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布知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索香】过云雨

短篇完结。

短打一篇,大概讲的是索大在撒娇(?)的故事(并不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想写一篇文总会蹦出其他莫名其妙的脑洞来,这里是又哭又笑的表情233


———————————————————————————————

伟大航道的天气真他妈莫名其妙。

山治在被娜美告知快要下雨的时候连忙扔下手上烟蒂从厨房里飞奔了出去。

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天气很好,阳光明媚万里无云的,所以山治就召鑿集船上的几个臭男人一起把脏衣服都洗了,顺便把寝室里的被褥拿出来晒一晒,消消霉气。

这会来到外面,原本还一片晴朗的蔚蓝天空正被翻涌的乌云迅速掩盖起来,梅丽号也随着起起伏伏的海浪在来回摇晃,山治小跑起来转个弯直奔船尾,迎面吹来的风中已经开始有湿润的雨滴落在脸上,看样子这场大雨已经是势不可挡了。

结果一来到船尾,他就看见绿藻头仍旧雷打不动地坐在那边睡午觉,眼前晾着的衣服被子在大风中拂拂地乱飞,山治的圈圈眉头皱了皱,下一秒就毫不犹豫地抬起腿横踢了过去,“喂,绿藻混蛋,给我死起来帮忙!”

“你他妈干嘛啊!?老子还在睡午觉咧!”

索隆因为山治的一记侧踢整个人直接撞到了旁侧的楼梯上,从一阵恍惚中回过神后他立刻蹦起来龇牙咧嘴地朝罪魁祸首大吼了一声,接着才发现变天了,周围乌天黑地的,还时不时地有几滴雨水打落在脸上。

“啊,要下雨了哦?”索隆淡定地挠了挠肚子上的腹卷,一副刚醒来的模样。

这时候山治已经站在搭起的架子跟前忙着收东西,心底里还在高兴衣服都晾干了,背对着索隆头也懒得回一回,“知道的话就滚过来把被子收了。”

“你丫态度好一点会死啊。”索隆随手将自己的三把武士刀挂回腰间,大大咧咧地走过,把晾开的被子都推堆到一起。

“我说,怎么不叫上路飞他们?”索隆突然开口问,明明还有其他闲着没事干的家伙在,其实根本就用不着叫醒他的。

“哦,他们啊,”山治手脚麻利地把衣服一件件收下来搭在手臂上,表情一本正经声音却依旧懒懒的,“刚才路飞和乌索普带着乔巴趁我在打瞌睡的时候来厨房偷吃,结果被我逮了个正着,现在三个人还在厨房里被罚削土豆皮呢,顺便说今天晚上吃炖菜。”

想必在这之前他们已经被你毫不留情地揍过一顿了吧,索隆顿时无言以对地扯了扯嘴角,接着一手抱住被推到一起的被子便从竹竿上扯了下来。

 

 

随后,两个人抱着一大堆衣物急急忙忙地回到了男生寝室,刚盖好盖板没一会外面便哗啦啦地下起了大雨。

“幸好来得及,不然真是白干了。”

山治亮了寝室里的灯,将衣服放到铺了毛毯的地板上便顺势坐了下来,他一边摸出香烟咬在嘴边点燃一边对索隆说到,“喂,绿藻头,我要把每个人的衣服分开叠起来,你去那边把被子叠了。”

“不要命令我。”这人讲话怎么永远都这么欠揍,索隆哼了一声将被子扔到一旁的沙发上,放下身上的三把刀才开始捣弄这堆被自己卷得乱糟糟的被子。

被某人指使干活也不止一次两次了,叠个被子这种小事对于未来的大剑豪来说还是相当不在话下的,索隆三两下就把那几张被褥折成了长方形,还规规矩矩地垒起来放到角落的大篮子里。

完事后,他回头看了一眼厨子,对方还坐在那边叠衣服,垂下来的金色头发挡住了他的眼睛和那奇怪的圈圈眉毛,只有一缕白色烟雾从那薄薄的嘴唇上缓缓升起,空气中尽是熟悉的尼古丁的味道。

雨还在下,外面的风声雨声以及梅丽号来回摇晃的声响清晰地在周围徘徊,因为没有人说话,寝室里安静得很,此时无事可做的索隆慢悠悠地转了个身,一声不响地靠在沙发边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视线里是厨子微微弓着背,娴熟地叠着衣服的仔细模样。

说起来,不论这个男人平时怎么暴力怎么不讲理,还整天对着女人犯花痴,但在厨房里忙活着做饭或是专注地写食谱的时候,又或者是在做着这些日常琐碎事情的时候,索隆都会觉得这人身上好像有一股莫名其妙的魔力,吸引着他让他不能移开视线。

