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布知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索香】虫草花

短篇完结。

2016第一篇文(其实算是跨年了,本来想着年底搞定的T T但事太多

某晚吃饭看电视的时候看到节目里介绍了这个汤,然后好喜欢虫草花这个名字,于是就有了这个故事(好莫名

虽说从小到大喝了不少汤水,但自己还真没印象喝过这个233 所以对这个东西的了解基本都是从网上来的,以及对食物和味道的描写什么的大概会存在一些bug,有的话求指正><

总之今年也请多多指教啦(心型)

——————————————————————————————


清晨到达小岛后,黄金梅丽号便在岛屿的岩石群后面抛下了船锚。

这一次,他们要在这座天气寒冷干燥却没有下雪的小岛上停留差不多三天的时间。好在这地方就算气温比较偏低,也是一个阳光明媚让人心情舒畅的晴天,而且是个热闹繁华的好去处,不愁会没有乐趣。

早在登陆之前路飞就嚷嚷着要去冒险和吃肉了,还顺便一脸若无其事地向旁边的娜美要更多的零花钱用。

鉴于不久前从空岛上获得了一堆价值不菲的黄金和珠宝,视财如命的娜美也难得阔绰地给每个人加了三分之一的零花钱,因为用不着特意留下来看船还另外给了住旅馆的费用,那极其豪爽的态度吓得一帮爷们都忘记了高声欢呼,眨眨眼相互质问了几句便毫无疑问地被娜美加送了一记爱的拳头。

于是乎,一行人吵吵闹闹地吃过早饭便各自背上行囊兴高采烈地去了岛上。

山治洗完盘子,想着时间比较充裕就打算明天再去市集采购食材,于是清点了一下仓库和冰箱里的存货,紧接着便开始对厨房的各个角落进行一番彻彻底底的大扫除。

因为山治平时也很注意卫生,扫除工作很快就干净利落地结束了,正当他刚坐下来准备吸口烟的时候,厨房的门被人轻轻推了开来。

“啊啦,山治君,你还在船上啊。”以为这个时间点船上已经没人的娜美看到山治时脸上不禁有了些意外,接着很快又弯起嘴角笑起来问,“现在,方便给我冲一杯咖啡么?”

回过神注意到有人来了厨房,山治抬起眼正好看见身上裹着毛毯的橘发女孩微笑着关上门走进来,看样子应该是直接从寝室里过来的,耳朵在听到娜美甜美的声音的下一秒他就本能地站了起身,甜腻腻地傻笑起来回应对方,“是,美丽的娜美桑,我当然非常乐意~”说着便迈起轻快的步伐大步往灶台那边走去。

“唔,这次想喝味道不那么浓郁的呢。”娜美继续补充到。

“好的,完全没问题~”

山治乐滋滋地上下晃动着咬在嘴边未点燃的香烟,先点起火烧着开水,从底下的柜子里取出一套干净的杯子和一个玻璃质地的咖啡壶,继而有条不紊地将需要用到的东西陆续拿了出来。

娜美走到饭桌边上坐下,裹了裹身上的厚毛毯同时困乏地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随手把杯子用清水重新冲洗一下放好,山治开始一边跟身后的娜美说话,一边用勺子从铁罐中取出研磨好的咖啡粉倒进壶顶的容器内,“不过,很少见娜美桑来到这么漂亮繁荣的小岛没有跟罗宾酱一起出去购物呢,还是说有什么其他想做的事情吗?”

灶台那边即将煮开的热水在壶里沸腾着发出一阵阵细小的声响,娜美单手撑着脸颊想了想,慢慢说到,“嗯,其实也没什么啦。”

听着对方明显没什么干劲的语气,山治意识下皱了皱眉头,立即回头看了看并十分担忧地询问到,“我说娜美桑,你没事吧?”

“嘛,大概是这几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很难入睡,而且总是在做梦,所以感觉有点累了吧,休息一下就好,没什么大不了的。”娜美连忙摆摆手表示不要紧,但仔细一看,她的眼睛下已经因为睡眠不足有了淡淡的黑眼圈,此时的表情比起往常活力四射的模样也多了些疲倦。

“晚上失眠多梦吗……之前也没有听娜美桑说过有这回事,是跟这座岛寒冷干燥的气候有关吗?”山治自言自语地小声嘀咕起来,心里悔恨自己怎么没有早点注意到这个问题,只好回过头继续手上的活儿。

