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布知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青黄】十六岁(04)

04

 

 

由于黄濑最近的行为实在太过有肆无惮,原泽已经因为他经常上课睡觉和不交作业的事情找过他聊天。青峰和樱井也都有关心过他,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但都被黄濑用一种可有可无的理由敷衍了过去。

黄濑知道自己在放任自己,但这种事情跟别人无关,他宁愿一个人等自己慢慢好起来,也不愿意撕开伤口给别人看。实质上他更明白,那个人并不存在。

就这样到了星期六,上完下午的两节课黄濑就直接回了宿舍睡觉。从昨天晚上开始,他的脑袋就一直沉重得难受,加上总在隐隐作痛的胃部,黄濑后知后觉地感觉到自己似乎陷进了一个更加糟糕的境地。

就在下午放学之前,管不上这个星期已经请了多少次假,黄濑再一次跟原泽请假说今晚不去上晚自修。

周六晚上的晚自修也只有两节,原泽看黄濑一副病恹恹的模样也就由他了,还叫他顺便先去校医室看看比较好。

结果等到他想去看医生的时候,他已经没办法从床上爬起来了。

黄濑裹紧被子蜷缩在床上,他感觉自己冷得发抖,但身体却又异常的发热,脑海里像一直在做梦一般混乱得一塌糊涂。

“喂,黄濑,醒一醒,你这是在发烧吗?”

不知道迷迷糊糊睡了多久,青峰的声音忽然在耳边隐隐约约地响起,但那些话忽远忽近的听起来很模糊,黄濑不想开口回答他。

“我说黄濑,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发烧的啊,这么烫……”

听着青峰骂骂咧咧的话,黄濑感觉裹在身上的被子被人用力扯开了一点,不一会还有什么凉凉的东西在他的额头上放了下来,意识到那是青峰的手,黄濑不怎么情愿地侧身躲开了,与此同时,从身体各处一下子扩散开来的酸痛感直让他痛苦地倒吸了一口气。

“喂,你别乱动啊。”青峰放在黄濑额头探热度的手随着对方不安分的动作滑了开来,见黄濑依旧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青峰情急之下唯有先把黄濑从被窝里拉出来,“喂,黄濑,你知道自己在发烧吗?”

在青峰有点粗鲁的拉扯下黄濑开始胡乱地摇头,有气没力地抬手推开青峰,“啊?别搞我,我没有发烧……”但当听到自己沙哑得不像样的声音后,连黄濑自己也吓了一大跳,这很显然是他在逞强。

“你还嘴硬,起来,我带你去看校医。”青峰二话不说地拉开盖在黄濑身上的大棉被,好让他先清醒过来。

黄濑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使不出力气,脑袋像被灌了铅一样沉重,被青峰强硬拉起来后他双手扶在床栏上好让自己保持平衡,感觉比平时寒冷许多的空气让他情不自禁地哆嗦了几下,身体却是滚烫发热的。

黄濑抬起头,看到了正眉头紧锁的青峰,板着的脸让他看起来像在生气,“我……自己去就行了,你快回去上课吧……”

“行了行了,我会跟原泽请假的。”青峰恶狠狠地将他的大衣扔给他。

黄濑没力气跟青峰争吵,只好听话地将衣服往身上套。老实说,青峰为什么真的在生气,他一点也想不明白。

等他慢吞吞地穿好衣服,青峰就顺手拿起床边的大围巾帮他围了几圈,“这样暖和点。”

黄濑被青峰胡乱围起的围巾绕得有些呼吸困难,于是自己伸手扯开了一点,他想抗议,开口却变成了,“我脑袋晕晕的……你会拉住我的吧……”

“我不是说了带你去看病吗,怎么病成这样还这么唠叨啊你。”

黄濑也不理会青峰,一个人继续自顾地说,“那我一不小心摔倒了怎么办?”

