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布知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青黄】舞花(二)

 


第二天,青峰几乎是睡到中午才醒过来的,正当他揉着混混沌沌的脑袋觉得肚子饿到不行的时候,视线的余光便发现了放在桌子上的一笼包子,他想应该是这里的人给他送过来的食物。

之后青峰也没多想什么,起来随便洗漱了几下便坐下来开动了,当吃到包子竟然还是热着的的时候青峰不禁有些吃惊,不过回想起昨晚的经历和大概了解到的事情,虽然还是会觉得很不可思议但还是很快明白了现状,以及自己现今的状况。

这个地方似乎是隔离世俗存在于在神域之下的守护之地,而自己大概是留在了一个负责供奉神明的巫村里了。青峰也不知道自己是运气好还是不好,落魄地徘徊在这种荒凉之地竟然还让他遇到了神明。

不过,那个叫黄濑的家伙似乎并不是什么神明,虽然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青峰真的以为自己看到了远离尘世,脱俗又高高在上的神明大人。回想起那个人那个时候静静注视着天空的模样青峰不觉就笑了,那一定是他见过的最纯粹直白的目光,不然他不会那么情不自禁地追了上去。

青峰吃完手上的肉包继而吃起了第二个,但心绪转换间,那些不愿意想起的事情便连同自己的愚昧和负罪感瞬间涌上了心头。

青峰沉下气一言不发地便把盘子里的肉包全都解决了,吃完后他静静地坐在那里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周围很安静,他有些不习惯,但他还不想说话也不想出去见到谁,就算在这里他根本谁也不认识。这样想着青峰就如同放纵般无力地倒到了床上,闭上眼睛,仿佛要将自己埋进一个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的地方,压抑宣泄内心所有的悲愤和不安。

就这样三天过去了,青峰基本上把自己困在那间小屋里不愿意走出去,当然也没有人会来打扰他。他躺在床上想了很多很多但又好像没想些什么,每次不知不觉地就会睡着了,而每次醒过来又会发现有新的食物放在了桌子上,更贴心的是时间段不同送来的食物也不同。青峰没有去猜这到底是谁做的,当然也不可能猜得到,不过自己被这样放纵着还真是有些奇怪。

明明都已经是个成年人了,青峰模模糊糊地想着辗转着又落入了梦乡。

第四天醒来的时候青峰忽然很想出去走走,毕竟再这样消沉下去他也不会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更不会得到神明大人的原谅。还躺在床上的青峰无力地笑了笑,看来自己都有心情开玩笑了,暂时就不要再让他去考虑人生那种大事了吧。青峰从床上起来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他决定去找黄濑和那个叫黑子的人道个谢,毕竟是有他们的帮忙他才可以留在这里的。

 

这个地方不算大青峰也还算认路,凭着那个晚上模模糊糊的记忆青峰想去一次那个神社看看,虽然不知道唯一认得的那两个人在不在那里,但青峰也就这样想都不想地走在了去神社的路上。

青峰从自己住的小屋出来走过一条小道后才开始看到有住在这里的人,青峰有些懒散的目光随意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当然青峰这么大一个陌生人独自闲晃在路上也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不过大概是所有人都知道村里来了位外来的客人,所以他们的目光里并没有其他特别的意思,他们最多就是多看几眼认个人罢了,青峰还不时收到这里的年轻女子表示友好的温柔笑容。

村子里还算热闹,房子和这里的人看起来都普普通通的,偶尔青峰还会看到三两个元气满满的小孩聚在一起打闹,倒也没有看到穿着正式的巫子和巫女,青峰还记得黄濑和黑子的衣着跟他们是有些不同的。

说实话青峰觉得这里跟外面普通的村子也没什么不同,要说真的有什么不一样的话,那应该是这里的一切都安宁得让人沉浸,还有就是每个人都必须肩负起来的高尚使命了吧。

神巫之村,从字面上的意思青峰也大概了解得到,渊源与命运这种东西。

青峰停下脚步抬头看了看那座相当让人叹为观止的神社。背靠着隐秘的山林,红色的梁柱构架起整座巨大的殿堂,几排金黄色的铜锣错落地从梁上吊下悬挂在半空,伴着空灵的响声五彩的大带子在风中悠悠飘扬,两只狐狸样子的守护兽安然地蹲立在大门的两旁,门的上方还点燃着两个素色的大灯笼,华丽却依然庄严宁静的气息让青峰觉得肃然起敬。

