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布知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青黄】适逢遇上

短篇完结,

最近跟小龙虾说起养猫的事就一时兴起了,

有些杂乱,自我治愈用,

cp14的小说本还在赶稿;   ;


———————————————————————————————

 


灰蒙蒙的上空几道白亮的闪光刹时划破了昏沉,接着一声巨大的雷鸣轰然作响几乎贯彻整个天际,几秒后便渐渐消失在喧嚣的风声中。

天上密布的乌云压得越来越低,就像要坍塌下来一般气势汹涌,大风在一阵阵地掀起,路边和庭院里的树木被吹得哗哗作响。

下午灿烂的阳光被瞬间掩盖,暴风雨很快就要来临。在初夏这种天气突变也算是正常气象,所以黄濑也没有多少不必要的怨言,他加快脚步想在下雨前赶回家。明明应该是这样的,他却在跑过一个狭小的巷口时慢慢停下了脚步,有一丝微弱的声音传过来,那里面好像有一样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犹豫了一下黄濑还是走了过去,靠近后黄濑在狭窄的巷口处蹲了下来,探头一看那里面放了一个小小的纸箱,听到窸窸窣窣的呼噜声后黄濑不觉心头一紧,果然不出他所料,上面写着“香蕉牛奶”字眼的纸箱里有一只被遗弃的小猫,它似乎很快就发现了黄濑的到来把毛茸茸的脑袋探了出来。

看到那黑乎乎的一团,黄濑先是一惊然后才慢慢回过神来思考。

一般来说遇到这种情况会怎么做?

雨开始落下,打在身上有一些冰凉,黄濑愣愣地看着小猫那双清澈的眼睛不知所措地挠了挠头。

 

 

在第二天部活晨练结束的时候,黄濑一把拽住正准备走人的青峰并迅速将他拉到了场边的无人角落。

这时候虽然社团练习已经结束但负责清理工作的值日队员还留在这里,他们要把场地收拾干净才能够离开。

被黄濑拉到一边之后青峰还莫名其妙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看了眼正鬼鬼祟祟四处张望的黄濑就困惑地问他,“喂,黄濑,你是不是惹麻烦了啊?”

听青峰说话这么大声黄濑一急只好把他往墙角里推,“啊,小青峰小声点啦。”黄濑故意压低的嗓音里有一丝微妙的紧张感。

后背撞到硬邦邦的墙壁青峰感觉有些痛,他很不满地拍了黄濑的脑袋一下,“你干嘛啊?”

“拜托了。”黄濑还在不自觉地把动来动去的青峰往墙角里挤。

没想到黄濑不但没有还击还语气诚恳地拜托他,青峰心里不禁起了好奇心,他稍稍推开黄濑让他别动然后小声问到,“那你赶紧说什么事啊?如果是要跟灰崎打架我可不会帮你哦。”黄濑取代灰崎的位置成为一军的正选队员就是不久之前才发生的事情,所以青峰就想是不是灰崎来找他麻烦了。

“才不是咧······”黄濑拉下脸无辜地否认,而且灰崎再怎么不服气也不敢跟赤司过不去,黄濑犹豫了一下才结结巴巴地开口,“就是那个,小青峰,今天放学后可以去我家一趟吗?就是有件事想单独跟你商量一下啦,哈哈······”干笑两声后黄濑就像很不好意思似的从他身上移开了视线。

青峰挤了挤眉,“哦,是什么事啊?”他心里还在疑惑平时总是直言不讳的黄濑几时变得这么婆妈了。

“总之就这样决定啦,不要告诉别人哦。”看青峰已经接受黄濑一把搂过青峰的肩膀凑在他耳边故作神秘地说,“秘密哦。”

 

 

虽然不知道黄濑到底在搞什么鬼但青峰还是决定一探究竟。为了这件事他竟然还在课堂上走神被古板的国语老先生点了名,刚才老头子问了他什么他真的完全不知道,青峰站起身低头跟眼前戴着老花镜的老头子对看了好一会,情景还颇有喜感,结果他什么都没说就这样挨了一顿说教。

班级上免不了一阵小起哄,青峰泄气地坐了下来,没一会他又开始无聊地转动手上的签字笔,简直做好了一旦分心就彻底分心的打算。这时候,有点微热的风从窗外吹了进来,青峰静下心来听到教学楼下传来有些悠远的吵闹声,还有几声断断续续的蝉鸣。