其实黄濑也知道自己很莫名其妙,只是心脏某处渐渐膨胀起来的苦闷感让他几乎丧失了思考的能力,所说的话,所做的事,仿佛都是由另一个自己自作主张的。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麻烦……”青峰语气不满地嫌弃他,但实质上所有的动作都很温柔。

看着青峰蹲下来帮自己套鞋子的模样,黄濑直觉得鼻子忍不住在发酸,连同最近压抑起来的悲观情绪都一发不可收拾地爆发了,最奇怪的是,那种感觉竟然柔和得这般无声无息。

黄濑表情奇怪地笑了笑,盯着青峰看起来刺刺的青色脑袋开始自言自语,“你怎么就这么爱管闲事了……长得跟竹竿一样高就算了,走起路来也吊儿郎当的,明明就像个性格不良的白痴……”就算放着他不管,他也死不了,为什么偏偏要来管他。又或许,他们都只是一个不明不白的人罢了。

“我承认自己是有坏脾气,但你是我同桌,总不能见死不救吧。”青峰很无厘头地回答着黄濑的话,站起身之后又微微弯下腰去迁就黄濑从床上起来的动作。

“我还活着……”黄濑小声嘀咕。

青峰不作声,脸上却笑了。

扶着青峰的肩膀站起来黄濑胡乱地抓住了青峰的手,一阵冰凉的感觉便慢慢在手心蔓延。大概是因为青峰一直在打篮球的缘故,他还很奇妙地感觉到青峰厚实的手中,那些微微突起的硬硬的还有些粗糙的皮肤。像受到蛊惑人心的触动一般,黄濑意识下握紧了那只大手。

“能走吗?”青峰问。

黄濑松开青峰的手,转而紧紧扯住他腰间的衣服,试着走了一下就抬头朝青峰苦笑,“现在的话……好像有点困难……”

 

 

明亮的白色灯光安静地从教学楼的窗户里透出来,第一节晚自修已经开始了一段时间,校园周围静谧一片,仿佛只剩下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传出来的虫鸣在冷寂的黑夜中细细回响。

从宿舍楼下来,青峰半拖半扛地终于将这个病得糊里糊涂的家伙带到了教学楼一楼的校医室。他真的相当不明白,黄濑长得这么大个,怎么一病起来就如此弱不禁风的了,真亏他是个牛高马大的男生。

如果自己没有发现,那黄濑是不是就打算一直这样拖下去,青峰对此是真的忍不住要生气,但从心底焦虑起来的心情却是比生气更加复杂,甚至是可以理解的。

自从进入新学期,青峰就开始努力让自己慢慢习惯体育生的生活节奏。虽说现在还是高一,相关的体育锻炼不会很多或者特别辛苦,但占用了许多课余时间也是事实。尽管如此,他依旧每天都坚持打一会篮球才结束锻炼。周末无练习的自由时间就更加不用说,幸运的话,还可以跟其他结队的同学尽兴地打上一场半场。

篮球对青峰来说是特别的,而且这种特别独一无二,仿佛只有他自己一个人才能体会得到。但很不可思议的是,他在黄濑身上也隐约感觉到了同样的气息。

傍晚六点多的时候青峰跟往常一样回到宿舍,准备洗完澡就赶紧去上课。

黄濑在床上睡觉,青峰是知道的,他是没想到自己稳稳妥妥洗完澡从洗手间出来还会被黄濑吓到。当然,要怪就只能怪宿舍没人太安静,黄濑那突兀的自言自语又说得太合时机了。

青峰定下神来就随口说了黄濑几句,黄濑对此倒也没有什么强烈的反应,只是口齿不清地呢喃着些什么。他窃笑着去床边拿外套,靠近后却隐隐察觉到黄濑的情况有些不对劲。

幸好黄濑只是普通的感冒发烧,其外就是拖得太久导致他头昏脑胀得严重。

校医是个过了四十岁的大叔,强悍硬朗的外表让他看起来十分不好相处,但实质是个大好人。听说他曾经是别处一家大医院里的医生,因为出了点事故才会到这里来当校医的。

校医大叔帮黄濑看完病情,为了让他快点恢复过来便直接建议到,“打点滴吗?好得快一点。”校医大叔一边说,一边起身去后面的小药房配药。

一直站在旁边的青峰抬手推了推正坐着发愣的黄濑,接着低声问到,“喂,怎么样啊?”