他熄了火,拿起热水壶来回绕着小圈,慢悠悠地将沸腾的热水冲进装好适量咖啡粉的壶里,不一会,安静清冷的空气中便迅速充满了一股浓厚香醇的香味。

接着,他往旁边的杯子倒上一小杯,按照娜美的习惯随手加上三颗方糖再用勺子慢慢搅匀,最后往上面撒上一些类似于糖粒的白色颗粒便满意地笑了笑。

“来,娜美桑,为你特制的美味咖啡已经冲好了。”山治动作优雅地将刚刚冲好的冒着热气的咖啡送到娜美跟前,脸上是与平时很多时候都不太一样的恬静笑容,“请慢慢享用。”

“啊,谢谢。”娜美也笑起来道了声谢,站起身接过咖啡准备回去寝室,“对了,山治君,我待会画完航海图打算直接睡个觉补补眠,午饭的话就不用做我的那份啦。”

作为草帽海贼团的厨子,山治平日就特别注意伙伴,尤其是娜美和罗宾的饮食,根据每个人的偏好在各方面都尽量做到营养均衡,除了在特殊时期,他们的三餐下午茶加宵夜绝对一顿也不会落下,现在听到娜美说不想吃午饭,他那圈圈眉毛顿时就拧了起来,“娜美桑,这怎么可以……”

“没事的啦,我已经跟罗宾约好了,她大概傍晚的时候会回来一趟,等去了岛上的旅馆我绝对会肆无忌惮地大吃一顿补回来的。”娜美一边说一边走到门口处拉开了门。

既然娜美都这么讲了,山治就算心里担忧也没再继续说些什么,下一秒就又变得花痴起来,合着双手无比真挚地看着对方,“啊,是属于美丽淑女之间的约会啊,不知道我能不能有幸一起跟着去呢,作为骑士的我愿意为高贵的你们做任何事情~”

“不行哦。”娜美果断拒绝他,甜美地笑了笑就关上门离开了厨房。

“冷漠的娜美桑也一如既往的美丽……”山治深受打击地叹了一口气,转而又沉默起来苦恼地挠了挠头发,心里思考着该做点什么才能解决娜美目前的异常状况,毕竟在各种不同的气候中,饮食方面的搭配和调理也是非常重要的,之前他真是太他妈大意了。

 

 

在厨房里抽着烟沉思了好一会之后,山治还是决定先去岛上的市集里转一圈。

虽然这里的阳光好好,但气温却像下雪了一样的冷,一阵阵袭来的寒风更是让人忍不住瑟瑟发抖,山治裹紧身上的棉大衣,缩了缩脖子尽量将脸藏在暖和的围巾下。

啊啊,即使天气很冷,但这座岛的淑女们都好可爱,要不要过去搭讪好呢~

所谓花痴的本性难移,山治这丫一边大步走着路,还不忘一脸笑眯眯地打量四周围,追随着擦肩而过的女孩子频频回头。

绕着人来人往的繁华街道走了一段时间,山治很顺利就找到了位置靠近海边的菜市场,大概是早市的时间已经过去,在店铺之间走动的人并不是特别多。

这个市集规模还挺大的,沿着海岸线搭建了好几排长长的帐篷分门别类地进行摆卖,最外缘的则是一些固定店铺,遥眼看去,视线里尽是新鲜的蔬菜水果和各种鱼肉,商品琳琅满目。

行走其中的山治一边晃着金灿灿的脑袋四处张望一边在心里计划着明天早市来采购的大概路线。

走到一个拐角的时候,山治隐约闻到一股淡淡的平时很少见的气味,于是他停下脚步往旁边看了看,发现最角落的店铺门外用许多大型玻璃罐从高到低地列摆了各种各样像是汤料一类的干货。

出于好奇,山治慢慢转身往那边走了过去,湖蓝色的眼珠子迷惑地打量起玻璃罐里的东西。

山治刚走过去没一会,一个穿得十分花俏身材圆润的中年胖大叔便从店里大大咧咧地迎了上来,估计是这家店铺的老板。

“这位卷眉毛的小哥,要点什么?”胖子大叔热情洋溢地招呼到。

“老板,我想请问一下这些都是用来做什么料理的?”山治弯起嘴角礼貌地笑了笑,“还有,拜托您就不要叫我卷眉毛的小哥了……”一想起某个绿色的家伙他心里就毛躁。

“哈哈哈,我们家是专门卖药膳用的药材和汤料的,你有什么需要吗,金发的眉毛小哥。”胖子大叔爽朗地大笑几声,抬起手往旁侧帐篷的柱子指了指。

山治干脆忽略对方揪着自己漂亮的卷眉毛不放的称呼,随着大叔所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那里挂了一面褐色的旗帜随风飘摆着,上面写了一个大大的似乎跟药材没什么直接联系的“膳”字。

