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布知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青黄】はじめまして 初次见面(七)


 

自从和青峰相遇,很多时候黄濑都会觉得这一切都太过于幸福,幸福得有些虚幻有些不真实,让他觉得自己是不是一直都在做着同一个梦,就算那个梦是多么的平凡多么的千篇一律,但如果终有一天要醒来的话,那一个梦忽然就要结束的话,他大概会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种事情黄濑无法想像,也不能去想。

但每一次意识到的时候,他又会自顾地恐慌起来忍不住变得懦弱,一次又一次偷偷让泪水带走那深不见底的恐惧和不安。

黄濑总是贪婪地向神明大人祈祷,祈祷他们可以这样在一起很久很久。

春天又来了,樱花又开始肆意地盛开,黄濑已经记不清这是他经历的第几个春天,他只记得他和青峰一起牵着彼此的手走过了三十八个春天,一起笑着看了三十八年的樱花。

但接下来还会有很多个三十八年,谁也不知道。

 

初春的空气还很冰凉,夜里袭来的阵阵寒意总会让人觉得冬天还意犹未尽。

青峰披着单衣静静地靠站在屋檐的阴影处,他有些疲惫的脸孔看不清表情,高瘦单薄的身影被深深埋藏在昏暗中,但那双深沉的深蓝色眼眸却依然凌厉,视线注视的地方一分一秒都不曾移开。

青峰家的大庭院里有一棵很高很大的樱花树,就在那里,黄濑正仰着头默默注视着遥远天际上的渺小星辰,他嘴角的弧度微微扬起,但青峰知道黄濑并不是在笑,那是他本来的弧度,看起来就像在笑一样的弧度。

凉风抚过黄濑带着落寞的面容,撩起那柔软的金色发丝,扬起那薄薄的白衣袖,绚烂的樱花从他身上轻轻划过未曾停留。黄濑被幽暗的夜色包围安静地披上了一层迷离的柔光,他很美,却美得让人心痛。青峰觉得自己无法靠近那样的黄濑,他总是这样止步不前,默默地看着他形影单只的背影,甚至忘记了呼吸,忘记了时间。

但时间总在孤寂中慢慢流逝,将所有思绪都流失殆尽,是不是,就算跨越千年这个世界都只会一如既往地前进,不会后退,不会停滞,除了向前别无选择。

青峰不知道答案,又或许他只是不想知道。

青峰习惯性地皱了一下眉头,他暗下眼眸视线就被一层透明的液体模糊了,那是无可奈何的事情,青峰知道那是他的眼泪,这是他至今为止第一次为眼前的人所落下的滚烫液体。青峰掩面惊慌失措地拭去自己的泪水,然后又慌忙地将视线放回到黄濑身上,他忽然发现,黄濑左耳上的青色耳环已经黯然失色。

那个青色耳环是青峰给黄濑唯一的一样东西,其实青峰一直觉得那样是在用狡猾的方法将黄濑困在自己身边,他从来都没有对黄濑说过那些一生一世话,黄濑也从不向他提及,就连那个唯一的青色耳环青峰也是很偶然地送给他的,并不是特意去准备什么的想法。但青峰相信黄濑跟他在一起是幸福的,因为那一双明亮的琥珀色眼睛一直都在看着他,一如既往的痴迷,那么不顾一切。

青峰知道自己根本不能对黄濑许下永远的承诺,黄濑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他不能连那些都自作主张地全部夺走,这样对他并不公平,所以他选择了沉默。

黄濑至今还是十八岁时候的那个模样,年轻,漂亮,依然让他心动不已,不,就算他已经跟自己一样年老,脸上留满岁月沧桑的痕迹,他也一样会心动不已地爱他,也一定会比想象中还要执念地爱着,这样深深地爱着。青峰想着忽然就笑了,他却笑得那么不知所措。

其实青峰知道黄濑是在那里哭,就算内心多么撕心裂肺地挣扎也只能无声无息地落下眼泪,除此之外无能为力。就在这一刻,青峰毅然决定要去做一件事,一件他现在不得不做的事情。

青峰放下手上的拐杖拖着缓慢的步伐慢慢靠近黄濑,直到将近在眼前的人紧紧地搂在怀抱。黄濑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仿佛一开始就知道青峰在那里,他只是安静地接受青峰仿若倾注所有的拥抱,残忍地已经无法回应这样抓紧自己的他。

一直以来青峰都知道黄濑会在睡不着的夜晚偷偷跑来这里,黄濑也一直都知道青峰会在某处静静地陪着偶尔哭得泣不成声的自己。多少个夜晚,他们都这样痛苦地逃避过,挣扎过,但是,谁又可以跨越那些日渐走远的时空。永远这个问题,大概永远都没有答案。

唯一的这一次或许也是最后一次,青峰用尽所有的力气去拥抱了黄濑,但并不是因为想要挽留,单单的只是因为爱,想要再好好爱一下这个喜欢到不得了的人。

 

每当春天到来的时候,纷扰的樱花总是不停地在空中飘扬,黄濑总对他说那是春天里一场无休无止的花雨,是樱花永不凋谢的盛会,但是青峰知道当它们在空中飞起的瞬间它们的生命就已经开始结束了,而那一场雨也会在春天结束之前结束。

青峰有点不太懂黄濑所说的无休无止的意思。

青峰只想这样牵着黄濑的手和他一起走很远很远的路,这件事情青峰早就在把黄濑留在身边的时候想好了。

 

 

tbc


  6
评论
热度(6)

© 不不布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