青峰就算是可以理解,也还是生气的。因为就算清楚黄濑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变得这么消沉,但这种事情一旦发生在自己以外的人身上,生气就会变得理所当然。

对于打不打点滴的事,黄濑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安置好黄濑的事情后,校医大叔因为临时有急事需要出去一会,离开前还不忘千叮万嘱青峰要好好看着黄濑,惹得青峰只得连连点头保证。

校医大叔匆忙离开后,不大的校医室里就只剩下青峰和黄濑两个人。

黄濑正在打点滴,青峰跟他并排坐在墙边的长椅上,他们两个人都沉默着没有说话。由于氛围太过尴尬,青峰有些不自在地将脑袋转向了另一边。

时针在安静中滴答滴答地划动,冷风从没关紧的窗户缝隙间吹进来,玻璃窗发出轻微震动的咯咯声,奇怪的沉默依旧在空气中蔓延,这一切仿佛清晰可见。黄濑偷偷看了青峰一眼,只可惜没有看到他的表情。

两个人之间可以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而黄濑现在唯一可以想到的是,可以这样坐在一起是多么的难得。

时间慢慢过去,因为就这么干坐着也着实是太无所事事太无聊,渐渐放松下来的青峰眼神迷蒙地眨了几下,他的双眼早已开始在犯困,这会,黄濑却忽然开口跟他说话,“吶,我好饿……”

“啊?”青峰稍稍清醒了一点,转头看向黄濑慢慢问到,“你……没吃晚饭吗?”

黄濑低下头,动作有些不自然地抬手将耳侧的头发撩起到耳后,接着才不好意思地说到,“没吃。”

青峰默默地注视着黄濑的动作,他看到了他左边耳垂上显露出来的那颗青色耳钉,恍惚间正一颤一颤地闪耀着明亮的光辉,而正是这种耀眼的感觉让青峰觉得黄濑有着跟他一样的东西。或许是一个十六岁少年愿意徒步追寻的伟大梦想,又或许是一种类似于非这样不可的心情。

“啊啊……”青峰无力地感慨着,双手懒散地放到后脑勺上,身体慢慢从椅背上滑下了大半,“我待会去小卖部旁边给你买点东西吃吧。”

“谢谢……”黄濑坦率地道谢。

“不客气。”青峰有点高兴地扬起了嘴角。

简单地结束对话后他们也没有再聊些别的什么。青峰虽然想知道黄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他知道自己没有任何理由或原因去过问黄濑的事情。自作主张做了这么多,也只是因为他没办法继续放着黄濑这样不管。

青峰虽然长得有些凶恶但绝对是个有同情心的人,更何况让他感同身受的事情并不多。他在黄濑那双迷茫的琥珀色眼睛中看到了不久前的自己,之前因为篮球的事情他也低沉过一段时间,他明白这种一直徘徊在阴霾中的感觉。整个世界只有自己一个人黯然失色,无法向别人求救,也无法摆脱心中的困扰。

失足后想要从泥潭中爬起来并不容易,起码不是一个人就可以轻易做到的事情。青峰很想向黄濑伸出手,就像当初有人愿意在他最绝望的时候向他伸出手一样,他希望黄濑可以快点重新振作。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总是很奇妙,青峰竟感觉自己和黄濑如此相像。

过了不久,校医大叔也从外面回来了。

黄濑打完点滴后脸上的气色也跟着好了许多,那种仿佛一切都不真实的浑沌感已经消失不见,高烧在慢慢退下来,就连表情也像脱胎换骨一般特别精神抖擞。

走出校医室时青峰想让黄濑自己先回宿舍休息,“你自己可以回去吧,我现在就去一趟小卖部。”

黄濑点点头,“当然可以。”

“我很快就回去。”话音未落青峰就转身跑开了。

眼看着青峰的身影迅速淹没在昏沉的黑夜中,黄濑一着急就大声喊了出来,“喂,我不要吃油腻的东西!”

