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布知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青黄】十六岁(16)下( 完结)

16(下)



下午一点多的太阳热辣辣地晒下来,连迎面吹来的风都是热的,青峰竟就这样坦荡荡地骑着单车载黄濑去了野外。

山间杂草丛生的小路不是很平坦,一阵阵的小颠簸却让后座的黄濑异常激动,像觉得这样特别有意思似的一直乐个不停,还特别不安分地在后头动来动去,惹得青峰又是无奈又是想笑。

骑过挨近山脚的路段,他们便直接进到了没什么树荫遮掩的大太阳底下。

在闷热刺眼的阳光一下子笼罩上来的瞬间,黄濑立刻拍着青峰的肩膀抱怨,“我说小青峰,在出发之前你都不知道提前告诉我一声的吗,我可不想晒成像你这么黑的啊……”

“啊?这点程度不算什么吧。”青峰却满脸不以为然,再说,黄濑晒得黑才怪,打篮球这么久了还不是一直这么白。

“怎么说都是戴个帽子比较好吧。”黄濑自然不是真的要跟青峰计较,他漫不经心地说着,抬手挡到眼睛上方去看那明晃晃的天空,“不过真的很晒啊,又这么热……”

“很快就到了,你忍一忍。”青峰挺直腰板加快了脚上的速度。

“呐,小青峰,其实你打算带我去干嘛啊?我应该说过讨厌虫子之类的吧……”黄濑心里实在猜不到青峰带他来这种荒郊野外打算做什么,他疑问着,转眼去看青峰的时候才发现对方的后背已经汗湿了一大片。虽然现在这么热,他们都流了不少汗,可黄濑此时还是觉得很触动,有些话突然就哽咽在自己的喉咙里,很想说出来却又觉得现在已经来不及,最后只好连忙像改口一般,口气僵硬地补充到,“不过,你要是真的打算这么做,我也不会拦住你啦。”

“啊?不是去捉蝉,总之到那你就知道了。”青峰回过头看黄濑,却只见对方正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喂,快看那边。”

“啊?”黄濑听见青峰叫他的声音连忙抬起了头,一大片或金黄色的或青绿色的景象便随即映入了眼帘。

原来他们已经来到了田野,被划分成块的田地上种满了庄稼,其中最显眼最大面积的就是那金灿灿的稻田,一片接着一片地紧挨着,绿苗上沉甸甸的稻穗在微风中轻轻摆动,发出一种让人心情宁静的细碎响声。

黄濑看着有点激动地拍拍青峰说,“哇,比之前在青镇上看到的成熟了好多啊。”

“嘛,现在天气好长得快嘛。”青峰想起以前的趣事便继续跟黄濑说,“我还记得小的时候每到这个时节,村里就一大帮小屁孩聚在一起跑到田里玩,又上山,又爬树,去田里抓田鸡,下河摸鱼各种闹腾,放学放假都玩不腻。只是后来渐渐热衷于打篮球就变得很少来田里玩了。”

“我觉得吧,小青峰肯定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晒得这么黑的。”黄濑有点情不自禁地笑了出来,转而又问到,“那这样说,小青峰是比较喜欢夏天吗?”

“以前没什么特别的感觉……”青峰顿了顿继续说,“现在觉得还不错。”

“哈啊?这算什么意思啊……”

“我怎么知道。”青峰轻轻一笑,说得一脸理所当然。小时候捉蝉之类的野外游戏他玩得不亦乐乎,热爱上篮球之后便渐渐只往篮球场上跑了。可最近看来,这大概又是另一种不太一样的感受。如果非要形容一下,那青峰只是单纯地觉得它青涩而且明媚动人。

“算了算了,我不该问小青峰这么深奥的问题。”黄濑故作无趣地扁了扁嘴巴。

 

 

在大约五分钟后,青峰在靠近山边的一片比较荫凉的地方停了下来,“下来吧,把单车放在这里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那现在可以说干嘛了吧。”黄濑跨下车顺便四处看了看。

从刚才来的时候黄濑就发现了,在现在这种太阳猛烈的时间田里根本没有人,放眼看去都是一块接着一块的田地,金黄的稻田几乎占满了视野。

黄濑低下头,不觉抬脚踢了踢旁边的干泥块,这些田埂上的松动土壤表面早已经被烘晒得干燥而泛白。但大概因为这里是山脚下方,身上大汗淋漓的感觉也慢慢变得清凉了起来。清澈的溪水在旁边流淌,郁郁葱葱的山上传来的蝉鸣也衬得此刻格外宁静。

