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布知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索香】La mer bleue

短篇完结,

一篇非常之不着调的索隆生日贺文><

谷歌的拼写没有错的话,法语“La mer bleue”的中文意思是“蓝色的大海”,故名,蔚蓝大海。


———————————————————————————————


天刚亮,周围雾气浓厚,梅丽号在一片寂静的海面上缓缓前行。

海贼旗在风中拂拂摆动的声音不停在耳边回响,一阵恍惚的冷意让索隆顿时从昏昏沉沉的意识中清醒,三把武士刀依旧被自己紧紧地拢靠在怀里,训练肌肉用的两个哑铃胡乱地躺在脚边,脑袋被海风吹得发麻的感觉逐渐清晰,他花了好一阵时间来反应现状,很快,原本没什么表情的脸上就被一股莫名沉重的气息完全笼罩了起来,黝黑不见底的双眼甚至看起来有些慎人。

索隆迎着冷风抬起头,耳垂上的三个金色耳坠随即发出清脆的声响,被云层厚厚掩盖的天空此时只有几缕暗淡的晨光从海平线上透过来,慢慢地,眼前的雾气就仿佛开始消散一般变得透明,他意识下裹了裹披在身上的毛毯,布满猩红的疲惫双眼有些失神地看着远方。

几天前,他们遭遇了两艘海贼船的偷袭,虽然敌方人多势众,但实力绝对没有草帽海贼团的来得强,没料到的是对方事先在武器上涂了毒这一点。

这次战斗结束的时候,因为轻微擦伤而中毒的乌索普和娜美很快就被乔巴治好了,但在危急中赤手空拳挡下众多蜂拥而至的利刃的路飞,由于手部的伤口感染中毒很深,至今依然处于昏迷状态。

为此,梅丽号连续彻夜航海了三天,希望能够早点到达下一个岛屿,然后找到更好的解毒药物或治疗方法。

细微的谈话声断断续续地从下面传上来,不一会,索隆便听见有人在爬上瞭望台,当他侧过头眼睛往上看的时候,一个金色的修长身影便轻巧地落在了眼前,厨子嘴边叼着烟,表情一如往常地透着些慵懒。

“路飞的情况怎样了?”索隆没等对方说话就先问了出口,声音因为起伏不大而显得更加低沉。

山治单手扶在围栏上身体轻轻往后靠着,吸了一口烟,摇摇头,“还是这样。”

他瞟了一眼明显板着脸的索隆,接着补充了一句,“嘛,实际上情况也没有想象中糟糕,路飞的身体状况已经稳定下来了,昨晚高烧退了之后也迷迷糊糊地醒过一次,现在乔巴正努力将残留在他体内的毒素排出来,这需要点时间。”

其实说穿了,目前这样只能算是不好也不坏。

索隆也知道这不是一下子就能够解决的问题,他也相信乔巴的能力,但从心底某处涌起的一丝不安却不知为何一直无法平复,就连在苦恼些什么他也开始变得不清楚。

见索隆嘴巴紧闭一副沉默寡言的模样,山治微微皱眉转头看向了一片朦胧的天际,“娜美桑说快到下一个岛了,下去洗漱一下就去吃早饭吧。”

这个时候太阳已经完全从海平线上升起,天空却因为厚重的云层一直明亮不起来。

“哦。”索隆简单地应了一句,接着扯下身上的毛毯,一边将三把刀系到腰间一边站了起身。

旁边的山治则还没有要下去的意思,他悠然自得地依靠在围栏边上,夹着香烟的手停顿在半空中,白烟在指间格外明亮的星火上迅速飘散,迎面吹来的海风扬起了那头柔顺的金色头发,他的眼睛里透着一层明光,湛蓝的颜色却因为眼前的阴霾而显得有些深不见底。

索隆定定地看着厨子此刻略显柔和的侧脸,一时间,有些话仿佛哽咽在喉咙里说不出来,他张了张嘴巴却依然想不到要说的话,于是弯腰抓起散落的哑铃便一声不响地离开了瞭望台。



待索隆洗漱完去到厨房的时候,厨子已经先他一步回来了。

索隆右手习惯性地搭在腰间的刀柄上,他迈着不大不小的步伐,表情安静地环视了一周,熟悉的房间里除了正在照顾路飞的乔巴,其他人都围坐在餐桌上准备着吃早饭。

灶台那边的山治冲好了热咖啡,提着咖啡壶犯着花痴地在娜美和罗宾身边转了几圈才坐下来,乌索普一边吃一边抱怨自己想喝的其实并不是咖啡,结果毫无悬念地就被骂了回去。

虽然每个人都表现得跟往常一样,但船上的气氛多少还是有些沉重,而且每天最吵闹的人突然不在了,违和感是无论如何也掩盖不起来的。

索隆埋头吃着厨子做的三文治,不知道是因为天气阴郁,还是因为他们的船长至今未醒,暗自在心底膨胀起来的压抑让他渐渐换不过气。

过了没多久,梅丽号便停在了小岛背后相对隐蔽的海湾里。

乔巴和罗宾收拾了一下行囊便一同下船去了岛上。索隆在厨房休憩一会,去到寝室看路飞状况的时候,娜美已经坐在里面一边照看着他一边翻书看,于是索隆无所事事地待了一阵便又回到了甲板上。