黄濑站在原地面向着青峰跑开的方向,心脏因为没有由来的紧张而快速跳动,一下又一下地没有半点虚假。

迎面吹来的寒风让他觉得舒服,青峰的声音伴随着响亮的下课铃声在漆黑一片的篮球场上大声传来,黄濑笑了,因为青峰在说他知道。

 

 

黄濑回到宿舍不久青峰就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

“谢谢了。”黄濑再次向青峰道谢。

“哦……”青峰有点反应迟钝地应了一声,将打包回来的一大碗粥递到黄濑跟前,“先趁热吃了东西再吃药吧。”

随后,青峰倚靠到对面床的栏杆上,拿出手机给桃井这个爱瞎操心的青梅竹马回短信,黄濑则坐在床上,一声不响地埋头吃那碗又香又够味道的瘦肉粥。

黄濑忽然开始在想,青峰大辉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显然,青峰跟他那凶神恶煞的外表和平常游手好闲的懒散姿态不一样,总的来说,其实也算是一个很好的人。个性很直接又或者有点自我中心,但又好像并不完全是这样,黄濑觉得青峰应该是一个更加细腻的人才对。

黄濑也自知自己还没有认真跟青峰相处过,他不知道的事情很多,甚至说什么都不清楚,但究竟为什么想要去了解,又是不是真的需要一个正当的理由,去理解现在正不明不白发生的一切。他有点不是很懂这种感觉。

青峰哪知道黄濑在心里暗自思考着这么多心血来潮的问题,给他倒了一杯热水,好让他把药也吃了。

吃完药后,黄濑实在不知道现在要跟青峰说些什么,顺势就在床上躺了下来,“我……睡觉了。”

“那我坐一会。”青峰说着就在黄濑位置不多的床边坐了下来,因为这样坐着说话不太自在,青峰就干脆地将黄濑连人带被往里面推了推,接着也大大咧咧地躺了下来,“喂……还是随便聊一阵吧。”

黄濑还没搞清楚青峰要做什么就被他用力推到了床的更里面,想要他别打扰自己休息却又迟疑着开不了口。

说实话,两个体格相当的大男生硬挤在一张小小的单人床上一定很奇怪,但比起计较青峰这种于理不合的举动,黄濑此时只觉得很温暖,他扯了扯被子把脸半遮起来,“你……有什么事吗?”

“有好一点了没?”青峰有些别扭地问到。

“没有那么快啦,睡一觉应该就没事了……”黄濑倒也回答得坦率。

青峰顿了顿没有立刻接话,虽然现在的黄濑已经没有之前那种故意拒人于千里的疏远感,但青峰实在不知道接下来的话他应不应该说,于是有点像壮胆一样试探性地叫了一声,“喂,黄濑……”

“嗯?”黄濑稍稍正过身,和青峰一起盯着上方暗沉的木板。

“就是,虽然我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不顺心的事……”青峰不自然地停顿了一会才继续说,“但老师不是经常说,是问题都会有办法解决的吗,你……懂我的意思吧?”

黄濑没想到青峰会忽然间一本正经地跟他说这种温温吞吞的话,青峰话里的意思黄濑自然能懂,只是他并不清楚现在应该怎么反应才对。跟青峰不擅长安慰人一样,他也同样不擅长于应对这种相当于坦诚相见的状况,而且对方还是个认识了没几天的男生。

黄濑过了好一会都没有作声,青峰以为黄濑不会回答他,心里还猜测着黄濑是对他多管闲事的关心感到了生气,还是又在故意逃避问题。

在青峰刚想开口说些什么打圆场的时候,黄濑的声音隔着被子闷闷地响了起来,“……这些我都知道。”

青峰顿时有点意外地愣了愣,本想继续刚才的话,却忍不住笑到,“哈啊?那你还那样做?”