青峰就这样站在门外看了一会,直到有一个穿着红色绯袴的巫女请他进去时他才缓缓回过神来,那个巫女把青峰带到里面的供奉殿便离开了,但供奉殿里除了一些必要的摆设就什么也没有了,青峰只好一个人默默地站在那里发愁。

“青峰君。”

“呃?!”声音忽然从耳边响起青峰被吓了一大跳,他意识下侧头看到旁边站了个人,认出是黑子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后青峰才缓缓松了一口气,“哟,好久不见。”

黑子礼貌地点了点头表示回应,接着开口说到,“黄濑君还在练习舞艺,不过,”黑子低头想了想,“如果不打扰到他的话我也不介意你在旁边看一看的。”

“嗯?哦。”青峰有点反应不过来黑子话里的意思,不过还是跟上了黑子往殿里面走的脚步。

“青峰君,你也知道这里并不是普通的村子了吧。”黑子忽然问起了话,应该是想让青峰清楚并知道留在这里的一些基本意识。

青峰听着点了点头,但意识到对方看不到自己的动作又小声应了一句,“嗯。”

“我们神巫之族除了要守护在神明的神域之地下,还肩负着培育出出色的巫子或巫女,也就是神巫与神明完成婚约,继而辅助神明的使命和职责。”黑子顿了顿继续说到,“黄濑君是我们村子的巫子大人,在与神明大人订立婚姻仪式之前必须要好好地完成各方面的修炼才行,这是作为神巫之子的使命。”

黑子一边走在前面一边跟青峰说话,述说的语气平平稳稳青峰听不出黑子话里带了怎么样的情绪,他也只是跟在黑子后面听,没有搭话也没有要说什么。在撞到黄濑的那个时候他也听到黄濑在说他自己是什么巫子大人之类的话,但真实感是青峰怎么都觉得黑子比黄濑更像,或者更适合神巫之子这个身份,虽然这个念头毫无根据更是颠倒了事实。

黑子知道青峰还在听便自顾地继续说,“那天晚上我对族长大人说有需要你帮忙的地方才把你留下来的这番话,这个并不是借口,我是真的有这样的打算。”

听黑子这么一说青峰倒是想起来是有这么一回事,但是要他帮忙什么的青峰实在没办法想象,自己能在被神明庇护的村子里干出什么大事,“那个······”

没等青峰把话说出口黑子便回头打断了他的话,还做了一个小声一点的手势,“青峰君请暂时安静地跟我进来。”

青峰张了张嘴,愣愣地看着黑子轻轻跨过高大的门槛走了进去,青峰怎么都觉得自己一直在跟着黑子这个人的步调走,心里也不免有了些猜想。

进门之后是一道用屏风间隔开来的行道,青峰左右看了看估计着两边都可以走到里面去,于是他就随便往左边转了,虽然黑子走的是右边。

隔着屏风青峰隐隐约约听到从里面漏出的优美曲调,等他走到行道的尽头抬眼往里面看时,他的目光便被一抹舞动着的金黄色占据了。

屋社中央的地板上铺了一大块白色的织布,此刻,黄濑正在其中随着响彻在屋里的曲调轻柔地舞动着身体,双手有节奏地挥摇着带有五彩带子的神乐玲,掂着赤脚在旋转,艳丽的红色和衣扬起了衣袖,在空中划出美丽的弧线,散落开来的金色长发随着流利自然的动作摆动,飘逸至极。

神乐玲发出的清脆乐声空灵地荡漾在耳边,青峰定定地看着在眼前安静地跳着舞的黄濑,心底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动容,也不是说青峰对这样的黄濑忽然产生了什么别的想法,只是单纯的对这种纯粹的祭祀仪式油然而生了敬意,只是此时,他眼里看到的是黄濑。

“青峰君。”

“呃?!”因为看得太过出神青峰再一次被黑子那默默扬起的声音吓到,“······我说黑子,你能不能不要突然这样吓唬人啊。”