“药膳吗……”他回过头,继而弯下腰去看挂在玻璃罐上的木牌子,名字算是有些许印象,但以前在芭拉蒂的时候他们做的一般都是西式料理多,这种养生的膳食还是比较少接触的。

“哎呦,你想知道什么就尽管问吧。”胖子大叔见这金发青年斯斯文文的也比较待见他。

山治直起腰,大方地请教到,“哦,是这样的,我们船上漂亮的航海士小姐因为这几天晚上总做梦睡得不太好,所以想做些东西好好调理一下,不知道老板您有什么适合的菜式推荐呢。”

“原来眉毛小哥你是船上的厨师啊,明明看起来这么年轻,真是了不起。”

“嘛,厨师倒是厨师啦。”不过是臭名昭彰的海贼船上的,山治隐隐地笑到。

“其实也不用很麻烦,简单点你就煲一个适合现在喝的汤水好啦,对失眠多梦的人绝对管用。”胖子大叔一边说一边往里面走了几步,从后排的一个玻璃罐中取出一小把黄橙橙的东西给山治看,“待会去那边买个新鲜的鸡,再用这个和其他汤料一起炖汤,还补血养颜。”

“哦哦,这是什么?金针菜?”山治从衣兜里伸出手,接过胖子大叔递过来的色泽艳丽的橙黄色条状物,弯曲的形状因为晒干而显得有些干硬,他仔细看了看,才发现有些有孢子头有些则没有。

“看模样的确是有点相似,不过这东西叫做虫草花,可以作汤料,也是现在一种比较受欢迎的药膳食材。”胖子大叔接着开口介绍到,“还有哦,虽然这玩意叫这个好听的名字,但它非虫也非花,是人工培育出来的虫草子实体,营养价值挺高的,而且我们店里卖的东西绝对都是质量好的。”

听着胖子大叔娓娓道来的解说,山治将拿在手中的虫草花放到鼻子下闻了闻,虽说颜色过于艳丽让人不太放心,但气味闻起来还是比较清香舒服的。

随后,山治在胖子大叔那里得到了几个与虫草花相关的食谱,买好汤料和一些必要的食材便回船上去了。

山治拿着大袋小袋的东西回到梅丽号时已经过了中午十二点,炖汤大概需要三个小时,他看着怀表算了算时间,估计着应该能在傍晚之前做好,于是自己简单地煮了个意面,吃完便直接开始处理食材,准备为娜美和罗宾炖个好汤补补身。

 

 

索隆从岛上的铁匠铺回到梅丽号的时候没想到山治还会在船上,所以当他推开厨房的门看见那个穿着围裙的修长身影时心里不禁跳了一下,“厨子,你还在啊。”

这会山治刚好把炖汤的大火调成文火,听见索隆一贯没什么起伏的低沉嗓音,他慢慢放下手中的湿毛巾才漫不经心地侧过头去看了对方一眼,“哦,我还以为你个路痴不迷路到晚上是回不来的呢,绿藻头。”

“老子才不是路痴,更不会迷路。”

索隆关上门径直走到了酒架跟前,站在那儿摸着下巴认真想了想,然后忽然踮起脚从柜子的最上面取了一支相当小瓶的酒。

他走到山治旁边直接将它递过去,“喂,今天有点冷,帮我温一下。”

“你丫知道这是我的酒吗?而且谁允许你拿酒喝了?”原本还想随他喝一瓶的山治立刻就瞪起了眼,很不爽地指着那瓶清酒着重重复一遍,“这是我的酒,我的!”

因为在市面上这种酒算是比较少见的,包装小巧别致,而且他特别喜欢那种醇香的淡淡的口感,所以当时试喝了一口就忍痛买了几瓶回来收着,据说是从遥远的和之国里流传出来的东西,山治记得自己买回来之后还特意告诫过这混蛋不要乱碰。

如今倒好,竟还一脸理所当然地要自己温给他喝。

“我当然知道。”索隆低头看了看那瓶清酒,接着又抬起眼睛看山治,“难道是你的就不能喝了?”

想喝?门都没有!

可是话刚到嘴边山治却一下子噎在了喉咙里,他的目光对上索隆那双直直地看过来的黑色眼睛,突然之间就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反应了,他绷着脸沉默了一会才接着说,“还有,你他妈干嘛穿了老子的外套,当我不会发现吗?”