啊啊,好想去捉蝉。

不过一个人也没什么意思啊。

不知不觉间又开始走神的青峰将目光投出了窗外,青峰的教室在三楼可以清楚地看到外面,楼下的运动场有好些班级在上体育课,视线落在足球场上的时候青峰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看到是黄濑那家伙青峰郁闷的心情不知道怎么就变得欢快了起来,他笑了笑伏下来往窗边靠了过去。

穿着白色蓝边体育服的黄濑现在正一脸无聊地在球场边上颠足球,一个两个三个四个就这样一直上上下下颠着球,就算是远远地看去黄濑脸上那种无聊的感觉依然很清晰,青峰最不懂的就是黄濑的这一点,那是跟打篮球的时候完全不一样的表情。究竟是怎么做到这么区别对待的,青峰没有想出个究竟心里却隐约觉得这样还不赖。

算了算时间他跟黄濑才认识不到三个月,说是朋友其实也还没有熟悉到那种程度,队友大概是他们目前最合适的关系名词。不过青峰觉得自己大概在跟黄濑认识以前就已经听说过黄濑凉太这个人了,或许在不知不觉间留意着他也说不定。周围总有人在提起模特黄濑君的事,有好有坏,有吹捧也有贬低,有时候有些话他听在耳里心里却隐隐有些不为而然。青峰偶尔会在学校远远看到黄濑被女孩子包围起来或是一个人的身影,也偶然看到过桃井买的时尚杂志上刊登的黄濑的相片,他承认黄濑长得不错,不过一看起来就是不好相处的那种类型。

只是没想到,没想到真的相处起来还蛮随和感觉挺好的。尤其是黄濑在跟自己one on one的时候,那双高傲专注的琥珀色眼睛简直就像燃烧起来的熊熊烈火,既美丽又危险的感觉不禁让他热血沸腾了起来。

说起来砸中黄濑脑袋的那一球青峰还蛮得意的,其实说是故意的也不为过。一定要说为什么的话,那大概就是刚好看到了。

青峰有些无力地趴到了桌面上,手上转动的签字笔也停了下来滑落在手边,黄濑的身影还一直在眼前颤颤晃动,不知道是不是一直盯着外面看了太久青峰觉得双眼干涩得有些难受,眯了眯眼却犯起了困,没多久他就糊里糊涂地睡了过去。

 

 

黄濑家离帝光中学很近,青峰跟黄濑走了差不多十五分钟就到了。

“打扰了。”青峰是第一次去黄濑家不觉有些紧张,在玄关脱鞋子的时候他小声地问黄濑,“呐,黄濑,听说你有两个很漂亮的姐姐是不是真的啊?胸部大吗?”

黄濑听完立刻给青峰的脑袋一个直击的手刀,“今天我家里没人,小青峰休想打歪主意。”说着就愤愤地踏上了地板。

“喂痛······”青峰摸了摸被打的地方表情有些不满,“那你到底叫我来做什么啊?”

黄濑顿了顿没有回话然后一声不响地转进了厨房。

青峰也没有继续追问走到里面四处看了看,黄濑家里收拾得很整洁,家具似乎都是比较怀旧的类型,整体米色的格调让人感觉很温馨,中央的桌子上还插了一瓶漂亮的白水仙。

“你家真好啊,黄濑。”青峰不禁细声赞叹了一句。

“小青峰,你要喝什么?”黄濑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来。

“我想喝茶,谢谢。”青峰回头只看到黄濑半个背影。

“要喝茶的话小青峰先到楼上去等吧,我的房间在左边第二间。”黄濑这才把端东西的托盘找了出来。

“哦,好,要快哦。”看黄濑一副不知道东西放哪里的模样青峰不忘催了他一句才上楼,但他貌似没有听到黄濑的应话。

青峰走进黄濑的房间四处看了看,大体感觉跟自己的房间差不多,简简单单的布置没有特别花俏的东西,区别最大的一点大概就是黄濑的书桌上摆了很多五花八门的瓶瓶盒盒,而且有几个青峰貌似还在桃井的房间里看到过。