扯了扯身上有点被汗水沾湿的衣服,黄濑最后将视线停在不知道在做什么的青峰身上,像在确认对方有没有听见自己说话似的再叫了他一声,“喂,小青峰。”

青峰这时从车篮里拿出一个黑色的袋子,回头得意地向黄濑挑了挑眉头继续卖关子,“急什么,跟我来就知道啦。”

沿着田埂走了一会,他们来到一处地势比较宽阔平坦的地方便停住了脚步。

“就这里了吧,累了坐下来也不妨事。”青峰说着便直接在溪边蹲了下来。

黄濑有点好奇地看着青峰从刚才带来的黑色袋子里摸出两根带有鱼钩的细线,待下一秒,青峰扬起一个装着什么奇怪东西的矿泉水瓶在摇来摇去时,黄濑才顿时被吓了一大跳,“这、这不是蚯蚓吗……”

“是啊。”青峰一脸笑嘻嘻地说,“这是钓小龙虾的天然诱饵。”

在刚才跟过来的时候黄濑心里其实也猜得十有八九,他只是没想到青峰真的这么做了。之前在学校青峰就经常跟他说起自己钓小龙虾的各种经历,搞得黄濑每次听到都有种这个人的童年是跟小龙虾一起长大的微妙感觉。

“所以说,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原来是要钓小龙虾啊。”一时之间,黄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莫名气人之余竟开始觉得青峰这种稚气地方让他有些窝心。

“也没有很神秘吧。”青峰说。

“问你这么多次都不讲,还不叫神秘啊。”黄濑蹲下来探头往溪里看了看,细细流动的溪水下面铺满了细沙,大大小小的卵石在杂草和一层暗黄色的沉淀物下显得若隐若现,仔细一看还真能看到其中悠然游动的小鱼,警惕地窜游起来时还会掀起一阵浑浊。

“哦哦,说不定还真的能钓到小龙虾呢。”黄濑看着不觉有了一丝期待。

见旁边的青峰没了动静,黄濑便转过去看他在做什么,结果就被眼前不忍直视的一幕吓得胆战心惊,身体急忙往后缩了缩,“啊啊啊……小青峰,你这是干嘛啊?!”

“什么干嘛,你怕就别看。”青峰有些得意地扬了扬嘴角,三两下就将从矿泉水瓶里取出来的蚯蚓勾到了两个鱼钩上。

黄濑松了一口气才愤恨地说,“你真是一点都不懂得体贴别人的难处啊……”

“别这么胆小,你先来。”青峰在溪里洗了洗手,然后分开一根细线递给黄濑。

黄濑皱着眉头,尽量不去看鱼钩上的蚯蚓,一接过来就将手伸得远远的,“唉,不是这个问题好吧……”

“好啦,安静点,准备开始了。”青峰不禁笑到,他心里其实早就乐透了。

黄濑白了他一眼没再说话,有样学样地跟着青峰将带有蚯蚓的鱼钩垂放到溪水里。

于是就这样耐心十足地过了好一会,干脆坐了下来的黄濑开始不自觉地上下拉动钓在水里的鱼饵玩,接着又像怕吓走小龙虾一样细声细气地问,“呐,小青峰,没有钓到小龙虾啊?”

“你真没耐性啊,小龙虾哪有这么容易上钩。”青峰也压低声音跟他说。

最后,他们又闷了半个多小时都没有钓到一只小龙虾,青峰才结结巴巴地开始解释说,“我觉得吧,一定是小龙虾都提前放暑假去了……”说着,连他自己都忍不住在偷笑。

看着青峰忍笑的样子,黄濑也配合着假装生气,“唉,就是啊。”

接着青峰就爽快地笑了出来,一边拿过黄濑手上的细线准备收拾离开一边问他,“黄濑,会不会觉得无聊?”

