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布知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青黄】十六岁(15)上

嗯早上好,我还是有脸来的=3=(打哈哈)

晚点有空顺完那段再发下部分,

感觉和前面有点脱节了……


———————————————————————————————


15(上)

 

 

“我说青峰大辉,你再不起来我就真的对你不客气了。”

朦胧中,青峰忽然听到黄濑这样凶巴巴地朝他叫喊,他认真地想了一想,却有点不太明白黄濑在说什么,于是就没打算开口去搭理他。而且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种闷热至极的感觉瞬时就在脑海中清晰了起来,周围的声音也变得越来越嘈杂。接着,青峰才察觉自己正热得满身是汗,听着一直在耳边吵个没完的杂音心情也一下子烦躁了起来。他不耐烦地很想大喊一声不要吵,但到最后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有没有喊出来,似有若无的意识里只知道好像有这么一回事。

难道……是在做梦?

青峰有点疑惑地想了想,不一会,他就感觉到旁边的黄濑突然气势冲冲地站了起来,嘴里还不清不楚地嘀咕着些什么,接着下一秒,他的脑袋就毫无预兆地被狠狠敲了一下。

原来这才是现实啊,青峰表情有些迷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动不动,还处于迟钝状态的大脑只能顺势想到这么一句话。

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声已经敲完,学校正式开始放月假,于是乎教学楼和周围的状况也明显比平常放学更加轰动一点,随眼一看都是些兴冲冲准备离校回家的活跃身影。

刚才凶巴巴叫醒他的黄濑,这时已经走到教室前面跟桃井和樱井两人笑嘻嘻地说话,青峰知道他们是在说等一下跟十五班的男生一起打比赛的事情。

这场比赛本应该是在很久之前就约好了的,但因为前一段时间的阴雨天气和之后各种乱七八糟的琐碎事,一直拖着就到了月底,所以他们就干脆等到放假这天打完再回家。

这事青峰一直期待了很久,因为他们平常一起掺和着打小比赛时十五班的那帮男生就打得很不错,即使没有正正经经地来过一场,组队的实力和能耐也是大约跟桐皇有得一拼的。

意识回到现实后,青峰垂下头,从前方的黄濑身上默默移开了视线,接着他叹了一口气更加皱紧了眉头,抬手就摸到了有些乱糟糟的后脑勺。

青峰并不是觉得痛或者别的什么,只是感觉刚才被黄濑敲打过,被恶作剧般乱揉一番的地方正带着某种奇怪的热度在微微发麻,那种被触碰过的感觉始终有些出乎意料的强烈。

至于要说为什么,青峰倒也觉得自己会有这样的感觉一点也不奇怪。

虽然黄濑凉太是一个男生,他青峰大辉也是一个男生,这一点绝对是毫无疑问的,但就在五天前,青峰发现自己喜欢了黄濑,更巧在三天前,青峰开始觉得黄濑也喜欢他。

所谓的思春期,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所以当他自己第一次明白到,心底这种曾经觉得自然而然就能够明白的沉甸甸的感觉是什么的时候,青峰就清楚自己是真的喜欢了黄濑。

也不知道是这种从未有过的心情来得太突然太强烈,还是它存在的本身就太有违常理,青峰发觉自己竟开始一遍又一遍地在心里反复确认。

在确认些什么,其实连他自己也不是特别清楚,更别说要直接跟黄濑明说了。

直到两个人因为一个偶然的玩笑而变得尴尬和沉默,青峰才鬼迷心窍地有了黄濑是不是也喜欢他的意识。

既然能有彼此大概一样的感觉和触动,那这件事情应该相当简单明了才对,但实际上又好像并不是这样,反正他们现在还莫名其妙地僵持在那种不上不下的状态之中,青峰也不明白为什么。

姑且先不说他们两个都是身高徘徊在一米九线上的大男生,按理说,一个人会喜欢上另一个人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相互喜欢的结果大都会顺理成章地发展下去,但鉴于目前这种不尴不尬的现状,太意识过剩的人,会不会就是他自己。

不管怎么说,这一点他是不得不承认的,青峰有点泄气地向后靠到了墙上,青色的目光带着一丝深沉再一次定定地注视起前方的黄濑。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的举动就像无意识一般,不知不觉就会让人陷入这种着迷又有点小心翼翼的状态。其实说白了,他就是完全被黄濑吸引住了,那个性格又傲慢又聒噪的黄濑凉太,他的同桌兼下铺。

而与以往不同,黄濑这次好像能感觉到他的视线一样,很快就转过头来叫他,“小青峰,醒了的话就过来一起听听小桃辛苦收集回来的情报啊。”

因为桃井有点事不能留下来看比赛,所以他们趁现在方便就抓紧时间先开始讨论了起来,大概是打算到篮球场集合的时候再转告给没能参与进来的前辈听。

知道这一点的青峰当然不愿意起身走过去,“算了,反正等一下你又会跟前辈他们讲,到时候再听也不迟。”

“那随便你了。”黄濑有点无奈地摇了摇头,对此哼了一声就没再看他。

听着桃井笑着打趣自己的话,青峰也没什么大的反应,含糊不清地嗯嗯啊啊了几声就没了后续。

教室里的人渐渐散去,很快就只剩下他们几个。

黄濑他们还在前面讨论着什么,头顶上方的风扇正拂拂地转动,从外面传进来的吵闹声渐渐被孜孜不倦的蝉鸣掩盖。

周围变得安静,青峰的心情却有点平静不下来,他有气没力半伏到桌子上,托着脸看向了仿佛只有一片白光的教室外面。

说自己意识过剩,其实黄濑的态度也基本半斤八两,这几天为了躲开他就连平常的一对一都没有跟他打。

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今天的黄濑好像已经不会再像之前那样暧昧不清,尴尬和不自然的感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两人之间消失不见。