除了不停地锻炼肌肉和自己的意志,然后不断变强,索隆想不到自己现在还有什么是必须要做的。以前每次遇到危机和劲敌,他都超越着一切遇强愈强,但就算每次事后都能重新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不断加强练习,仅仅这样果然还是不够的,他必须更加深刻地清楚并记住这一点。这片无边无际的广阔大海上充满了太多不可预测的未知和危险,存在着各种各样的强劲敌人,想要保护同伴,想要实现野心和梦想,他也必须时刻警觉,让自己强大到无人能及的程度,无论是力量,还是意志力。

索隆在脑海里一直重复着这个意识,一下又一下地逐渐加强手中的力道,“一百一十一。”

“喂,绿藻头,你没事做的话就跟我到岛上购买食材吧。”山治从厨房里出来,目光盯着甲板上奋力挥动铁串的索隆慢慢走下楼梯。

“一百一十二。啊?你没看到我在锻炼吗?”索隆没有抬头看厨子,手上继续重复着挥舞的动作,“而且,我要守在船上,一百一十三。”

“这里只是一座普普通通的小岛屿,路飞有娜美桑和乌索普在照顾,你跟我来就是了。”山治立刻不耐烦地咂了咂嘴,随手又慢条斯理地点上了一根烟。

“一百一十四,那我要锻炼。”索隆再次坚定地表示了自己的意愿。

 

 

不过有些时候,自己的意愿再坚定,也得识时务地对那种野蛮任性不讲道理而且还有暴力倾向的混蛋妥协。

十秒钟后,索隆便满脸不爽地走在了去市集的路上。

厨子步履轻盈地走在前面,他抬头看了一眼那个指间夹着烟时不时抽上一口的从容背影,心里有点捉摸不透对方的心思,除去单纯当他是苦力的部分,索隆猜不到这人究竟有何用意。

他虽然明白路飞的情况已经在慢慢好转,但只能说明他们这次好运,化险为夷的运气不会次次都有,下次战斗又会遇上什么,谁也不会预料得到。

带着些许冷意的风从身后吹来,索隆抬头望向天空,视线里依旧只有一片朦胧而迷离的暗淡天光,在身体里纠缠不清的压抑一点点变得更加沉重。

不过厨子有一点是对的,这个地方真的很平静,索隆一边跟紧厨子脚步一边留意着身边的环境。

比较日式的复古建筑物整体都修建得不是很高,房子周围灌木丛生,郁郁葱葱之中带着一点鸟语花香的静美。宽长的街道上基本都是些悠闲的行人,偶尔还能看到好些相聚在门前一起喝茶聊天的人。这里与其说是一个城镇,倒更像是一个村庄,宁静安稳的氛围让索隆感觉跟自己出生的村子十分相像。

索隆将右手托在腰间的三本武士刀上安静地行走其中,格格不入的违和感却也不知为何从心底油然而生。



这地方确实不大,山治在热闹的市集上花了不到一小时东西就全部买齐了,整理完的时候他和索隆便一人背了一个沉甸甸的大包裹。

沿着小街走出市集时,山治心情不错,于是习惯性加欠揍地回过头去找索隆的茬,“喂,绿藻头,跟紧点,不要像刚才一样迷路好几次。”

“是你这混蛋不要看见女人就犯花痴才对,老子才不会迷路。”索隆对这个总是没事找事的金发男人嗤之以鼻,但还没等厨子吼回来,一个不经意他便被对面街角不大不小的声音吸引了注意力,看着看着身体不知不觉就往旁边拐了过去。

慢慢靠近后,索隆看到一个七八岁年纪的女孩站在树底下哭,视线往上就看见灌木粗大的枝桠上有个男孩正举着一把竹刀不知道在挥拨什么东西,结果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人一脚踹得往前踉跄了好几步。

“你个肌肉白痴!话不是刚刚才说完吗!啊!?”山治拳头紧握怒气冲冲地朝索隆大吼,接着下一秒就换了张面孔似的指着那边淡淡地问,“啊?这是回事啊?”