说实话,山治是最讨厌被索隆这么一动不动地瞅着看的,这会让他莫名其妙的不自在,心脏也会顿时一跳一跳地变得不正常。

“因为我没找着自己的衣服就随便穿了一件,原来也是你的啊。”索隆勾起嘴角,表情十分臭屁地扬起手中的酒在山治跟前来回晃了晃,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山治嘴角抽搐一下,懒得继续跟他废话就一手抢了过来,“滚去那边呆着。”

看着山治满脸不爽却开始帮他温酒的侧脸,索隆暗自笑了笑,一边抽出腰间的三把武士刀一边转身往饭桌那边去了,心想,这个臭厨子果然就只有嘴巴最不老实而已。

没一会,山治便将温好的清酒整瓶放到了索隆跟前,还拿出当时买酒送的一个陶瓷小杯洗干净给他。

深褐色的陶瓷杯小小的,把酒倒进去看着清亮透明,索隆端起来啜了一小口,温度刚刚好,不冷也不热,“这酒口感真不错,可惜度数太低。”尝起来甜甜的。

“有得你喝就少废话。”山治冷哼一声在旁侧坐下来,不知不觉就从灶台那边拿过来一堆东西,开始仔细地将那些缠在一起的虫草花理顺一下捆成一小扎一小扎的,并准备把刚才没用完的汤料都用罐子封存起来。

索隆瞄了一眼厨子手中那黄橙橙的东西,突然好奇地问到,“这是什么东西?”

“虫草花。”山治简单地回答说,并没有要给索隆科普的意思。

“好奇怪的名字。”当然索隆也不会想去详细地了解些什么,他一边优哉游哉地喝着酒一边看着对方灵巧地动作着的修长手指,“那你又是在煮什么呢,难道船上还有其他家伙在么?”

“嘛,大概是因为这里寒冷的气候,娜美桑说她这几天晚上经常做梦睡得不太好,所以就想着炖个汤给她跟罗宾。”山治淡淡地说着,脸上渐渐流露出一种不易被察觉的温柔。

“哦。”索隆应了一声便没再继续说话,时不时注视着山治的眼睛深处却也莫名柔和了起来。

沉默下来后,正在炖汤的咕噜水声在安静的空气中显得格外清晰,他们两个人就这么平静地坐在那里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

不知道过了多久,索隆也慢慢把那瓶酒喝完了,胃里和身体都感觉暖暖的。注意到旁边的动静,他便随即抬眼看了过去,只见厨子两只手抱住几个塞得满满的罐子就起身去了冰箱那边。

将装着虫草花和其他汤料的罐子都收到冰箱里放好,山治感觉时候差不多就走到灶台准备给汤里加些调味料。

他掀开锅盖再用湿毛巾拿起炖盅的盖子,带着热气的白色蒸汽徐徐飘散,一阵香浓的味道便在空气中散了开来,浓郁的鸡味中有一股淡淡的像草菇一样的香气,炖盅里的汤水大概因为虫草花本身的颜色而呈现出清澈的淡褐色,浅黄的姜片和黄橙橙的虫草花铺开在去了皮的鸡肉上,红枣和枸杞的红色十分相宜地点缀在其中。

撒上适当的盐和其他香料,山治用勺子稍稍搅匀再试了试味道,口感鲜美而不油腻,而且火候也足够了。

厨房里充满了浓汤的香味,一直坐在后面看着的索隆忍不住上前凑了过去,他一声不响地走到厨子的身后侧,一只手顺势就摸在了对方的后腰上。

“这味道闻起来还不错。”索隆故作正经地说。

敢情你还这么自然而然地上来占老子便宜,山治立刻抬起手肘毫不犹豫地往索隆的肚子撞了过去,“什么叫还不错,你丫走开,别在这里碍事。”

索隆被山治野蛮地推得往后退了一大步,揉着肚子莫名不甘心地继续问他,“喂,那我的呢?我也是可以喝的吧,我肚子也快饿了哦。”

“没你的份啦。”一个满身肌肉的白痴一点也不需要,山治在心里翻着白眼鄙倪他,三两下就重新盖好了锅盖,并将火炉的火调到最小。

索隆靠到饭桌边上板起了脸,看着山治从底下的柜子里拿出一小袋白色的面粉,又问,“那现在又准备做什么?”

不得不说,山治觉得索隆今天话真他妈的多,明明平日里一般都冷淡得让人发火,他往盘子里倒了足够的糯米粉便开始加水慢慢揉成团,倒也继续回答了绿藻头的问题,“准备做糯米丸子,等娜美桑起来给她吃的。”

“切。”索隆不满地啧了一声,抱起双手狠盯着厨子对自己不理不睬的背影,好一会才继续说,“喂,那晚上你会留在船上的吧?”

听到索隆这样问,山治的动作突然顿了顿,接着继续揉着面团却偷偷弯起了嘴角,“是啊,因为我是这艘船的厨子,不能让人饿肚子,即使他是个混蛋。”

“那就最好不过了。”真是死鸭子嘴硬,听完山治的话索隆一下子就乐了起来,转身走到饭桌的另一边坐下,打算先小睡一阵养精畜锐一下,顺便还要想想今晚吃什么好呢。

 



End


  8 5
评论(5)
热度(8)

© 不不布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