“有一点吧,大概。”黄濑歪着脑袋静静地看青峰的动作,接着补充到,“不过也很开心。”

将还有用的东西塞回到袋子后,青峰抬眼便对上了黄濑的视线,他的表情定了定,不知不觉就伸出手去摘了旁边的黄色野花,然后连想都没想便递到了黄濑的耳边,“哦,感觉很适合你呢。”

黄濑愣了愣,顿时就面红耳赤地说到,“谁、谁要你的花了,那件事我可没有答应你……”

青峰也明显愣了愣,跟着唰地一下脸就红了,他的脑袋一片空白,只觉得自己连耳根都在发烫,眼神不知所措地在黄濑脸上来回游走了几遍才开口解释说,“我也没有说是那个意思啊……”

听青峰这么说,黄濑索性别过头去不说话。

青峰呼了一口气,慢慢将手收了回来,他的心脏还跳得很快,眼睛盯着手上的那朵黄色小花,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做。

在一阵莫名其妙的紧张和不好意思之后,黄濑偷偷瞄了一眼正眉头紧锁的青峰,微微一笑就将那朵小花抢了过来,他弯腰将它放进缓缓流动的小溪里,接着迅速站了起来,“走吧,还要去哪里啊?”

慢慢反应过来的青峰看着那朵随水飘走的黄花也不觉笑了起来,他懒懒地站起身,除了一起钓小龙虾这件事是本来想好的,其他还真的完全没有考虑过,“就,随处走走。”青峰坦白地对黄濑说。

“哦,好啊。”黄濑一边拍着裤子上的灰尘一边对青峰笑嘻嘻的,就好像他早就知道了一样。

青峰拿上袋子跟上率先转身的黄濑,看着对方脚步轻快的背影,他抓了抓头发突然有点说不出话来。青峰心里莫名地有了一种不甘心,可这种不甘心又让他高兴到不得了。

 

 

随后,黄濑便跟着青峰在田里四处游荡了起来,两个人看似漫无目的却也乐得自在,有说有笑,一晃眼就到了傍晚。

感觉时间已经差不多,青峰就跟黄濑说要回去,“喂,黄濑,走咯。”

黄濑想到他们还要回学校上晚自修,点点头便开始往之前放单车的地方走回去。他跟在青峰身后,踩着对方被夕阳拉长的影子上,手里还晃着一根从稻田边上捡来的稻草,“我啊,要是以后还有时间的话,还想再来这边走走啊。”

青峰笑了笑,说,“可以啊,反正来这里也不麻烦。”

黄濑听了笑嘻嘻地眯起了眼睛,“话说,有时候真的会觉得小青峰的情商很出乎意料啊,虽然大多数时候可能是无意识的。”

“啊?什么意思?”黄濑每次说这样含糊不清的话,青峰都要问问他到底想说什么,即使他并不是完全没听懂。

“哎,听不明白就算了。”

“谁叫你说话拐弯抹角的。”

“我才没有咧,白痴。”

“啊,是没有。”青峰嘴上敷衍着心里早开始在窃喜,抬头看见放在前面不远的单车便又立刻转身拉上黄濑的手,“你走在后面干嘛,快点跟上我啊。”

“哇……”黄濑被青峰拽着手臂迅速往前走了好几步,他刚要开口说他,却敏锐地发现青峰的手心有些不寻常的热度,于是马上抬眼盯着对方的脸笑到,“喂,小青峰,你是不是在害羞啊?”

青峰的眼睛直直地看着前方,表情却明显有了些僵硬,“……说什么呢。”

黄濑也没再继续揭穿青峰的不好意思,反而抢先一步走到他跟前嬉皮笑脸地说,“那,这次就让我来载你回去吧。”话一说完,黄濑就径自过去握住车头,霸住了那台单车。

青峰停下来,看着黄濑跃跃欲试的模样却还是觉得不放心,“那可不成,你不是不会骑单车吗?”

“诶,这种事情看过就会了啦,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擅长什么。”黄濑认为自己还是没问题的。

“那……”青峰犹豫。

“行了,快上来。”黄濑不等青峰说完就大大咧咧地调转车头骑了上去,还嚣嚣张张地回头对他说到,“怎么,你还不信我啊?”

青峰张了张嘴巴不知道怎么说他也只好乖乖从命,他跨上后座的时候还开玩笑地说了一句,“那我信你一次这么多。”

结果,在黄濑比较顺利地带着青峰骑了一段路后,单车的前轮被地上的小石子滑了一下,黄濑就开始感觉有点控制不住车头往一边摆,意识到危险,他惊呼了一声,还来不及刹车就带着青峰摇摇晃晃地掉进了旁边的小河道里。

由于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本想慢慢稳住单车的青峰还没有拉住黄濑,两个人就跟着单车哐当一声往一边倒了下去。

流淌在小路与田地之间的小河道一般比较狭窄,水也比较浅,撞进小河里的单车东倒西歪地斜架在两边田埂上,歪着的车头有一半浸在了浑浊的水里,青峰和黄濑都有一只脚陷在了水下不深不浅的泥土中,两个人有点狼狈地倚着歪倒的单车卡在了上面。

回过神后青峰一下子就气笑了,几分钟之前他怎么就这么相信黄濑了,在这崎岖不平并随时飞来横祸的路上,他竟敢将自己交到了一个技术不怎么到家的男人手里。青峰拉着旁边的杂草从倒下的单车下面脱身,从刚才的冲击中缓和过来,他抬头看了看跟前的黄濑,“喂,你没事吧?”