“臭厨子,不要动不动就踹人好么。”索隆斜他一眼,扬手拍掉了屁股上的脚印。

山治没再理会索隆,观察了一下另一边的情况也大致知道发生了什么,他走到那个正在哭泣的绑着可爱双马尾的女孩面前,一边蹲下来一边拉起对方的小手温柔地询问,“这位美丽的小姐,你怎么了吗?”说完便优雅地往女孩的手背上低了低头,行了一个吻手礼。

女孩泪眼朦胧地看了看眼前这个问自己发生什么事的金发男子,她啜泣着话也说不清楚,抬起手就往面前的大树指去,“呜……他……呜不要了……下来……”

山治随着女孩指的方向抬头看去,灌木郁郁葱葱的叶子茂盛地伸展开来,高高站在其中一根树枝的男孩此时也注意到他和索隆的到来,停下挥舞的动作扯着嗓子往下喊,“没事的,我说过一定会帮你把飞走的气球拿下来的,你不要再哭啦,再等我一下就好。”男孩咧着嘴巴笑起来,稚嫩的面孔上带着一种莫名的坚定。

索隆站在原地没有动,目光安静地看着树上手里握着竹刀的男孩,有那么一瞬间,他脑海里想到了小时候的自己。

“小鬼,在那里呆着别动。”山治放下女孩的小手站起身,他一把将背上的行李放到地上,走到树底下看了看,接着蹬着树干就轻巧地跳到了男孩身旁。

在男孩充满惊讶和敬佩的目光下,山治往上抬手牵到了卡在枝桠间的那颗蓝色气球,“是这个吧。”他弯腰把连着气球的绳子交到男孩手里,然后单手抱起男孩轻轻一蹬便又稳稳地落到了地面上。

“拿好了,你的气球。”

“谢谢你,还有金发的大哥哥。”

将气球送回到已经停止哭泣露出笑脸的女孩手里,男孩却开始不甘心地掉眼泪,“其实这种小事我自己一个人也可以做到的……只是我……我……”

山治拍拍小鬼的大脑袋,微笑着叹了一口气,“你都没看到美丽的小姐为你担心到哭了么,有些危险的事情自己还做不到的时候也要勇敢地拜托一下大人嘛。”他看着男孩忍耐着不哭的样子自己点上了一根烟,“有些事情现在办不到,不等于以后办不到啊,你会慢慢长大变强的,臭小鬼。”

就在这时,旁边一直默不作声的索隆突然冷不防地开了口,“是个男子汉就不要哭哭啼啼的,努力变强不就好了,现在这样难看死了。”

听到这个沉稳的声音,女孩抬头看了索隆一眼便害怕地躲到了男孩后面,男孩这时才想起旁边还站了另外一个人,他也明显被索隆那张过于严肃硬朗的脸惊吓到,但他很快就擦干眼泪,握紧手里的竹刀护着身后的人,“哼,不用你说我也会的!”

于是,还没来得及将那句“白痴绿藻,不要吓唬小屁孩”吼出口的山治,便看到一大一小的两个人在那边咬紧牙根大眼瞪小眼,那情景却又意外的和谐,山治愣了愣,微微张开的嘴巴都不知道自己要骂什么了。

随后,两个孩子笑着跟山治道完谢便牵起彼此的小手跑开了,在街角转弯的时候男孩默默地回头看了索隆一眼,黝黑的眼睛里冒着亮光。面对这份单纯直率的崇拜,山治忍不住笑了,想不到这个绿藻头还挺受欢迎的。

山治将烟屁股咬到嘴里,转身背上搁在地上的大包裹,看向索隆时脸上的笑容随即带上了轻微的戏谑,“我说,你这种不苟言笑的性格真的不是一般糟糕啊。”

“要你管。”索隆是真的懒得理他,转过身就准备离开。

“喂,索隆。”山治轻轻朝那个有点不耐烦的背影叫了一声。

因为很少被叫到名字,索隆眼睛微微睁大,表情疑惑地回头看厨子,只见他站得挺直,夹起香烟的修长手指往旁边另一条小路指了指,“走这边,老子要大发慈悲地带你去个好地方。”

 

 

索隆跟着山治越过几条偏僻的小巷,再沿着几乎被高大灌木重重包围的山路往上走,过了大概十分钟,索隆感觉他们越来越接近山顶高处的外缘,越是往上走,视线就越开阔明亮。

终于能够看到外面大片的天空,山治小跑几步率先走出了丛林,“果然像娜美桑说的一样,事先看了这座岛的地图还是有点好处的。”

厨子说话的声音从前面传来,落后一小段距离的索隆听得云里雾里,刚想开口问他什么意思,却在抬眼看向前方的瞬间默默吞回了肚子。

在踏出树林的最后一步,索隆被迎面吹来的凉风吹得清醒,隐约间,他闻到了属于大海的湿重的味道,广阔的视野中,直到刚才还被云层所笼罩的阴霾天空仿佛在刹那间变得阔然开朗,刺眼的阳光中还残留着清晨的一丝凉意,蔚蓝的颜色顿时侵占了他所有的视线。

