亮,“呐,小青峰,外面的月亮也是这样的吗?又大又圆的。”

“这个有区别吗?”青峰有点不解地反问还是一动不动地躺着。

“嘛,我也不是很清楚呢,不过这里的环境是有一定程度上受到结界的保护的······”黄濑没有把话说完声音就渐渐低了下来,语气里隐约夹杂着一丝不甘和无奈。

“这样啊······”青峰睁开眼睛看了看挂在天边的月亮又看向了黄濑,现在他只能看到黄濑模糊的背影,他仰着头静静地盯着天上的月亮,青峰觉得这时的黄濑是孤独的,但同时他又不甘屈服于这样的孤独,真是不可思议。

“那,小青峰在外面是不是也经常坐在屋顶发呆啊?”黄濑回头对上青峰的视线,他看到青峰青色的眼眸里正是自己样子。

青峰就这样看着黄濑沉默了下来,他心里有一种强烈的冲动,他想将心中所有的秘密都告诉眼前的这个人,不管什么原因现在的他想这样做了,像想得到救赎一般向信赖的人倾诉自己内心的懦弱和罪恶。

青峰听到自己内心深处叫嚣的声音,他想了想觉得该坦然的就应该痛快地来个了断,于是青峰开了口,“黄濑,能听我说件事吗?”

“嗯?什么事?”听着青峰忽然认真起来的语气,黄濑似乎也猜到青峰接下来要说一些他从未对他人说出口的话,应该说他从遇到青峰开始就在等青峰愿意开口的时刻了。

青峰坐起来接着仰起了头,“一些关于我的事。”

 


青峰对黄濑说他出生在一个比较落后朴素的小城,虽然地方挺大的但却不怎么繁华,说是小城更像是个大村子。他的家族从很久以前就是开染坊的了,在那附近一带也小有名气,在城里头还有一家店在做卖布和做衣服的生意。青峰从小就很无忧无虑,虽然住在郊外的染坊里但城里城外朋友都不少,也一直被家里的人宠着长大。

十岁的时候青峰喜欢了剑术,越学就越着迷,凭借着自身的天赋和不断努力他变得越来越强大,成为了那一带可以说是不败的风云人物。慢慢地理所当然的胜利让青峰渐渐迷失了自己的初衷,虽然每天都会有挑战者气势昂扬地向他挑战,但青峰只知道他自己会赢了。接着剑术变成了一种交易的搏斗,年少轻狂的青峰身上的戾气越来越重,心中莫名的烦躁总是无法宣泄,那种毫无意义的发泄让他渐渐厌倦了身边的人和事,厌倦了自己平凡无奇的生活,对周围的一切丧失了兴趣。

但现实是一个坚固的牢笼,他无法扔下这里的一切毫无留恋地转身离开,然后正义凛然地去追求自己心中不知名为何物的理想。

青峰困在了自己孤傲的牢笼里,过着得过且过的无聊生活,当然青峰心里不可能就此罢休,他只是试着思考自己将来的生活,因为总觉得缺少了什么所以他意识下开始等待可以颠覆一切的契机。

青峰的父母看青峰整天在外面无所事事地游荡,不管家里的生意不说还招惹那些地痞流氓,于是两人就想让青峰早点成家立室,好让他懂得照顾人,成为一个能承担起责任的可靠男人。刚好青峰也到了成婚的年龄,于是一切就顺理成章了。

桃井家跟青峰家是好世交,桃井家的女儿桃井五月早就是他们心目中的理想对象。其实更是因为桃井从小就喜欢跟着青峰玩,青峰也很照顾桃井,两人青梅竹马的感情一直都很好,虽然青峰没有什么表示但桃井这孩子喜欢青峰是他们父母之间都知道的事情,他俩的事双方父母都有表示过赞同。

于是,青峰的父母就带点强硬地要求他和青梅竹马的桃井成婚。

就算知道桃井是真的喜欢自己,但青峰自知自己对桃井的感情并不是儿女私情,感情再好也只是兄妹之间的情义,这样随随便便应承婚事只会耽误了桃井的终身,青峰按照自己的意愿怎么也不答应成婚的事,因为就算对象不是桃井他也会坚决拒绝,他现在没有这个心思更认为这种事是应该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人才能做的。

拒绝成婚的事过了没几天,桃井趁着她家里的人不防备的时候偷跑到青峰家里来了,桃井哭嚷着要见青峰,青峰看到桃井的时候被吓了一跳,他从未见过平时总是笑语盈盈的桃井会变得如此憔悴,她不停地抽搐着,红肿的双眼还不停地流转着眼泪,她的精神状态似乎很不好嘴里还一直在念叨着什么。

青峰被自己的父母教诲时已经对自己说过桃井那边的情况,他只是想不到会闹得这么严重,但青峰更不知道,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值得桃井为自己这样做了。