青峰把书包随手扔到黄濑的床上便在地板上坐了下来,说到底黄濑找他来做什么他还一点头绪也没有。

过了好一会黄濑都还没把喝的端上来,正当青峰无聊得想要探一探黄濑房间里不为人知的秘密时,他发现了放在床边另一端的上面写着“香蕉牛奶”字眼的纸箱,青峰顿时大笑了起来,“喂,黄濑,没想到你这家伙竟然喜欢喝这个啊,藏在房间里是因为偷偷买来的吗?绝对是这样的吧喂!”当然黄濑是听不到青峰这样嫌弃地调倘他的。

但出乎意料的是那箱香蕉牛奶竟然自己动了起来,“嗯?”发现纸箱里头的动静青峰立刻靠了过去,他打开纸箱看到的竟是一只小猫,全身黑乎乎的小猫正睁着两只大眼睛看他,青峰愣了愣,他真没想到里面会有只猫。

青峰伸手摸了摸小黑猫的脑袋,小家伙竟然享受地眯起了眼睛还主动去蹭他的手,“哈哈,真乖。”青峰不禁称赞了小黑猫一句,这时也发现小黑猫旁边放了一张写了留言的纸,青峰拿起来看,上面歪歪斜斜地写着,“我是一只被遗弃的可怜小黑猫,但是我很萌很可爱,所以请收养我照顾我吧,或者请教教捡到我的人怎么照顾我吧。”句末处还画了一个大大的爱心,看完之后青峰瞬间满脸黑线。

 

 

隐隐听到楼上传来关门的声音,伏在厨房门边观察楼上情况的黄濑才缓缓松了一口气,其实也不算是什么太难为情的事,只不过是“一个高大帅气却内心青涩的少年不忍心看着被遗弃的小猫在外淋雨生病而把它抱了回家”而已,对,简直就像存在在少女漫画里的杀伤力极大的男主角浪漫情节。事实上这在现实中杀伤力也不小,他昨晚就纠结得没睡好,在课堂上打瞌睡被捉了好几次。

因为看到了所以没办法放着不管,一般人都会这样想的吧,所以黄濑那时没有多想就把小猫带了回家。

结果回到家黄濑才记起家人都出去旅行的事,也就是说他要自己一个人照顾这只捡回来的小猫好几天,但具体要怎么做他还真不知道。

打电话向母亲那边求救结果被骂了一顿,因为讯号不好通话不方便黄濑也没有继续问些什么。

给小黑猫喂了牛奶,在纸箱里垫了毛巾,算是暂时把小黑猫安顿好,但之后要怎么办,昨晚黄濑想了很久才决定去找青峰帮忙。也不知道为什么,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找青峰最可靠。

他们之间牵连最多的大概还是篮球这件事,在遇见青峰之前黄濑从不知道,原来对一件事情有所追求会产生如此强烈的执着和渴望,那种感觉就像自己一直在奔跑,一直在不停地奔跑,或许会疲惫,或许会痛苦,大汗淋漓却依然会感受到那种前所未有的心满意足。

又或许是从前总是过得太漫无目的,在找到明确存在的憧憬对象后才慢慢体会到那么多错综复杂的感情执着,要黄濑来形容的话这简直就跟毒药差不多,而且是一旦涉及就无法停止的那种剧毒,当然药效对他来说是良性的。

这样说来青峰对他来说应该是特别的,毕竟他是因为青峰才会开始打篮球,还找到了可以一起拼命努力的同伴。

如果是这样的话,被青峰砸到脑袋的那一球还真是多痛都值得,那时候虽然青峰道过歉但其实他心里还是很不满的,现在大概也就划过来了。

停下忽然变得无边无际的思绪黄濑从橱柜里拿出一个褐色的茶杯放到托盘上,接着拉开冰箱门在里面胡乱地翻了一会,黄濑停下来想了想又到底下的橱柜找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找到泡茶的茶叶,于是黄濑就直接给青峰倒了一杯白开水。

端着饮料上楼时黄濑觉得自己有些举步难行,等一下更是有一种难以启齿的感觉。

 

 

看黄濑终于端着饮料开门走进来,青峰就直白地吐槽他,还故意皱起眉头表现他现在很莫名其妙的生气,“喂黄濑,你这种技俩也太小学生了吧,小什么的叫法都不会改一改掩饰一下的吗?”