“没事啊……”面对此情此景,黄濑自己也有点哭笑不得,他一边笑一边从小河里爬上来,他的裤子几乎湿了大半,除了一只脚上踩了一大脚的泥,身上有好些地方也沾到了泥巴,“可恶,这样也未免太衰了吧……”

“摔了一跤还笑这么开心啊。”青峰顺势取笑他,心情不知怎么也有点乐了起来。

“反正就是觉得很好笑嘛。”黄濑靠坐在铺满杂草的路边,笑嘻嘻地抬手擦了擦溅到脸上的浑水。

注意到黄濑的身体隐约有些发抖,青峰立刻从田埂上起身,一脚横跨到对面就抓住黄濑的手让他看向自己,“喂,你哪里受伤了,让我看看。”

黄濑定了定,收起脸上洋溢的笑容,淡淡地说,“小青峰,你表情别这么恐怖好不好。”

青峰松开黄濑的手,显得分外紧张的脸不觉有些尴尬地偏向了一边,“那你也别想着隐瞒。”

“我哪有……”黄濑撇撇嘴,低下头慢慢拉起自己的右边裤脚,嘴里还碎碎念地补充了一句,“刚才只不过是还没有什么特别异常的感觉而已……”

听着黄濑像在赌气一般的话,青峰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人就像有了一种奇妙的魔力,可以轻而易举地将他的心情融化成一片炽热,让他没有由来地感到满足,情绪丰富,总是不知不觉就笑了起来,甚至连生气也可以瞬间变成拿他没办法的笑容。

“很痛啊?”青峰低下腰,扯住黄濑拉到膝盖上方的裤子,在看到膝盖那一大块鲜明的紫红时他的眉间便意识下深深皱了起来。不得不说,在黄濑本来就白皙的皮肤上这种颜色看起来的确有点吓人。

见青峰盯着他受伤的膝盖不说话,黄濑开始有些紧张地解释说,“其实……也没有看起来这么严重啦。”

“行了,你先别乱动,回去再给你涂药酒。”青峰直起身一脚跃了上去,他绕过黄濑,走到旁边使劲将单车从河道里拖了上来。

本想赶紧载黄濑回去,却发现车子掉了链,青峰一边蹲下来拉扯了一下脱落的单车链子一边对黄濑说,“看来只能先把单车扔在这里,明天再叫爷爷来把它带回去了。”

“诶?这样不会有问题吗?”黄濑问他。

“有问题的是你吧,白痴。”虽然他花点时间也可以修好,但青峰还是觉得先回去帮黄濑处理一下伤口比较要紧,况且他们现在还浑身脏兮兮的。

“好好好,你也赶紧把鞋子脱下来洗一洗啦。”黄濑感觉自己被青峰说教了,沉下脸特意唉声叹气了几声。事实上,他心里是真的有一点失落,不仅在青峰面前出糗,还一不小心连累自己受伤,黄濑简直悔恨自己刚才为什么不多加注意。

等黄濑把裤子鞋子上的泥土用河水暂时清洗了一遍,青峰早已经重新穿好鞋子,将单车拖到一边站在身后等他。青峰见黄濑随手将两边裤脚都折起来直接露出受伤的膝盖,然后准备把那双湿鞋子套回去就拉过他的肩膀说,“不用穿了,上来,我背你回去。”

“哈?不要了吧,我又不是不能自己走,而且哪有这么严重啊。”黄濑看青峰满脸不信的表情,接着就像证明自己没有说谎一样大大咧咧地站了起来,结果一牵动到撞伤的膝盖就忍不住微微皱起了眉头。

“你还逞强。”青峰一点也不退让,虽知这并不是什么特别严重的伤,但刚开始受伤的时候还是很难受的,黄濑真以为身经百战的他会不清楚。

“快上来。”接着青峰二话不说就在黄濑跟前半蹲了下来。

黄濑低头看着青峰的后背,觉得自己拗不过他,只好乖乖点头答应,“……如果被人看到了,丢脸的人可是我啊。”