桃井是青峰母亲带进屋子里来的,青峰父亲早就因为这件事僵持着不管他了。

等青峰不耐烦地走进屋子,桃井也不在意青峰母亲也在场,她跑过去伏在青峰的胸膛不停地问他为什么不愿意娶她,是不是她哪里不够好她可以改之类的话。

青峰站在那里无以言对,对于桃井喋喋不休的话那时他只觉得麻烦,明明很简单的一件事情非要搞得这么复杂。青峰厌烦地推开桃井说她很烦人,说完转身就要走了,青峰没有看到桃井被推开后仿佛一切都没有了的错愕表情,不然他一定不会再次说出那样无情的话,“你要疯就疯,我是不会答应你们这种蠢事的。”这些天青峰也被自己的父母折腾了很久,他不多的耐性早已经没有了。

青峰还没走出门就听到自己母亲万分恐慌的惊呼,“五月不要做傻事啊!有什么事好好说啊······”

青峰急忙回头,他看到自己的母亲不知所措地捂住了几乎要大喊出声的嘴巴,而桃井正慢慢地举起一把小刀,刀子的锋刃不是向着他而是她自己的脸。

青峰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身体以第一反应向桃井冲了过去,“五月,你这是要干什么啊!?”

只是太晚了,红色的液体倏然落下,像放大了无数倍一般染红了眼前的视野。

青峰几乎停止了思考,他拼命地冲上去捉住桃井握着刀划到脸上的手,那一刻他只听到自己颤抖不止的心跳。

没有吵闹,没有哭声,鲜红的血液从桃井苍白的脸上渗渗流下,青峰用力地拧开桃井紧紧握住的刀子,夺过来后就直接扔到了一边。

桃井无力地抬眼看了青峰一眼,她喜欢青峰,而青峰此时明明只看着自己,但他脸上那个惊慌失措的表情却让她心痛不已。

桃井露出一个几乎要失声痛哭的苦笑就慢慢闭上了眼睛,失去意识的她依靠在青峰的怀抱里倒了下来。

“快去叫人!”青峰几乎失控地大吼了一声,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哭了,只觉得眼睛很痛,痛得他快要无法睁开。

门外刚好走过的仆人被眼前的一幕吓呆了,听到青峰几乎是嘶吼出来的话才慌慌张张地跑去叫人帮忙。

青峰低着头抱着昏阙的桃井跪在地上,捂住伤口的手已经沾满了鲜血,那种暖暖的感觉却让青峰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

“五月这孩子怎么这么傻啊······”青峰母亲已经哭了,声音有些沙哑,从刚才的事回过神来她就急忙地过来扶住桃井,“大辉,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要强呢······其他事情我们都可以放任你,任你自己去胡闹,但是······但是也要好好考虑一下别的啊······”说着青峰母亲又哽咽着哭了起来。的确,青峰这些年来的消沉也早已经让他的父母无可奈何了。

青峰默不作声地将桃井轻轻托到了母亲的怀里,他站起来呆然地看了看桃井那张被血染红却显得更加苍白的脸,没有平时吵吵闹闹的样子,静静闭合着双眼毫无生气。

青峰后退几步握紧了双手然后就像发疯了一样跑了出去,他不顾自己母亲慌张的呼喊,不顾这里发生的一切,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他只知道他自己懦弱地逃跑了。

青峰跑出家门不久天就开始下雨,青峰在雨中发疯地奔跑,雨水模糊了视线,耳边只有嘈杂的雨声,他除了彷徨地逃跑什么也忘记了,这场雨隔绝了他的世界。

其实青峰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但是他还是决定离开这个有着自己重要的人有着自己全部回忆的地方。

在离开之前青峰曾偷偷地到桃井家附近打听过情况。青峰那时躲在隐蔽的角落正好看到桃井一个人静静地坐在了庭院里,她的脸上贴有一块白色的药布但看上去气色还算好,他暗暗地抓紧了自己的手,但确认桃井没事之后青峰就真的决定离开这里了。或许终有一天他会想明白然后再次回到这里,或许永远也不会有那一天,谁又知道呢。

因为不知道去哪里青峰就一直向着南方的路走。旅途上青峰凭着自己过人的剑术勉勉强强养活了自己,偶尔当个半路子的赏金猎人,偶尔替人护送些重要的物品,甚至还会参与一些不法的比赛交易,像他那时还在城里一样,这一点最让青峰有所抵触,那时他是无知而现在就算知道也是迫不得已。

然后有一天,青峰遇到了自己小时候结识的来此地寻医的友人,他从友人口中得知了桃井脸上留下疤痕的消息。

那天又下起了雨,青峰失魂落魄地走到了深山里,他迷了路但仍然不停地走,徘徘徊徊,直到他眼前出现一个像神明一般存在的人。青峰在看到那个人的瞬间感觉很奇怪,时空惚恍倾覆,雨天化晴,静默的注视几乎让时间停止,柔和的暖色夕光映照在他们身上恍如隔世,然后青峰看着他就要在眼前消失不见就情不自禁地追了上去。

 


一直到了此刻。

“黄濑······”结束了几乎被自己尘封起来的记忆青峰叫了黄濑的名字,但又想不到自己接下来要说些什么,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任由自己的声音在空气中慢慢下沉。