这让青峰心里多少有些急躁,如果他们谁都没有开口,那这件事会不会就这样变得不了了之。

刚才在上最后一节课的时候他一不小心就睡着了,说是睡着了,也不过是最近各种混乱的思想无意识地在脑海中反复循环,其实还真亏他能想得有条有理,清醒的时候反而什么都想不出来。

青峰莫名忿恨地撇了撇嘴,从没想到一贯按照自己意愿直来直往的他也会有这么不干不脆的时候。

这会,黄濑跟桃井讨论完便转身往后面的座位走回去,看到青峰还是一副懒散的模样就开口说他,“小青峰,你是不是还没醒过来啊,需不需要我再帮你一下。”

闻言,青峰侧过头去看了看黄濑,他不是一个记仇的人,但明明是这家伙脾气不好做了对不住别人的事,脸上却完全一副光明磊落又嬉皮笑脸的神气模样。

青峰刚想反驳黄濑,前面正迈步离开的桃井就抢先一步朝他们大喊了起来。

“我说阿大,你就不要拖拖拉拉的了,赶紧回宿舍换衣服,然后下去篮球场做准备。虽然我不能留下来监督你们,可你们别骄傲自大的随便把比赛给输掉了哦。”桃井一边这样说着一边慢慢走出了教室门口,现在从外面探进头,只看见她那气势凛然的表情和那头长长的粉色头发,“呐,回答呢?你们几个。”

正埋头收拾的樱井被这把不大不小却气势十足的声音吓了一跳,抬头便肯定地应了一句,“啊……是,桃井同学。”

教室后方的青峰则慢慢坐直了身体,反倒口气认真地催促起桃井来,“行了行了,你就快点回去吧,阿姨还在等你回去帮忙呢。”

的确,如果不是真的很要紧,桃井也不会不亲自跟桐皇的大家商量完比赛的事宜再走了。

“小桃,你就放心吧,有我在呢。”黄濑信心满满地朝桃井扬了扬手,“比赛一结束,我就给你发胜利短信。”

听完黄濑的话,桃井会心地笑了起来,摆出一个胜利的手势才放心地走了。

“小桃还真是可爱。”黄濑笑嘻嘻地嘀咕了一句,接着低头看向青峰,故意问他,“那,小青峰你到底醒了没有?”

青峰抬眼对上黄濑的视线,那双琥珀色的眼睛正直直地看着自己,直接地没有任何掩饰,下一秒却是他自己率先移开了视线,那种心跳的感觉几乎一下子就在心中鼓动了起来。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就这么暴力了。”青峰淡淡地说。

“谁叫你上课睡觉还这么光明正大的,居然还叫都叫不醒。”黄濑对此颇是无奈,“等一下就要比赛了,要是去晚了,若松前辈又要啰嗦个不停了哦。”

青峰没有立刻回答黄濑的话,漫不经心地伸了个懒腰。

比赛的事他自然是记得的,而且正式开始的时间是中午十二点正,现在才刚放学没多久,说到底还是他们那些人太心急了点。

瞄了一眼墙上明显显着十一点半的时钟,青峰故意慢悠悠地说,“啊?反正时间还早着呢。”

“那可不成,你给我赶紧的。”黄濑不理会青峰这种义正言辞的狡辩,转而又回头对前面的樱井说,“小樱井,你已经好了吗?”

“嗯,我已经收拾完了,随时都可以走。”樱井轻声回答,手里拿上了一个装有几本练习册的小袋子。

“那我们赶紧回宿舍换衣服吧,而且今吉前辈和诹佐前辈都能留下来看我们比赛,真是太好了。”黄濑兴致冲冲地说着,转身走了几步,发现青峰还没有动作就又回头叫他,“小青峰,你还愣住干嘛,快点走了。”

“哦……”青峰随口应了一句便慢慢从座位上起身。

只是在教室稍微拖了一下时间,学校周围就已经平静了许多,大概是因为急着离校的人都走得差不多,那种躁动的气息也随之渐渐平息了下来。

青峰他们回到宿舍换好队服就直接下去篮球场。

穿过教学楼的中间楼道下到运动场,眼前的视线变得越来越明亮,空气中一股热辣辣的气息在隐约间扑面而来,走到阳光下,这种感觉就更加清晰。

青峰眯起眼睛,仰头看了看那片明朗的天空。

他知道,在那场突如其来的大雨迅速雨过天青后,黄濑之前所说的那个阳光灿烂的夏天,已经在一瞬间轰轰烈烈地到来。

在低下头看到眼前那个在阳光下显得更加闪耀的身影的同时,青峰伸手就拉过黄濑的衣领让他走慢点,“喂,黄濑,要认真起来一口气拿下比赛咯。”

黄濑放慢脚步与青峰走到一起,愣了一下的表情瞬时就张扬地笑了起来,“诶,你这是在跟谁说话啊,小青峰。”

虽然只是忽然有了这样的预感,但既然没办法让黄濑就这么不明不白地回去,那在这之前直截了当地说出来好了,前面那样拖拖拉拉了这么久也的确是失败了一点。

青峰有些郁闷又有些忍不住高兴地笑了笑,慢慢松开抓住黄濑衣服的手,顺势就握成拳头递到了对方跟前,“这,我当然知道。”

 

 


tbc


  17
评论
热度(17)

© 不不布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