“刚才谁丢脸了。”青峰忍不住讪讪地笑了起来。

黄濑顿时羞红了脸,趴上去用手圈紧青峰的脖子说,“喂,刚才那完全是意外好吗……”

青峰不说话背稳黄濑站起身,他背着他走了几步才忽然开口说,“哦,没想到你还挺重的。”

 

 

傍晚的阳光斜斜地照下来,周围的一切仿佛铺上了一层明亮的暖光,田埂间的溪水缓缓流淌,金黄的稻田在静静摇曳,未消散的闷热气息还弥漫在空气中,四周忽近忽远的蝉鸣声也依旧响亮。

青峰背着黄濑,像特意放慢了速度一般慢悠悠地行走在田间的小路上。

黄濑光着脚,一只手上晃着自己那双湿答答的鞋子,他身上有点脏兮兮的,衣服上有水痕的地方还明显地沾着点泥,背着他的青峰也差不多是一样的状态,因此两个人现在的模样看起来也莫名有了些无厘头。

安静地走了一段路后,黄濑觉得在田里忙绿的人根本没有闲工夫来注意他们,慢慢适应了现状,他在心里纠结了一会还是决定把话说出来,“吶,小青峰。”

“啊?怎么了?”青峰应到。

“就是说,今天明明是很开心的一天,最后却被我搞得这么狼狈……”

“说什么丧气话,我又没有要怪你的意思。”

“你生不生气是另一回事,但我始终觉得有点对不住你啊。”

“那,你今天高兴吗?”

“当然高兴,我今天一整天都高兴到不得了。”

“那不就行了,其实我还怕你无聊呢。”青峰说着轻笑了两声。

黄濑停顿了一会,忽然就仰起头满怀感慨地说到,“啊啊,小青峰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温柔了。”

“是吗,那你怎么还不说你喜欢我?”顺口说了出来青峰才后知后觉地愣了愣,他刚想说没关系却没能把这句话说出口。

青峰看着前方沉默下来不说话,心脏一下又一下无比清晰地鼓动着,他果然还是很想听到黄濑的回答。

面对青峰脱口而出的心里话,黄濑抿紧嘴巴笑了笑没有立刻回答,带着一丝闷热的晚风迎面吹来,拂过他微微发烫的脸颊,扬起了他柔软的头发。黄濑感觉自己被一个人的心情溢满了胸腔,这种喜悦竟无法形容。

就这样过了好一会,黄濑终于开口叫青峰,“小青峰,你先停下来。”

青峰应声停下了脚步,还没来得及回头说话,黄濑就掰过他的脸毫不犹豫地凑了上去。

原来所有的感情都会与日俱增,喜欢上之后只会变得越来越喜欢,黄濑知道自己已经没办法再若无其事地将它掩盖起来。

嘴唇上是温温吞吞的触感,炽热的呼吸有些急促地撒在两个人紧靠的脸颊上,这个亲吻青涩而纯粹,带着一点新鲜泥土的味道,却依旧让人觉得心跳不已。

黄濑紧紧地闭着眼睛,他好像听见蝉鸣在很近的地方叫嚣,他不知道青峰在跟他接吻的时候是怎么样的一种表情,他只清楚地感觉到回响在耳边的一下又一下的强烈鼓动,那是两个人交叠在一起的心脏跳动。

 

 


完结于2015年3月11日 



——————————————————————————————

嗯……在这里说一点完结的话吧。

首先要跟等更文的姑娘们道个歉,土下座土下座土下座

然后感谢追到最后的人,我这种土里土气的天朝设定简直太违和了T T 估计会有人觉得这样的青黄有点别扭吧OJZ

而且,是不是感觉这个初恋好漫长啊233,最后也只有初吻啊233

好吧,就让他们单纯一点吧,不单纯的都放番外里了

总之现在也算是顺利完结了,暂时松了一口气,番外准备了三篇,不去cp就直接通贩,估计还要一段时间呢……

最后再说一点更新的事,其实我也不是不想写,但前段时间压力有点大总是睡不好还一直写不出东西来OJZ,所以我只能放一段时间再回来,

虽然现在慢慢让自己调节回来了,但今年6月就要毕业,估计也没有这么多时间去开新篇,只能尽量吧,目标还是先把十六岁做出来,嗯

啊……脑袋有点混乱,先写到这里了,有空再上来改。



  31 4
评论(4)
热度(31)

© 不不布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