“诶?”黄濑把茶和果汁从托盘上拿下来放到中间的小方桌上。

“啧啧,别装了啦。”青峰呲牙一手将放在他另一旁的那箱香蕉牛奶拖到黄濑跟前,纸箱打开了,里面的小黑猫还双爪攀附在边缘四处张望。

黄濑哈哈地干笑了两声,猜测到青峰大概已经知道了整件事情的由来,不过他是没想到青峰会真的看了他写的纸条,本来就是想碰碰运气不太想说才写下来的。

其实青峰不懂的是黄濑为什么要搞得这么神秘。

俯身看着那团躺在纸箱里添起毛的黑色毛茸茸生物,青峰睁大了眼睛自言自语,“这究竟是什么啊?”

“是猫啊。”黄濑凑过来认真地回答。

青峰脸色沉了沉,“······我当然知道这是猫啊,那你又是怎么回事啊?”

“啊,那个啊,就是那个啦哈哈······”黄濑别扭地别过脸,接着才坦白地说到,“因为是昨天才捡到的流浪猫啊,家人又出去旅行了,所以我自己又不知道要怎么做才好······”

“啊?”听完黄濑扭扭捏捏的解释青峰停下来想了想就大笑了起来,“哈哈哈,想不到你还有这一面啊黄濑。”激动之下青峰还扬手拍起黄濑的肩膀叫好。

“喂,别笑了,这不是没办法的吗,那时又要下暴风雨总不能不管它吧······”气急之下黄濑无奈地把脸埋进了臂弯。

青春期的少年还真是各方面的麻烦,这样感觉良好地感叹着青峰慢慢收起过于夸张的笑容,“我不是那个意思啦,黄濑,真的不会笑你的。”看黄濑还是不理他青峰伸手去戳埋着脸抱缩成一团的黄濑,不料看到黄濑那微微发红的耳朵,青峰顿时也觉得不好意思起来了。

沉默了一会,青峰把还在添毛的小黑猫从纸箱里抱了出来,“喂,黄濑君。”说着就把小黑猫放到了黄濑的肩膀上。

黄濑觉得肩上热呼呼的,还听到呼噜呼噜的叫声,他侧起头鼻尖刚好碰到小黑猫的侧身,毛茸茸的感觉让他一下子笑了出来,黄濑抬手碰了碰肩上的小黑猫身体慢慢坐了起来,“因为小青峰家也养了猫,所以我才决定找你来帮忙的啊。”

“你怎么连这种事情都知道啊?”青峰把小黑猫放到地板上,有些疑惑地看了看黄濑。

“是小黑子告诉我的哦。”黄濑嬉皮笑脸地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青峰叹了口气只觉得完全拿他们没办法,他转身爬到床上从自己的书包里拿出了练习本和铅笔,与其一一告诉黄濑要做哪些还不如列个清单更快一点,照顾小动物这种事情虽然简单但也有些繁琐,青峰一边把照顾小猫要注意的地方跟黄濑说一边在纸上简单记了下来。

黄濑歪着脑袋趴到桌上看青峰唰唰唰地写字,被他拎到桌子上来的小黑猫在桌子边上走来走去,黄濑伸手摸到那只毛茸茸的黑色小猫,抬眼看着青峰异常认真的表情心里慢慢有了些莫名的感动,“我感觉,好像对小青峰你更了解一点了······”

“你认真点。”青峰看了黄濑一眼,接着把写了要点的那一页纸从练习本上撕了下来。

“呐,小青峰,我们给它取个名字吧。”黄濑忽然从桌面上弹起来。

“你已经决定养它了吗?”青峰放下手上的东西向后靠到了柔软的床边。

“虽然还要得到妈妈大人的同意,但我会全力以赴的。”黄濑笑了笑。

看黄濑这么坚定青峰也跟着笑了起来,“哦。”

“但是要叫什么好啊,取名字什么的我不太擅长啊。”黄濑伸手逗着小黑猫又趴到了桌子上。

“既然是那种时候捡到的,不如就叫暴风雨吧。”青峰认真地想了想。

“那小青峰干脆改名叫大黑算了。”黄濑嘟起嘴表示不屑。

“那你自己来啊。”青峰也不屑。

莫名沉默了一会,黄濑开口说到,“其实小青峰超喜欢猫咪的吧。”