就这样过了好一会,见到山治快要把衣服全部整理好,索隆忽然就挪动身体爬过去挨到对方身旁,一只手理所当然地环上他那细小的腰身却依旧没有开口说话。

“别碍事,一边呆去。”山治夹下嘴边的香烟往烟灰缸里抖了抖,顺便推开突然粘了过来的绿藻头,不知道这丫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其实他刚才早就注意到索隆投过来的目光了,那双黑黝黝的眼睛看得他浑身都不自在。

“雨要下多久?”索隆终于淡淡地开口问。

山治将最后一件衬衫叠起来放到自己的那堆衣服上面,“嘛,娜美桑说这场只是过云雨,应该很快就会停了。”

索隆顿了顿,接着说,“那,在雨停之前我们就留在这里好了。”

“老子待会还要做点心,而且现在不回去,那三个不知好歹的混蛋又要偷吃东西了。”山治抿起嘴巴笑了笑,手指夹起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再慢慢呼了出来,说实话他也不是不明白索隆的那点意图,只是不情愿太顺着绿藻头的意。

“不是还有娜美在那看着么。”

话刚落音,索隆扬手拿掉山治夹在指间的香烟摁息在烟灰缸里,抓着对方的肩膀就直接把人往后拉,他跨坐到厨子身上俯身便要去亲他,一连串的动作可谓一气呵成。

冷不防地一阵天旋地转之后,自己就被人猛地压到了地板上,迅速反应过来的山治随即用一只手挡在两个人之间,另一只手捏住索隆凑过来的脸便直直地高举了起来,他不爽地瞪他一眼,“喂喂,现在还是大白天的,你他妈突然之间发什么情啊。”

“只是突然想做了而已,现在没有人会过来这里的。”脸颊被山治捏着不放,表情怪异地仰着头的索隆把话讲得口齿不清的。

“哈?你这是什么烂理由啊,快从老子身上滚下来!”山治当然不受索隆这一套,况且他刚才被推倒的时候已经感觉脚边刚刚叠好的衣服被弄翻了。

“你做事会不会看时候啊混蛋绿藻头!”山治咬咬牙,手上又使了一分劲。

“少废话啦!现在就让我做!我想做!”索隆用力拽住山治的手腕好让这蠢货先放开自己,而且脸好热感觉疼死了。

“哈啊!?那老子的意见呢!”山治怒气冲冲地推着索隆的脸坐起身,他本来想一脚踹开这个混球的,但在看清索隆此时的脸时他突然就说不出话来了,连心脏也跟着没有由来地狂跳起来。大概山治从来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是能让这个除了战斗力强外没有丝毫用处的肌肉白痴露出这种少见的表情的,涩涩的却让他开心得无法形容。

抱都抱过了,事到如今他还真不知道山治对他还有什么意见,在对方慢慢松开手后,索隆也没有再继续纠缠,坐到一边安静地低着头不说话。

这会两个人都陷入了一阵微妙的沉默中,山治莫名心虚地来回看了好几次在旁边默不作声的绿藻头,突然又笑嘻嘻地痞笑了起来,他抬手戳了戳索隆满是不服与憋屈的脸,说,“喂,好歹先去沙发那边吧。”

索隆侧头瞄他一眼,问,“你,肯啦?”

这话听得山治又好气又好笑,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便倾身在索隆的大脑门上亲了一口,“哦哦,没错,在雨停之前的时间都给你好啦,耍什么无赖。”

听完这话,索隆二话不说就先环住山治的脖子将人圈到自己怀里,“你丫要说话算话哦。”

之后的事情,当然是说话算话了,于是山治就这么被索隆抱到了沙发上,两个人热烈地亲吻着,相互摩鑿擦彼此的欲鑿望干脆利落地来了一发。

 

 

这一场过云雨果然很快就停了,厚厚的乌云迅速散开,一下子变回了之前阳光明媚的午后。

山治整理好身上的衣服便一个人先回了厨房准备下午茶,还要索隆半个小时之后才能过来吃点心,顺便把每个人的衣服收回衣柜里去。

于是,当索隆拖拖拉拉地来到厨房的时候,其他人已经开始在享用厨子做的甜点了。

开门进来时他顺便往里面看了一眼,正好看到路飞一副鼻青脸肿地坐在桌子那边狼吞虎咽,并列坐在旁边的乌索普和乔巴脑袋上则各自顶了一个大包。

看样子果然还是偷吃了,索隆笑了笑,转身走过去问灶台前的山治,“圈圈眉,我的份呢?”

山治嘴里咬着烟,侧头看了他一眼便一声不响地递给他一个小巧精致的蛋糕,接着就端起刚刚冲好的红茶往娜美和罗宾的方向去了。

听着某人又开始犯花痴的声音,索隆拿着那份份量明显比平时的少了一半的蛋糕默默站在原地,此刻的他一如既往地板着一张面瘫脸,心里却想,这个卷眉混蛋真他妈小心眼。

  


 

End



  22
评论
热度(22)

© 不不布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