黑子笑了笑,然后挑起眼眉看青峰,“虽然很想对青峰君说,请叫我黑子大人,不过想了想还是觉得算了。”黑子说完便把目光投向了黄濑。

“哈,这样说来你还真是受尊重呢。”青峰有些感叹地看了看黑子,同时觉得自己不太会应付黑子这个人,气息太平稳的人反而更让人难以捉摸。

“还好吧。”黑子脸上本来就不太明显的笑意稍稍收起了些许。

这时乐曲缓缓地停了下来,青峰眼看着黄濑瞬时带着与刚才截然相反的表情迅速地朝他们跑来,带在身上的铃铛还铃铃地响着,青峰顿时觉得黄濑有点,有点不顾形象,明明刚才还那么美好地流露出淡淡的安静和柔和,现在却笑得有点傻兮兮的,特别是他还一直重复地喊着小黑子这三个字。

“啊,青峰君,你终于肯从房间里出来了吗?”黄濑一跑过来便蹭到了黑子旁边。

“嘛······”青峰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应答,也没发现黄濑对自己的称号略有不妥。

黄濑像是放心了一般高兴地眨了眨眼睛,“那就好了~”语气竟然还带了些高扬。

青峰笑了笑表示回答,心里却有些不明白黄濑是怎么想他的事情的。

“黄濑君,从明天开始青峰君会负责教导你的剑术,你们两个要好好相处哦。”黑子忽然很正经地插了话。

“哈?!”

“诶?”

青峰和黄濑则是同时发出一声惊叹,以及摆出一个震惊并困惑的表情。

青峰吃惊是因为不明白为什么黑子会知道自己擅长剑术,尚且不说自己在这方面真的已经足够强悍,如果是单从他身上的这把长刀就作出判断的话,那也未免有些太过轻率,这种一切都被安排了的感觉就算他不多想也还是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而让黄濑震惊的不是黑子让青峰教自己剑术这件事,也先不说青峰的剑术如何,自己在这方面早已无师自通甚至很强了,他根本不需要再去修炼,但仔细想了想,黑子为什么要这么做黄濑多少也意识到了原因。

“黑子,这种事交给我没问题吗?”青峰皱眉,他不是不愿意只是心里有疑惑,难道这里就没有可以教黄濑剑术的人,这样随随便便地交给一个忽然闯入的外人真的没有问题吗。

“青峰君别误会了,”黑子抬头看了看黄濑然后再看向青峰,“黄濑君并不是什么初学者,在这里他可是最厉害的哦。”

青峰听了更是疑惑,那干嘛还要他教啊,不礼貌的话倒没有真的说出口,青峰只是无奈不禁稍稍沉下了脸。

“这样啊,那请多多指教咯,青峰君。”黄濑微笑着对青峰比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哦。”青峰轻声应了一句气势不高,随即想了想其实也觉得没什么了,反正自己在这方面很强,这样的话自己留在这里也的确有了一个理由。

“好了,黄濑君,请你回去继续练习不要趁机偷懒了。”带着一点乐趣意味黑子又不留情面地对黄濑说起了教来。

“小黑子好过分,我明明只是过来打个招呼的······”黄濑撅起嘴巴埋怨,但还是跑了回去继续练习。

青峰看着黄濑脸上多变的表情心里不禁有些陌生,虽然他本来就不认识黄濑这个人。

“请青峰君放心,黄濑君除了智力跟不上身体的成长,其他方面还是发展得相当不错的。”黑子淡淡地说。

“哈?智力?”青峰不解,他低头看着黑子脸上浮现的淡淡笑意觉得自己不应该再多问,如果他要留下来的话,不久之后他便会了解到一切。

现在,才是开始而已。

 


直到后来,青峰才渐渐明白黑子这样做的原因,黑子只是在利用他擅长的才能让黄濑能够专注于这里而不是外面而已。

青峰自觉黄濑应该比他聪明,想必黄濑肯定是知道的,但是,为什么这种关系会变得如此纠缠不清了,既然黄濑并不想成为所谓的神巫之子的话。

青峰也知道无论自己怎么想都好他都管不了,他本来就不是这里的人。

但是,他却留在了这里,对于这件事也一定会有谁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微小变化抱了期待吧。

 


 

tbc


  7
评论
热度(7)

© 不不布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