“啰嗦。”虽然是真的,但从黄濑嘴里说出来总觉得有些气人。

“全身黑色的,透彻的青色眼睛也跟小青峰很像吧,不如就叫大辉。”黄濑盯着小黑猫看了几眼,说完又起身看向了青峰。

“······你好意思叫吗。”青峰对上黄濑的视线忽然觉得这一刻有一些微妙。

而黄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只觉得那一瞬间很奇怪地停顿了一秒,然后心脏就情不自禁地快速跳动了起来。

回过神后黄濑装作不理会青峰有点像数落的话双手抱起小黑猫举到青峰跟前,一字一句地叫到,“大——辉——君——”

青峰扶额,“······随你。”

“话说小青峰家的小猫叫什么名字啊?”黄濑一时心血来潮就问了出口。

“小凉。”青峰说。

“诶?”黄濑愣了愣。

“小凉。”青峰再次说。

“诶?!不是吧?”黄濑吃惊地大喊了出来。

“你介意个什么劲啊,又不是跟你一样叫凉太。”青峰黑起脸不满地拍了拍地板。

“我家人都这样叫我啊······”黄濑无奈地笑了笑。

“那又不是我取的,是我妈取的名字啦。”说着青峰就从床边滑下来躺到了地板上,他的样子看起来好像有些累,“跟你一起真的什么事都可以闹起来······”

“唉,不说这个了,小青峰今晚要住下来吗?”黄濑把小黑猫放回纸箱里。

“啊?不要了吧。”青峰无力地翻了个身背对黄濑。

“要嘛要嘛~”黄濑继续劝他。

“你好烦啊。”青峰抬手捂住耳朵。

“谁让你砸到我了。”黄濑伸手去拉青峰的手臂。

听到这句话时青峰心虚了一下。

看青峰不起来也不说话黄濑笑嘻嘻地从床底下拿出两本杂志,“住下来又有什么关系,我这里有小麻衣的最新写真集哦。”

“你这家伙想收买我才是真的吧。”青峰坐起来,黄濑正拿着崛北麻衣最新两期的写真集在他眼前晃,事实最可恶的就是他买了一双新球鞋最近都没有钱将小麻衣新出的写真集买到手。

黄濑知道自己已经得逞就得意地笑了起来,“没有啊。”

“算了,我就勉强接受你的好意啦。”其实捡到流浪猫这种事很正常啊,可遇到黄濑就不正常了。但也因为正好遇到的是黄濑,那只小黑猫才不用在外面淋雨饿肚子,他才会在这里跟黄濑一起商量照顾这只小黑猫的事情。

感觉麻烦的事情都已经得到解决青峰松了一口气便觉得有些口干,于是他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感觉没什么味道他就奇怪地往手上的杯子看了看,接着青峰的表情慢慢认真起来抬头看向了黄濑,“就你这点诚意?”

 

 

后来的事情都进行得很顺利。得到黄濑母亲的同意,大辉正式成了黄濑家的小猫,他跟黄濑之间又多了一个有完没完的日常话题,青峰偶尔还会去黄濑家探望那只跟自己一样名字的小黑猫。

就这样每天吵吵闹闹的,每天快乐地打着篮球,盛夏很快就到来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蝉鸣声总是孜孜不倦地响个不停。

有一次青峰随口说了句很想去捉蝉,走在身边的黄濑就说可以跟他一起去。

那时,青峰忽然觉得这一切都好巧合,接着他就忍不住笑了。

 


 

完于2014年4月20日 

 

——————————————————————————————— 


小番外

 

在那几天后黄濑给青峰带了一盒手工做的饼干,青峰问他,“哪个女孩子送的啊?”

“过分,是我拜托姐姐做的啦。”

“呃,那大辉怎样了?”

“很好啊~所以才来答谢你的嘛。”

“你人品还不错嘛,黄濑。”

“对了,小青峰,等大辉长大一些我想带它去你家提亲。”

“什么?”青峰一时没反应过来。

“去跟你家小凉提亲啊。”

“不要来。”

“诶?为什么啊?我用来当聘礼的猫粮都买好了。”

“都是公的不要来啦。”

“你歧视同性恋。”

“真是跟你没话说了,黄濑。”

“喂,小青峰,别跑啊,听我说啊!”

 


  19
评论
热度(19)

© 不不布知 | Powered by LOFTER