索隆愣愣地睁大眼睛,缓步走向了岩石的边缘。

他觉得周围的一切气息从未有过的清晰,海风在吹,耳坠叮当作响,三把武士刀牢牢地系在腰间,后背上沉甸甸的感觉也异常明确,甚至连绑在手臂上的黑色头巾在轻轻摆动,他也能清楚地感受得到。

这片大海究竟承载了什么东西才会如此美丽和强悍,索隆知道自己无从得知,也无法听见谁的回答,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们的冒险和梦想一直都存在于这片蔚蓝的大海之上。

索隆停下脚步,侧头看向那个站在自己不远处的金发男人,他的眼睛里有着和这片大海一样的颜色,柔软的金发被风扬起,微微笑着的表情仿佛要融在明媚的阳光里一样透明。

然后索隆第一次发现,原来这个人可以看起来这么柔和。

“啊啊,感觉好舒服,对吧?”山治闭上眼睛,面对山下闪烁着磷光的大海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索隆不知道厨子是不是在问自己,但也随口回答了他的话,“啊,是啊。”

“自从路飞出事之后你就一直是这个心事重重的表情,我都快看不下去了。”山治依然没有看索隆,以平日一贯的语调说着话,“有什么事情不能够一起解决的吗?”

索隆低下头,想了想才说,“我只是突然有些事情想不明白而已。”

山治这才侧头看了索隆一眼,蓝色的眼睛里多了一丝深沉,“那个橡胶混蛋是死不了的。”

“我知道。”索隆如实地回答。

听着索隆不痛不痒的话,山治有些想笑,“那你还摆着个臭脸,平时面瘫都比这个顺眼。”

“厨子,我问你,”索隆低头看着自己的左手,然后慢慢握了起来,“如果以后再遇到这种危险,我们会变得怎么样?”

“哈啊,你问我,我又怎么知道呢。”山治从口袋里摸出香烟,点燃吸了一口才接着说,“因为我们是海贼啊。”

“你曾经对我说过的吧,说在你决定成为最强的剑士时,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什么的。”第一次遇见索隆的时候他曾对埋没了梦想的自己说过这样的话,山治呼了一口白烟转而继续说,“不过,我是不会死的,在这之前我会不断变强,然后保护好我的同伴。”

“包括我?”索隆有些疑惑。

“谁知道呢。”山治耸耸肩,半眯着眼睛笑得暧昧不清。

等了好一会索隆都没有继续说话,山治注视着远方突然就开始说,“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找到那片海洋,这是我的梦想。”

他侧头正好迎上索隆向他看过来的目光,湛蓝的眼睛就犹如前方那片充满未知的蔚蓝大海,“索隆,你的梦想呢?”

索隆沉默地看着山治,不是很明白他这样问自己的意思。

“再说一遍给我听听吧。”山治抬手夹下嘴边的香烟,接着极其自然地向索隆伸去,他动作优雅,像是一个邀请。

索隆愣了愣,接着裂开嘴巴笑了,这些天压在心头的困惑顿时烟消云散,小时候和库伊娜之间的约定,背负着梦想与鹰眼面对面对决的情景在脑海中历历在目,然后它们慢慢归于平静,融化在血液里,指引着他的去向。

“我要成为世界第一的大剑豪,强大到让我的名字响彻天堂。”

索隆目光坚定地说着这个属于他的梦想,一边大跨几步走到厨子跟前一边伸出手去抚上对方的脸颊,在厨子吃惊的表情中索隆毫不犹豫地俯身吻上了他的嘴唇,温温吞吞的触感,鼻息间沾满了熟悉的尼古丁的味道。

正当索隆想着要不要吻得更煽情一点,就被反应过来的山治一手推开了,他张牙舞爪地指着他大吼,却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脸红得像个番茄,“突、突然之间搞什么啊?!”

索隆被推得退后几步站稳后,转着黝黑的眼珠子认真想了想,说,“没有,这是奖励你的。”

“哈啊?谁要你的奖励了!?”山治简直觉得他莫名其妙,愤愤地来回吸烟让自己冷静下来。

这时候索隆也不说话,就安静地笑着看他,这混蛋一害羞就会炸毛这一点倒是挺可爱的。

最后,山治掐灭了手中的烟蒂,露出一个难得温柔的笑容朝旁边陡峭的山路扬了扬下巴,“算了,回去吧,梅丽号就在这下面。”

山治把话说完便大大方方地绕开正对着自己傻笑的绿藻头,准备回梅丽号。

在山治从他面前走过后,索隆闭上眼睛面对大海深深地呼吸了一次,接着他低头抚上腰间的三把刀,悄悄扬起嘴角跟上了厨子的脚步。

 

 

 

End


  11
评论
热度(11)

© 不不布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