黄濑也知道自己气急败坏做了相当差劲的事情,现在的他已经能够心平气和地进行自我反省,而其中青峰热心拉了他一把的这一点,黄濑更加心存感激,无言狡辩唯有干脆地承认,“……我这不是一时冲动吗。”

“嘿,你一时冲动还连累了我。”青峰挑起眉毛揶揄,见黄濑没吭声又继续说,“那,明晚要交的数学作业记得借我抄了啊,黄濑。”

黄濑侧身往墙壁那边靠了靠,脸上很是无奈地笑到,“哈……我都不知道作业是什么……”

黄濑这话无疑也是个不轻不重的打击,但青峰也不想趁机为难一个还在生病的人,他眯了眯眼睛,语气稍微正经了起来,“……嘛,等你好了,我倒是有件事想问问你的意见,总之不会强求你的。”

思前想后,黄濑都没有想到青峰会找他做些什么,干脆直接开口问到,“是什么事?”

“现在先不说。”青峰压低声音说得神神秘秘的。

“哦……”黄濑对此也懒得再问下去,慢慢袭来的睡意让他不由自主地合上了困乏的双眼,“为什么……要这么关心我的事,我不是处处喜欢跟你作对吗,说的也不是什么好听的话……”黄濑的声音越说越小声,最后轻轻沉了下去。

“嗯?这个啊……”其实要问为什么,青峰自己也不知道,反正他就是顺着自己的意思想这样做而已。即使黄濑之前也否定了他的答案,但青峰还是觉得他们以前在哪里见过,就算真的没有,那肯定也是关于以后的某种预示,“我,大概是想跟你交朋友吧。”

“为什么……”黄濑呢喃着继续问。

“哪有这么多为什么啊,难道每件事都要有一个合情合理的理由才能做吗?”青峰忽然振振有词地反问。

世界上不明不白的事情那么多,如果所有的事情都要有一个理由,那一个人能跟另一个人遇见又是因为什么了。

青峰意外地很相信命运这种纯粹的说法,所以他事事都没有想那么多。

无论是自己想做的,还是必须要做的,一心一意地做着自己力所能及的事也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那也是……是这样的啊……”大概是药效开始起作用的缘故,黄濑已经在放松下来的一瞬间渐渐意识模糊,但他能够明白青峰话,明白到一些之前所不能明白的事情。

黄濑在旁边支支吾吾了一会就没了后文,青峰以为他又故意不说话,于是憋了好一会才说,“还有,你这家伙,我都关照你这么多次了,但你却连我的名字都没有好好叫过一次吧。”青峰说着便默默向另一边别过了脸,连语气也莫名地变得有点生硬,“你倒是叫一次来听听啊……”

“青峰……小青峰……”黄濑细声呢喃着,嘴角微微上扬了起来,“小青峰……”

“什么?!”青峰对黄濑口中那个奇怪的称呼感到惊讶和怀疑,不由自主就撑起身体去看他,但在看到黄濑那张安静的睡脸后,忽然之间又不知道自己要说些什么了。就这样不知所措了一会,青峰抓了抓头发笑问到,“小青峰是什么鬼东西……”

再重新躺下来后,青峰侧着脸,开始盯着楼顶灰白的墙壁发愣,周围似乎一下子安静了许多,黄濑细细的呼吸声清晰地响起在耳边,带着寒意的空气有一股熟悉的香味在淡淡弥漫,这些是他一开始没有注意到的。

而现在,青峰虽然知道黄濑什么也不会听到,但他还是带着期待问了出口,“呐,黄濑,你会打篮球吗?”

 

 

 

tbc


  11
评论
热度(11)

© 不不布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