其实现在想想,那个时候桃井哭得撕心裂肺的模样依然让他心痛不已,明明是自己让她变成这样的,自己却推开了所有责任,落荒而逃了,青峰低下头抿紧了嘴巴。

听完青峰的话黄濑依然安静地抬头看着夜空,琥珀色的眼眸却是暗淡的,他不知道青峰在独自面对那些事情的时候会不会觉得很痛苦,他不是很明白那种感受,但是寂寞的话他还是稍稍能够体会到的。

“桃井小姐一定是因为太喜欢小青峰才会这样做的,而且,”黄濑回头表情柔和地看着青峰,“我觉得桃井小姐是不会责怪小青峰的,她也一定早就原谅你了,所以,如果你回去的话······”说到这里黄濑眯起眼睛轻声笑了出来,“我还没想好会发生什么事,但一定都是好事啦。”

听着黄濑黏腻的话语,黄濑脸上温暖的笑容在眼里慢慢融化,青峰只觉得自己顿时安心了下来,“······你是笨蛋吗。”说不定呢,因为他还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不过,在这里的话他会找到答案的吧。

黄濑看着青峰低沉的脸终于放松下来心里也跟着松了一口气,然后就闷闷地囔嘟起来,“唉,其实我也好想好想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啊。”

黄濑虽然是故意这样撒娇埋怨的,但青峰知道黄濑作为神巫之子其实很多事情都身不由己,青峰叹了一口气然后抬手抚上黄濑的脑袋笑着说,“打起精神来吧,一定会遇到的。”就算明知道是虚假的空话但青峰是真的这样希望的。

忽然被青峰厚大的手掌抚摸着脑袋黄濑有点反应不过来,停下来想了想然后就不由自主地脸红了。第一次跟别人说了那么多好像与自己的身份无关紧要的话,第一次这么亲密地靠近别人,这让他有点莫名的紧张,青峰的手还在他的脑袋上动来动去黄濑只觉得自己的脸还在升温,心脏还砰砰地乱跳了起来。

“哦,你脸红了吗?真是可爱。”青峰敏锐地发现了黄濑此时有些僵硬的动作,以及他透在脸上张扬的红晕。

“什、什么可爱啊!我可是很帅气的哦!”黄濑打开青峰的手不甘心地喊到。

看着黄濑羞涩扭捏的模样青峰忽然想知道黄濑究竟多大了,虽然样子还挺稚气的但大概是人长得太高大青峰有点猜不准,“话说起来,黄濑,你现在多大了啊?”

“十七岁了啊,夏天的时候就要十八岁了,”黄濑停顿了一下,接着就没头没脑地感慨了起来,“想想等到明年的这个时候我就要跟神明大人成婚了呢,感觉很不真实啊。”说完黄濑就笑了。

这个笑隐藏着多少困惑青峰多多少少看得出来,“哦,原来你才十七岁啊,还真是小鬼一个啊。”之前还一口一个青峰君青峰君的叫还真是傲慢,青峰在心里暗暗吐槽,看着黄濑表情故意有些感慨。

青峰没想过要提起这个问题也没想到黄濑会自己先提起来,其实看黄濑偶尔透露出来的隐忍表情,他很清楚黄濑并不想成为神巫之子更不想跟神明成婚,他最想的大概是离开这里吧,要说自己为什么会知道那也只是一种强烈的直觉而已。

“哈哈,也就是说小青峰已经到了大叔的年纪了吧。”黄濑不反驳青峰说自己小鬼反而取笑他看起来年纪大。

“哈?!开什么玩笑?我现在才是个二十四岁的良好青年啊,以后别用大叔的眼神看我。”听着黄濑理直气壮的语气青峰不禁白了他一眼。

“但是小青峰看起来好老哦,皮肤黑还长得那么凶。”黄濑说得颇为认真。

“唔···这不是没办法的事吗······”青峰咂嘴,但想到哪里不对又立刻伸出手揉乱黄濑的脑袋,“什么啊你这家伙!”

刚开始偷笑的黄濑冷不防地受到青峰的惩罚,“哈哈哈······小青峰快放开啦,你要弄散我的头发了······”

黄濑一边笑一边死死地护住他的长马尾,青峰也懒得再跟他闹就慎慎地收了手。

“不过,”黄濑整理好自己胡闹过度的模样,眨眨眼睛然后咧开嘴巴笑得有些骄傲,“小青峰还是很帅的哦。”

“······这点我也认同啦。”仿佛第一次看到黄濑如此纯粹的笑容青峰不觉有些不好意思了,虽然稍稍移开了视线但还是忍不住再看了他几眼。这家伙是不是一直都这么直率的啊,青峰有些摸不着头脑。

之后黄濑缠着青峰说了很多外面的事情,青峰毫不吝啬地跟黄濑分享那个对黄濑来说还一无所知的世界,黄濑则听得心花怒放。

 


那天晚上青峰觉得自己在哪里变了一点,或许,黄濑也是。

 

 


tbc


  6
评论
热度(6)

© 不不布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